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血汪洋
无广告    大雷音寺。

    钟声长鸣,当当响个不停,那是迎客钟声。

    秦牧背着村长上山,看到了一尊宝相庄严的如来大佛率领众僧迎来,这一刻,少年有些惆怅,面冷心热的马王神,终究还是成为了大雷音寺的如来,成了佛。

    他放不下他成长的地方,大雷音寺的僧人固然杀了他的妻儿,但那并非是老如来所为,而是下面的僧人所为。

    他是老如来的弟子,老如来对他知之甚深,他也对老如来知之甚深,老如来老了,管辖不住下面的僧人,罗汉院的罗汉与其他各院的僧人下山,他的妻儿因此丧命。

    老如来将自己的手臂砍断还给了他,虽然不曾化解他心中的仇怨,但是他也必须要继承师父的衣钵,不能让大雷音寺就此灰飞烟灭。

    待到他重回故地,坐上如来的宝座时,风卷送着苍云从身边流过,烟消云散间他便突然得了真如,破了如来大乘经的最后一个境界,修成了大梵天。

    从帝释天到大梵天是一种顿悟,一种圆觉。

    大雷音寺金顶,秦牧看着教育自己长大成人的老马爷,心中各种滋味,最终还是称了声师兄。

    这位大雷音寺的如来修成了至高境界,大梵天境,肉身、灵觉、真如圆满,身后二十重诸天境,大梵天王跏趺而坐,大大小小诸神诸佛环绕,光明永昼,神圣而慈悲。

    “师兄。”老马爷向他还礼。

    秦牧黯然,老马爷坐在这个位子上,便不再是从前那个老马爷了,而是如来。他需要放下自己的俗事,四大皆空。

    瘸子也在那里,名义上虽然是观礼,但实际上则是担心马爷的安危,生怕大雷音寺的僧人会对他不利。

    不过马爷而今已经达到了如来大乘经的最高境界,无需他来保护,瘸子便坐不住了。这大雷音寺四处都是宝贝儿,佛寺里奇珍异宝遍地都是,让这个老贼坐立不安,想要偷走,又觉得良心有愧,见到秦牧和村长来了,便忍不住提议早日离开。

    秦牧有心多留几日,但到了夜晚,只见北方灯火通明,那是庆门关的地方,灯火如此辉煌,说明庆门关的战事激烈。

    庆门关旁边就是冥谷,两只白蝠的所居之地,距离大雷音寺不算太远。

    第二天一大早,秦牧便起身告辞,带着村长、熊惜雨和瘸子等人离开。

    “我遇到老马爷的时候,他是天底下最有名的捕快,号称马神捕。他险些抓到我。”

    瘸子回头,须弥山金顶金光万丈,佛音浩荡,佛音甚至化作实质,变成了文字,变成了莲花,变成了一尊尊虚空中的佛的虚影,环绕着这座圣地。

    瘸子出神,低声道:“他抓过我很多次,较量过很多次,我最怕的最敬重的就是他。我早年的时候是个孤儿,啥都没有,四处讨食,饿得受不了的时候就偷,我不敢抢,因为我很瘦小。后来我被一个老捕快抓住了,他没有把我送去见官,只是不让我去偷了,他教我手艺,如父一般。我就跟着他,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做个捕快。老马爷让我想起了他,我觉得老马爷严肃的时候特别像他……”

    秦牧坐在龙麒麟的背上,一言不发,和村长他们一起听着瘸子讲述过往。

    “我没有爹,我觉得老捕快就是我爹,跟着他的那几年我特别努力,也特别快乐。有一天,老捕快死了。”

    瘸子瞪大眼睛,语气平静万分:“午夜的时候他的仇家寻上门了,那时候我还在睡觉,听到外面传来喊杀声,他闯了进来,拼死把我送了出去,对我说,孩子,做个好人……跑啊!我身上没有穿衣服,光着腚就跑,跑啊跑啊,我跑得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我哭求人们来帮忙,却没有人出来,没有人……”

    一个瘦弱的男孩光着身子无助的奔跑,无助的求人帮助,但是无人帮助他。

    瘸子从黑夜跑到了白天,跑了上万里地,他清醒过来后回到老捕快的住所,那里已经被烧成了白地,他只扒出了老捕快被烧焦的骨头。

    “他让我做个好人,他自己一辈子都在做好人,但是却落得什么下场?我不做好人!他不让我偷,于是我就偷。”

    瘸子落寞道:“我一边偷,一边跑,偷着偷着跑着跑着,我的名声越来越大,被人称作神偷。什么狗屁封印,什么狗屁禁法,我统统不放在眼里。我跑赢了风跑赢了云,跑赢了闪电,偷遍了天下,什么门派,什么圣地,我都去偷过。我终于找到了他的仇家,偷了他们的脑袋,我祭奠老捕快的时候想要做个好人,但是却染上了偷的毛病,怎么戒不掉。后来我遇到了老马爷,他让我想起了老捕快,我不是怕他,我是敬他。他现在成了如来,慈悲宝相,让我想起了老捕快是不是也成佛了……”

    村长从药篓子里探出头:“老马爷不会成佛的。有朝一日新的如来到来,他会脱下袈裟,又是从前那个老马爷。”

    瘸子抬头望天,道:“但愿如此。”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马爷会回来的……”

    他这一路上将熊惜雨身上的毒性完全炼去,为她配了几种灵丹滋养元气,终于到了冥谷,两只白蝠飞入冥谷的峡谷中,倒挂在树上,向秦牧等人作别。

    “教主有空常来玩,不吃你!”福雨秋道。

    秦牧哈哈大笑,挥手作别。两只白蝠立刻向谷中飞去,叫道:“唤醒老祖宗,让他们生几个女娃子繁衍种族!”

