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沧海桑田
无广告    秦牧将这只黄精拎起来,翻过来调过去打量,其他黄精从树叶底下草丛中石缝里沙子下探出头来,见到巨人正拎起自己的同伴,不由惊呼,然后很没义气的躲得更深了。

    秦牧细细打量,只见这只黄精的两条腿是由许多根须缠绕在一起组成,腰间穿着草编织的裙子,脸上长着根须一样的胡须。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用竹枝扎成的矛,矛头雪亮,是一片奇特的金属,秦牧不由错愕,捏起这根小巧如针的矛,细细打量矛头的金属。

    他看不出这是由什么金属打造而成,不过奇特的是金属上还有符文烙印留下的痕迹,从这些黄精的装扮来看,他们不可能精通符文法术之类的东西。

    那么矛上的金属是从哪里来的?

    可能是醒了,这只黄精在瑟瑟发抖,突然脑袋上啵的一声冒出一片绿色的叶芽,他太紧张了,叶芽也生长得很快。

    秦牧笑道:“别装死了。我不吃你,只是有些话要问你。”

    那黄精大着胆子张开眼睛,看到秦牧露出笑容,牙齿亮晶晶的,不由幽怨的惊呼一声,昏死过去。

    岛屿中传来一片喊杀声,又有百十只黄精气势汹汹的杀来,显然是前来救援的军队,待看到秦牧正捏着他们的同伴,这些黄精立刻掉头转向,撒腿就跑。

    秦牧愕然,摇了摇头:“太没义气了……”

    他弹了弹手中黄精脑门上的那根叶子,这只黄精又醒了过来,秦牧松开手,元气将他托起,让他漂浮在三人面前,道:“别再装死,再装死你便真的死了。我问你,为何岛上有这么多黄精?”

    那只黄精战战兢兢,道:“我也不知道,得问老祖宗!”

    秦牧皱眉,又道:“你们的矛头是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得问老祖宗。”

    秦牧无奈,将他放下来,道:“带我们去见你们的老祖宗。”

    这只黄精落在地上,向岛中走去,旁边的草丛中探出一个小脑袋,怒气冲冲道:“叛徒!”

    秦牧探手一抓,将草丛中的黄精也抓了出来,道:“你也带路,去见你们的老祖宗。”

    这个黄精立刻焉了,垂头丧气的做了叛徒,跟身边的叛徒一起向岛中走去。他旁边的叛徒顿时趾高气昂,似乎自己第一个投降很光荣一般。

    “岛上的黄精太多了。”

    司芸香惊讶,他们来到岛中这才发现奇怪之处,这里的树上挂着一个个房屋,很是小巧,与鸟窝差不多大,用青色的藤条编织而成,做成房屋的形状挂在树枝下,远远看去像是一个个大大的青苹果。

    他们走过来,这些树上的房屋房门开了,许多黄精站在门后偷偷的打量张望,宛如一个奇异的树上世界。

    地上也有许多黄精用小石头搭建的房子,做成了城市,不过即便是城市也仅有亩许大小。

    两只黄精走入没精打采的城中,守城的黄精将士们呆呆的看着秦牧等三位巨人,吃惊的说不出话来,更是没有反击。

    “这里的黄精只怕有数万人!”

    司芸香震惊不已,低声道:“教主,若是能将这些黄精捉住,卖出去的话富可敌国!”

    秦牧停在城外,没有入城,摇头道:“为何要这么做?”

    司芸香纳闷道:“弱肉强食,大墟不是这种规矩吗?”

    “圣女,大墟的弱肉强食与你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秦牧解释道:“大墟的异兽虽然也捕猎吃掉弱者,但是它们只要吃饱了便不会多做无谓杀戮,这是弱肉强食,并非是比我弱的都要杀死吃掉。这些黄精也是拥有智慧的生灵,甚至建立起自己的文明和国度,咱们来到他们的领地上就是文明生灵与文明生灵的交流,哪里有一上来便要灭人国灭人种的?”

    司芸香若有所思。

    过了不久,只见许多黄精拥着一辆车驾从城中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府邸中驶出,来到城门前,车架上坐着一个白发皓首的老太太,颤巍巍的从车上起身见礼,道:“许久不曾见到外人了,小儿们有些慌乱,老身这厢有礼。”

    “长老客气。”

    秦牧恭恭敬敬还礼,道:“愚姐弟三人路过宝地,惊扰了长老的子民,还请赎罪。”

    灵毓秀和司芸香见到这黄精老太太也只有一尺来高,小的可怜,但是秦牧却依足了礼数,不敢有任何怠慢,都是忍俊不禁。

    但二女也按照礼数见礼。

    黄精老太太道:“寒舍太小,难以容纳三位巨人身躯,无法请三位进来,恕罪。三位是路过此地?”

    秦牧笑道:“我三人路过,打算歇脚,因为看到贵国有些奇特,所以打扰。敢问长老,为何这里有这么多黄精?”

