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天的厚度
无广告    启动射日神炮,需要用到秦牧手中的玉盘,射日神炮太大,想要调动操控都很是不易,因此秦牧另外炼制一口玉盘用来与射日神炮交感,通过玉盘便可以控制这座巨大的神炮,指哪儿打哪儿。

    玉盘便是射日神炮的大脑中枢。

    秦牧将操控玉盘的办法传授给延丰帝,学起来倒也简单,用起来也极为简单,作为锻造大师,秦牧已经可以将极为麻烦的事情做到极简,单单这一点,便胜过其他锻造大师不知凡几。

    延丰帝将圆盘收起,过了片刻又取出来把玩一下,然后又收了起来,过一会又取出把玩。

    秦牧好心道:“陛下可以开一炮试试。”

    延丰帝狠狠瞪他一眼,没有好气道:“大炮一响,国库就空了!朕不像你,花钱大手大脚。”

    秦牧道:“太子不是从雪原回来了吗?应该带来不少钱财。”

    “那也不能随便放炮!国库里的钱,不能随便动,国家百废待兴,哪里不缺钱?”

    延丰帝又将玉盘收了起来,过了片刻,秦牧看到这位皇帝又偷偷拿了出来,不禁摇头,延丰帝没有亲自开过一炮,肯定会吃不香睡不着,心里梦里惦记着的只怕都是开他一炮过瘾。

    不过他的理智会告诉他不能随便动用射日神炮,然后皇帝便会继续纠结。

    “随他去吧。”秦牧心道。

    突然,监天司的几位官员捧着厚厚的卷宗走上前来,为首的是火山令,向秦牧施了一礼,道:“秦督造,刚才你那一炮打向天空,我们监天台查看天空,出现了一些诡异。督造这里有许多术数高手,因此想请督造能够帮忙运算一下。”

    秦牧诧异道:“什么诡异?”

    “天空破的时候,天象有变。”

    监天司的火井令在一旁道:“天空裂开,天上的天象发生了偏移,等到合拢之后才恢复正常。我们已经记录下偏移角度,但是术数上的造诣不高,很难运算出当时发生了什么。秦大人请看,这是历代的星象图。”

    他掀开星象图,一页一页翻去,秦牧观看,监天司记载天空星象,每一年的星象图都很有规律,变化很是细微。

    “这是秦大人那一炮后的星象图。”

    火井令掀开最后一页,指着星象图道:“那一炮后,天空黑暗了一瞬间,监天台的浑天仪记录下天空中的星辰星象。太阳星偏移了一寸七分,等到裂缝愈合后,太阳星又回来了。黑暗时出现的其他星辰,也都有偏移,或多或少。而裂缝的位置,一颗星都没有,这绝对不正常,这条裂缝中,原本应该有一百零七颗星!”

    秦牧还是有所不解,道:“会不会是神炮威能太大,空间撕裂,导致的视线扭曲,产生了偏移?”

    “也有这个可能。”

    火井令道:“不过我们监天司监控天象,用的是浑天仪,这件灵兵也是一件重型灵宝,我们神通者的视线可以会扭曲,但是浑天仪不会。浑天仪上的星辰星象是跟随天空中的星辰星象而动,浑天仪的星辰星象动了,说明天上的星辰星象真的动了。最关键的是,为何裂缝处没有星辰?”

    秦牧心中微动,试探道:“你们的意思是?”

    几位监天司互视一眼,火山令咳嗽一声,道:“没有运算出结果之前,我们监天司不做任何猜测,并且也不对其他人的任何猜测负责。秦大人见谅。”

    “这些家伙,神秘兮兮的。”

    秦牧皱了皱眉,道:“我这边的高手,多数是道门和小玉京的术数高手。他们正打算离开,返回道门和小玉京,我也不敢说能否请动他们。”

    虚生花走上前来,跃跃欲试道:“我对术算也有所造诣。”

    秦牧笑道:“虚兄能来帮忙,自然是好的。我去请林轩道主和王沐然他们。”

    京燕连忙道:“我家公子帮忙,那么欠的一千钱……”

    秦牧头也不回道:“你们不帮忙,我这里也多得是术数高手!”

    京燕脸色顿时黑了:“小气鬼!”

    虚生花道:“燕子别生气。其实我也想知道秦教主那一炮轰出去后,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他也没有说错,有没有我们帮忙,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秦牧找来林轩道主、王沐然、慕青黛等年轻高手,众人聚齐,王沐然道:“秦教主要算什么?”

    秦牧看向监天司的火井令,火井令目光闪动,道:“算天象。”

    林轩道主笑道:“天象?秦教主修炼了我道门的道剑,道剑第四篇便是天象,有他在,还用的着我们?”