    “生下来也是我们的祖奶奶,怎么好繁衍种族?而且,万一两位老祖宗都是男的呢?”

    “闭嘴!”

    ……

    龙麒麟离开冥谷,没过多久便见一片波澜壮阔的战场,鸭舌头地带的山林已经被踏平了,大墟鸭舌头地带长达近千里,林地山地绵延起伏,而现在被双方的人马推平,变成了蛮狄国与延康国的战场!

    秦牧等人来到这里时,正有一场规模宏大的战争爆发,双方多达数十万的将士在两座关隘前方冲杀,神通遮天蔽日,一头头体型巨大的异兽脚踩大地带着数不清的神通者向前冲,那些神通者环绕在异兽的周围,浮在空中,落在异兽背部。

    如山般的异兽脚下则是武者,手持刀剑,发力向前狂奔,与地面的敌人碰撞,霎时间血肉翻飞。

    而在异兽的头顶,一艘艘楼船大舰横空,旗帜飘扬,楼船上炮火连天,一道道水桶粗细的光线带着灭绝一切的威能轰击敌方的大军,所过之处一切都被蒸发!

    半空中还有数不清闪闪发光的刀丸剑丸,飞速旋转,叮叮叮一道道刀光剑光在血肉中穿插。

    空中还有些黄金宫的大巫,化作金黄色鸟首人身的形态,振翅飞行,手一摇,无数光芒四面八方乱射。

    地下,一个个象首人身的黄金巨人横冲乱撞。

    双方的关隘上又有一面面大旗,大镜子,镜子当空照耀,映照神通者的魂魄,大旗卷动,风云变幻,雷霆如雨般轰击战场。

    还有巨大的云车被光着膀子的巨人拉来,冲入战场中,所过之处血肉横飞,到了战场前方巨人顿下云车,云车掀开,车上摆着无数葫芦,打开葫芦嘴,顿时蛊虫嗡嗡飞起,遮天蔽日,钻入敌军人体之中疯狂啃咬。

    还有一座座祭坛被推了出来,黄金宫的黄金大巫在坛上作法,不知在施展什么巫法,专杀延康国的将领,使对方群龙无首。

    而延康国这一边则派出了一支支精修剑术的神通者,一路披荆斩棘,直冲战场,去斩杀祭坛上的黄金大巫。

    这幅场面着实震撼人心,双方显然已经厮杀了不知多少遭,杀得血流成河,杀得鸭舌头地带宛如变成了地狱。

    秦牧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壮阔的场面,心神悸动,这是男儿向往的战场,但也是男儿丧命之所。

    熊惜雨搂着熊琪儿,面色有些苍白,低声道:“这么大场面,怎么过去?我现在的修为还没有恢复……”

    她现在只恢复到天人境界的水准,在这种战场中,天人境界的实力根本无足轻重,战场中的天人境界强者随时可能死亡在一群七星境界的将士组成的杀阵之中。

    即便是生死境界强者硬闯战场也是自身难保。

    熊惜雨毕竟从前也是教主级的存在,放眼看去,只见战场中但凡是三五十人聚在一起的地方,便不断有阵纹亮起,或者贴在地面上,或者浮在空中,不断转动变化,表明战场虽大,人数虽多,但阵法始终未乱。

    闯入其中,便会被战阵绞杀,一座战阵绞不死便会被其他战阵绞死。

    秦牧紧了紧身后的药篓子,药篓子里,村长笑道:“走过去便是。牧儿,一剑开皇血汪洋这一招你已经学会了吧?我再施展一遍给你看。”

    秦牧心中微动,突然无边的剑光爆发,向战场涌去,霎时间剑的光芒将两大雄关前方方圆的战场笼罩,无数将士沐浴在剑的汪洋之中,那些剑光在他们周身旋转,缠绕,让他们根本不敢有任何动作!

    站在两大雄关上的诸多将士头皮发麻的看着下方与前方,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剑光大海,所有人都被没入光的海洋之中!

    “鸣金收兵!”两边城楼上传来厉喝声,但是战场中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撤去,甚至连空中的楼船也僵在那里。

    动了,便是死。

    倘若这些剑光动了,那便是血汪洋!

    “高手到了!”

    庆门关的城楼上,一位中年男子走来,向下方看去,只见一头巨大的龙麒麟正不紧不慢的走在剑光的汪洋中。

    “国师!”众将士纷纷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