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章 弃山逃命
无广告    给这些蛟龙炼丹对于秦牧来说是轻车熟路,每一种蛟龙吃的灵丹不同,需要他炼制灵丹种类繁多,但是秦牧也很快将灵丹炼出,将这些跟屁虫喂得饱饱的。

    他本以为这些蛟龙吃饱之后便会四下散去,没想到这些蛟龙还是跟着他跑。

    他的本意是控制一条蛟龙飞速赶路,其他蛟龙四处乱跑,这样豢龙君便有可能去追他的龙,拖延一段时间。

    然而这些蛟龙却只认他这个饭主,不舍不弃,让他抓狂却又无可奈何。

    “豢龙经中只记载着如何降服龙,但是如何赶走龙却没说过。”

    秦牧眨眨眼睛,只能认命。

    他脚下的火蛟龙沿着地底龙脉全力狂奔,速度比来时又快了两三倍,不得不承认,龙这种强大的生灵哪怕是蛟龙,也比人类的肉身强大了太多,耐力更是惊人,跑了两三万里,速度还是没有任何衰减。

    “龙还真是强大。当然,龙胖子除外,这厮丢龙的脸。”

    秦牧由衷赞叹,霸山祭酒的青牛也有青龙血脉,耐力也是强得可怕,曾经载着他和灵毓秀从楼兰黄金宫一路奔逃,真叫惊艳的耐力。

    秦牧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圆滚滚的龙麒麟,确信无疑,这厮的确丢龙的脸。龙麒麟全力跑二三百里便会气喘吁吁,慢悠悠跑个五千里便会筋疲力尽,死猪一样躺倒呼呼大睡。

    “照这个速度,再过一段时间,我便可以回到延康!”

    秦牧信心满满,回到延康国,或者去京城启动射日神炮,或者找瞎子、屠夫和村长他们,那时便不惧豢龙君了。

    就在此时,突然豢龙君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小东西,你把我的龙拐到哪里去了?”

    秦牧毛骨悚然,汗出如浆,急忙回头看去,却没有看到豢龙君。

    “他是在传音!”

    秦牧身上绽起一个个鸡皮疙瘩,难道豢龙君此刻已经将龙巢收走了?

    “那么大的龙巢,他岂能这么快便可以收走?将那个巨大的龙巢搬起来对于一尊神来说不难,但是难的是将龙巢炼小,炼到可以随身带走的程度。”

    秦牧头皮发麻,在短短时间内将龙巢炼到玉佩大小,这需要无比雄浑的修为,对于他这个六合境界的神通者来说,几乎无法想象。

    豢龙君不愧是上苍的神祇,这么短的时间便将龙巢收走带在身上,他的法力之雄浑可以说是自己仅见!

    “他应该是刚刚收走了龙巢,发现我带着群龙跑路,这才传音。并非是已经到了我的身后,我还有跑回延康的可能。”

    秦牧定了定心神,他脚下的这条火蛟龙的速度已经开始放缓,火蛟龙已经奔行了两三万里,虽然速度稍稍放缓,但是跑起来速度依旧极为惊人,耐力悠长。

    秦牧当机立断,笛声陡变,控制着另一条蛟龙,身形纵起,落在那条蛟龙上。

    龙麒麟也跳了过来,站在龙背上,这条金蛟立刻发力狂奔,速度又再次提升。

    “呵呵呵,小东西……”

    豢龙君的声音继续传来,他是在运用法力,让自己的声音先他一步传递到极远的位置,这种大神通秦牧曾经在霸山祭酒身上见过。不过霸山祭酒是千里传音,而豢龙君只怕还距离两三万里之外。

    秦牧能够感觉到他的声音来的极快,显然豢龙君是在一边狂奔一边传音,在说话之间便已经将他们间的距离拉近了千里左右!

    “你拐走了我的龙,我并不怪你,只要回到我的身边我依旧会善待你,让你继续做我的养龙童子。你应当知道,我很欣赏你,对你动了怜才之心……等一下!古怪!”

    豢龙君的声音中带着惊讶,失声道:“我通过龙巢感应到了真龙之主在飞速移动!”

    秦牧胸口的帝碟发烫,帝碟龙珏已经舒展开来,不停的蠕动,似乎也感应到了龙巢!

    “呵呵呵,小东西,真龙之主和你跑得方向一样,难怪,难怪你会逃走。原来真龙之主就在你的身上!”

    他的声音有喜有怒:“原来真龙之主便一直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你好大胆,竟敢在我眼皮底下蹦跶了这么久。若是被你逃了,我豢龙君这一世的英名,岂不是要被你毁了?”

    秦牧悻悻道:“我哪里有蹦跶了?我在你身边分明很老实……”

    突然,一阵阵奇异的啸声传来,啸声尖锐,透过两万里空间传来,那些正在跟着秦牧狂奔的大大小小的蛟龙纷纷停步,有些迟疑。

    秦牧脚下的金蛟脚步也放缓下来,调转身子,打算向啸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秦牧立刻催动金笛,以笛声控制金蛟,然而那金蛟不为所动,秦牧咬牙,从龙背上纵身跳到龙麒麟背上,喝道:“龙胖,走!”