    那位老太太笑道:“应该是水土问题。老身醒来时,身在一口泉边,突然便有了灵智,开枝散叶,以至于小儿们越来越多。”

    “一口泉?”

    秦牧惊讶,道:“长老可否引领我们去看看?”

    黄精老太太笑道:“自无不可。”说罢命其他黄精驱车出了城,带着他们来到岛中的一口灵泉前,这口泉不大,是一片深潭,只有六七丈方圆,但却深不见底,许多黄精都在这里打水,无论取多少水,谭中的水都不见减少。

    秦牧取了一点泉水,张开青霄天眼看去,面色凝重,只见这泉水中蕴藏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很是不凡。

    岛上的黄精应该是常年饮用这里的水,所以成了精,而且身上也没有妖气。

    “这口泉非同小可。”灵毓秀和司芸香也看出奇异之处,心道。

    秦牧起身,道:“我见你们的兵器有些奇特,敢问得自何处?”

    那黄精老太太道:“这些东西是孩儿们捡到的,是从泉水中冲出来的。”

    “泉水中冲出来的?”

    秦牧看了看这口深潭,沉吟片刻,道:“长老,我们想进入潭中看一看。”

    “你们虽是巨人,但也要当心,这潭深不可测,淹死了我不知多少儿女。”

    那黄精老太太连忙唤人,道:“我命他们弄根长长的藤条,你们拴在身上下去,倘若憋不住气便顺着藤条上来。”

    “不用。”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四周狂风呼啸,不知多少空气被他吸入胸腔之中,然后纵身跳入潭中。灵毓秀和司芸香也连忙吸气,跳了进去。

    三人各自催动功法,灵毓秀修炼的是九龙帝王功,身躯游动如同一条蛟龙,司芸香则催动造化天神功,仿佛一条鱼儿在水中穿梭,向水底游去。

    这潭水竟然深不见底,他们潜入多时只见四周越来越昏暗,还是没有到底,压力也越来越大。

    突然前方出现亮光,只见深潭四壁渐渐宽了许多,石壁上挂着一颗颗栲栳大小的夜明珠,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比皇宫中的夜明珠还要大!”灵毓秀惊讶道。

    越到前方,夜明珠便越多,他们又下潜了数百丈,感觉到压力沉重得像是要将他们的肺压破一般,眼睛充血,耳膜嗡嗡作响,再向下潜入只怕便会有生命危险。秦牧正欲唤住二女,原路返回,正在此时,他们看到了一口大鼎。

    这深潭终于到了底部。

    深潭的底部一口大鼎坐落在那里,长宽各有十多丈,很是庞大,有微弱的水流从鼎中涌出。而大鼎的四周却是空空荡荡,没有任何水,反而还有空气,而且明亮如昼。

    秦牧身躯游动,从水幕中穿过,身形立刻下坠,连忙双足落地。

    灵毓秀和司芸香也从水中游出,落在地上,身上湿漉漉的。

    秦牧瞥了一眼,司芸香连忙双手抱住胸,却见灵毓秀恍若无觉,连忙用肩头蹭了蹭她,低声道:“在看你呢!”

    灵毓秀这才醒悟,慌忙背过身,用元气震去身上的水。

    秦牧收回目光,心道:“又不是没看过。上次在我那里睡觉的时候我见过,胸肌比我的大比我的白也没什么了不起,力量不如我。”

    三人烘干衣裳,四下张望,只见这里应该是海底,外面是漆黑的海水,还能看到海底的一根根烟囱里冒出黑烟,偶尔喷出一道岩浆。时不时还有海中奇特的生物被这里的亮光吸引游了过来,露出巨大的身躯,不知是什么怪物。

    而在他们前方,一根根华表柱子耸立,散发出静谧的光芒,再向前还可以看到皑皑的雾气,隐约有巨大的宫殿出现在雾气中。

    他们脚底则是汉白玉,砌得很是平整。瓦砾散落在四周。

    他们背后的大鼎四周还有一些柱子,应该是一座大殿的遗迹。

    水流从大鼎中升起,没有与海水相接,岛上的黄精便是饮了从这口大鼎中涌出的水,这才开启灵智成了精。

    “我曾经见过这种地方。”

    秦牧心头微震,道:“大墟里有涌江龙宫,布置与这里差不多,但是比这里要小。那里是涌江龙王的居住之地,是龙王管理涌江的地方。”

    “难道这里也是龙宫?”司芸香有些兴奋。

    “不是龙宫。”

    灵毓秀打个冷战,低声道:“我没有感觉到龙的气息,相反,我感觉到对龙极不友善的气息……这里只怕有神!”

    “即便有神,也是死掉的神。”

    秦牧走上前去,挥了挥衣袖,无数瓦砾飞起落在一旁,露出一块倒塌的石碑,石碑上的文字很是古老,上面写着“屈山神殿”的字样。

    “屈山神?”

    秦牧皱眉:“海底也有山神吗?”

    司芸香摇头道:“海底不可能有山神,除非这里从前是陆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