    秦牧摇头道:“道剑第四篇算的是正常的天象,而监天司要我们算的东西,是非正常的天象。”

    林轩道主和其他道门道士都是纳闷不已,天象还有正常和非正常之分。

    火井令将监天司所观察的天象说了一番,道:“群星移动,而裂缝中的星辰消失,这种天象绝对不正常。就像是,就像是……”

    慕青黛脱口而出道:“就像是群星是挂在一块幕布上!”

    火井令击掌道:“对!就像是挂在一块幕布上,秦大人用炮光撕开幕布,然后星辰日月向两旁分开!”

    众多年轻人对视一眼,面色凝重。

    天象是挂在天上的?

    虚生花抬头望天,定了定神,道:“秦教主,你们到底打算要我们运算什么?”

    “根据那一炮造成的星移,运算天的高度和厚度!”

    秦牧看了监天司的诸多星官一眼,道:“诸君是否是这个意思?”

    监天司的几个星官对视一眼,各自缓缓点头。

    “秦大人聪慧。”

    火井令声音沙哑道:“从前我们认为天高无穷,天厚无穷,而秦大人这一炮,让我们监天司觉得,天可能高度有限,厚度有限。天上的星辰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大那么远,太阳似乎也,也……”

    他不敢说下去了。

    秦牧看向众人,道:“诸位觉得怎样?”

    他们都是年轻人,虽然来历不同,传承不同,各自的阵营和理念也不同,但都很好奇,一个个抬头看天。

    林轩道主收回目光,道:“既然秦教主这一炮让我们看出天有厚度和高度,那么何不就此算一算?”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王沐然道:“须得知道具体星辰的偏移数据,才能计算得出。”

    火井令道:“每个星辰包括太阳,我监天司都有记录。”

    “这就好办多了!”

    众人立刻动手,开始测量计算,过了良久,他们将计算出来的数字汇总,所有人面色都变得有些凝重和茫然。

    “我不信!”

    一位道门道士豁然起身,将手中的八卦图摔在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怒气冲冲道:“我不信!”说罢,夺路而去。

    其他术数高手都是沉默不语,龙瑜喃喃道:“这不可能,一定是我们计算错了,这绝不可能……”

    几个道门高手心态崩溃,嘿嘿笑道:“绝对是算错了,天不可能这么薄……”

    “绝对是错的!”火井令疾口断然道。

    “对,一定是错的!”不少人附和。

    虚生花摇头道:“我们不可能所有人都计算错了吧?所有人得出的数字都是一样,那么结果就是正确的,天就是这么高,这么厚。”

    “这不可能!不可能……”龙瑜失魂落魄,踉踉跄跄而去,他有些疯了。

    慕青黛头脑有些眩晕,急忙蹲下,坐在地上。

    秦牧看着他们计算出的数字,陷入沉思,天高十万里,厚度却只有可怜的三百丈。也就是说,在三百丈的厚度中,有太阳,有月亮,有银河,有无数的星辰!

    这怎么可能?

    “嘿嘿嘿嘿……”

    他的心态突然也有些崩了,嘿嘿笑个不停,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笑得坐下来一直拍着自己的膝盖。

    “秦教主,你笑什么?”林轩道主向他怒视,喝道。

    “弃民……”

    秦牧哈哈大笑,指着他的鼻尖,笑得快要哭了:“你是弃民!你也是弃民!还有你、你、你!你们都是弃民!”

    众人冷冷的看着他,秦牧的手指头在他们脸上一个个点过,最后指着虚生花,笑声平息下来,面色冷得可怕:“你也是弃民!”

    虚生花皱了皱眉,天,只有这么高,这么厚,别说将日月星河放在天中,就算是一座大山也无法放进去。

    然而,天上却有日月星河,这么说来只有一个可能。天上的璀璨星辰,赫赫炎炎的太阳,皎洁生辉的月亮,亿万星辰如长河的银河,都是假的,贴上去的!

    这天,像是一个封印,封印着这个世界,呈现给他们的日月星辰星斗星宿星河,都是假的。

    大墟,四周有神断山脉,不见天日,到了夜晚,黑暗侵袭,抬头永远看不到星辰,看不到月亮。

    大墟中的子民,是神之弃民。

    不过,这个世界的的生灵也可能与大墟的弃民一样,也都是弃民!

    林轩道主突然震动衣袖,冷冷道:“我不会是弃民!道门弟子,我们走,回山!”走着,走着他突然泪流满面。

    “道法自然……是他娘蛋假的自然!”

    这位年轻的道主扯着喉咙仰天破口大骂:“这辈子用功,都是用在他娘蛋假自然万象上面!”

    ————第二更十分钟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