    龙麒麟立刻迈步向前冲去,而在此时那啸声突然一变,龙麒麟也顿下脚步,其他蛟龙向他们围来,显然豢龙君以啸声控制这些蛟龙,甚至连龙麒麟也被他控制,打算向秦牧痛下杀手。

    那些蛟龙将他围得水泄不通,仰着头,纷纷侧头看着他,却没有动手,突然,一条蛟龙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身躯僵硬一动也不敢动的秦牧一下,舔在他的手掌心。

    啸声突然变得猛烈起来,仅仅从这啸声便可以想象此刻的豢龙君必然是震怒万分,在催动御龙诀,催促这些蛟龙傻吊秦牧。

    然而所有的蛟龙还是没有向秦牧下手。

    豢龙君传来的啸声更急更紧,这些蛟龙还是没有听从他的命令。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试着动了动肩头。环绕在他身边的十几条蛟龙纷纷低下头,龙须微微晃动。

    “玛祖莎——”一条条蛟龙口中发出奇异的龙吟声,俯首帖耳。

    秦牧微微一怔,低头看去,只见帝碟不知何时从他胸口露出,像是一条极为细小的龙弹出脑袋,趴在他的领口。

    “帝碟,真龙之主!”

    秦牧心中恍然,豢龙君的修为胜过他不知凡几,御龙诀的造诣也胜过他不知凡几,但是这些蛟龙却没有被豢龙君控制,应该便是帝碟的功效。

    秦牧腾身跳到一条蛟龙背上,喝道:“给我轰塌这条龙脉!”

    一声声龙吟传来,十多条蛟龙各自摇晃身躯,身躯猛然膨胀,各自现出真身,顿时通道中各种蛮荒狂野的气息爆发开来。

    十多条蛟龙张开大口,恐怖无比的悸动爆发,顿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条龙脉的龙鳞石壁被群龙打破,乱石崩塌,填满通道。

    龙脉通道堵塞,岩浆越涨越高,弥漫在龙脉之中。

    要不了多久,岩浆便会将通道灌满。

    秦牧喝了一声,蛟龙群立刻载着他向前疯狂冲去,风驰电掣,在他们身后,滚滚的熔岩不断崩塌,这条龙脉中断被毁,引来的是整条龙脉也会因此而毁去,整条龙脉都会因此而坍塌!

    终于,秦牧在龙脉坍塌之前冲出通道,进入另一条龙脉,这才松了口气。

    “龙脉被毁,可以阻挡豢龙君一段时间,但也阻挡不了多长时间。”

    他催促群龙,沿着这一条龙脉前进,从地底冲向延康国。

    太白山,太白剑派。

    诸多太白剑派的弟子紧紧守住火山口,请来剑派的镇教之宝,百匣剑阵,一百口高达六七丈的剑匣环绕在火山口的四周。

    百匣剑阵在剑术流派中也有着不菲的威名,是太白剑派当年的开山祖师留下的重宝,自从创派至今,这百口剑匣日日夜夜都在火山中熔炼,威力也自越来越强。

    百匣如同百块巨大的黑色石碑,静静耸立,随时准备爆发剑阵。

    山顶冰雪连天,虽然是火山,但也是很冷,只有火山口的地方很是温暖。

    几个剑派弟子搓着手取暖,鼻孔里喷着白气,一个女弟子道:“天魔教主这个老魔头怎么知道我太白剑派的山中有异宝的?我们住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发现,这老魔头一来便知道了。”

    “我哪里知道?”

    她身旁的男弟子靠着巨大的剑匣躲避寒风,摇头道:“不过天魔教的人都鬼得很,多半是探到咱们太白剑派中有宝藏,所以来取。他们也太小觑了我太白剑派,连招呼也不打一声,端的是嚣张跋扈。”

    一位剑派老人道:“魔道不就是如此?这一代的天魔教主那是什么人物?带着皇帝和国师杀到京城,当着皇帝的面把太子砍了。他有什么不敢做的?不过掌教这次去京城告御状,一定能告赢!这里面的宝贝儿,还是我们太白剑派的!现在掌教不在,咱们都须得打起精神来,守住此地,免得被那老魔头带着宝贝儿逃了出来。”

    火山口处的诸多剑派弟子纷纷笑了:“这下面虽是宝藏,但也必然有许多凶险,这老魔头去寻宝物,出生入死,但却没有想到寻来的宝贝儿都要还给我们太白剑派!”

    正说着,突然火山轰隆隆震动,剑派中的长老连忙高声喝道:“众弟子,老魔头要出来了,催动百匣剑阵,锁住这个老魔头——”

    “哤——”

    一声声龙吟从火山口中传来,突然间火山爆发,粗大里许的岩浆柱从山口喷涌而出,直冲云霄。

    太白剑派的众人还未来得及催动剑阵,便见火山头被巨大的冲击力冲得炸开,一口口黑石碑般的剑匣被震得四面八方飞去。

    众人瞠目结舌,不知所措,却见那火山岩浆的上空,秦牧带着十几条蛟龙从岩浆内冲出。

    “太白剑派弟子,赶快弃山逃命!”

    秦牧的声音从上空传来:“大个子要过来了!”

    “什么大个子?”剑派上上下下纷纷大怒,然后太白山内传来更加剧烈的震动,太白山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被震得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岩浆从裂痕中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