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温酒
无广告    秦牧周身浮现出各种佛经符文,围绕四周旋转,如同一口大钟罩下,如来大乘经的五大诸天隐隐浮现出来,佛音缭绕。

    与此同时,九龙帝王功被他催动,京城四周的九大龙脉的龙气蜂拥而来,让他的气势再度突破!

    九龙帝王功,皇族灵家的至高绝学,由延丰帝亲自指点传授,而今在秦牧的催动下,九条龙脉涌来的龙气甚至化形,龙气甚至侵入江水中,水中有龙飞跃而出,向秦牧涌去!

    他占据先机,不管班公措有没有露出破绽,他只需要占据先手便可以率先攻击,将班公措压垮,以异常雄浑的元气压制对方一切精妙招式,以无匹的力量碾压而去,将对方压垮,压碎!

    对付班公措的最佳办法,便是以法力的绝对碾压,不与他对拼招式!

    轰隆——

    江面炸开,滔天大水笔直竖起,化作一尊大佛的形象,大佛周围水龙盘绕,佛身高达十多丈,如同江上水山,五指如同五座山,指掌五行,轰隆一掌向班公措盖下!

    九龙发出怒吼,九龙帝王功与雷音八式的九龙驭风雷被他融为一体,这一击尽显佛门广大神通,皇家无敌气象!

    九龙扑出,嘭嘭嘭,水流超过声音,爆发出春雷般的巨响,无坚不摧!

    何谓神通?

    这就是神通!

    法力,秦牧最强大的就是法力,超出同侪倍余的法力,即便是村长那等老怪物在同样的境界也要比他逊色良多。

    现在秦牧的法力即便是班公措也望尘莫及,他要以绝对的力量碾压班公措,让班公措所有前世的修行,一万一千年的经验,统统无用!

    就在秦牧攻击爆发的一刹那,班公措的反击同时爆发,他用的是剑,一口剑丸,指头大小,但是下一刻,剑光从剑丸中爆发,竟然是如此璀璨!

    道剑十四篇的第二篇:五气三元结秀,升腾处,云辂交加!

    他直接动用道门的绝学,先天太玄功,以最为精纯的先天太玄功催动道剑第二剑,剑光内蕴五气,木甲,丙火,戊土,庚金,壬水,这是五气,天元地元水元为三元,天元为日,叫太阳,水元为月,叫太阴,地元为中和。

    这一招剑法施展出来,剑光构建出道门理想中的世界,剑日,剑月,剑地,五气朝元!

    道门的剑法在术数上的造诣极高,道门这个圣地以术数为根基,认为天地间的一切大道都可以用术数来解答。

    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数字,构成了天地间的一切,任何事物,哪怕是生命,都可以用数字来构建,归根结底都是一个个奇妙的数字。

    因此道门创造出了圆形的无极图,分割两仪的太极图,还有四象图,八卦图,六十四卦图,用来计算天地间的大道和万物。

    而当这些道理变成剑法时,用剑来组成一个个图案,不断运算运行,演变为天地万物,便拥有着道的宏伟力量!

    道门的道剑十四篇,每一篇都是一个理想中的世界,纯粹的术数演变为唯美的图案,诠释天地妙理。

    这是道门与佛门的最大区别,道门是术学,佛门是心学。

    道门的弟子之间有这么一句玩笑话,术数不好?那你还修什么道?早点回家抱娃。

    两人的神通碰撞,一个是剑法神通一个是肉身神通和法术神通,当法力所化的神通碰撞时,竟然如此可怕,恐怖的力量震动江面,让大水悬浮,震动地面,让大地颤抖。

    迸发出的余波冲击,一道道细细的水流咄咄咄刺穿江边的一株株柳树,一道道剑气刺在江边的石头上,霎时间岸边礁石千疮百孔!

    秦牧轰出的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冲入班公措的剑光化作的道门理想世界中,碾压般的力量也遭到了剑光中蕴藏的数理的分解!

    在班公措的剑法中,术数这种枯燥无味的东西竟然显得如此迷人,如此璀璨。

    迷人的剑光中,九条水龙和水佛飞速崩塌,面对道剑第二招真是不堪一击!

    无数道剑光流动,击中秦牧周身的佛光佛经所化的大钟上,钟壁上浮现出一道道涟漪,下一刻大钟便被破去!

    秦牧面色不改,剑丸飞起落入手中,瞬息间剑丸中的剑光爆发,秦牧没有动用剑履山河,而是直接施展剑图第二招!

    哗啦——

    涌江边一片赤红,血红的剑光如同汪洋大海般涌动,血光中仿佛有一尊诸神的帝皇从血海里冉冉升起,剑指敌手,睥睨一切!

    一剑开皇血汪洋!

    道剑与剑图碰撞,班公措闷哼一声,五气三元顿时被破,无匹的剑光绝世的杀意扑面而来。

    他身形腾空,矫腾如龙,施展出奇妙无比的身法,身法连连变化,似惊鸿游鱼飞雀九凤,但还是未能避开所有的剑光。

    嗤嗤嗤,他身上冒出一连串的血光,身形纵跃,落在江面上,将江水砸得四下炸开!

    呼——

    秦牧纵身跃起,手中的剑光消失,剑丸迎风化作一口大刀,嗤的一声将江面切开!

    班公措挥起剑丸迎接这一击,只听嘭嘭嘭的一连串响声传来,他如同孩童扔出的石子在江面上打着水漂,连续飘出六十七个水漂,这才止住身形。

    而在另一边,秦牧脚踩江面奔腾而来,每一脚落下江面轰然炸开,翻飞的水浪四面八方激射而去,飘在半空中还未落下秦牧便已然奔出数百丈。

    他手中的剑丸所化的大刀猛地一收,如同流水般将他的拳头包围,秦牧一拳轰出,轰隆,江面震动,一条条水龙泛着青光昂然怒吼冲出数十丈远近将班公措淹没。

    江面上霎时间热闹无比,四十五条大龙从他这一拳中飞出,与江水融合,一股脑向班公措扎下,嘭嘭嘭的巨响不绝。

    秦牧飞身跃在双手十指叉开,掌心朝天,猛地向下一扯,一道道雷霆照亮了江面,雷束集中在一起咔嚓咔嚓的劈入四十五条大龙中央!

    秦牧身形落下之时,手中的剑丸已然化作无数道剑光,剑履山河!

    剑光化作浩瀚江山从天而降,砸入江中,披靡的威能将无数江水分解,方圆十多丈的江水一刹那间便被剑光切成无数水珠,组成了水中江山!

    水中血花泛出,飞速向江底斜斜遁去。

    秦牧抬手,腰间的少保剑铮鸣飞出,秦牧食指旋转绕动,少保剑疯狂转动,无数剑气围绕少保剑化作钻剑式破开大水,直直射入江底,追着那道血色而去。

    他衣衫飘动,轻飘飘的从空中落下来,脚踩波澜起伏的江面,身后哗哗的水声传来,那是他奔行时脚步炸起的水浪,水浪被掀飞在半空,直到此时才堪堪落下,飞琼泄玉一般。

    江面上,秦牧脚步一错,脚下四周的江面顿时变了,江水围绕他旋转,水下像是有一条条透明的蛟龙围绕他穿插交错,恰恰组成一个大圆。

    咻——

    少保剑破开江面飞出,在空中绕了一圈,还在疯狂转动,但转动速度越来越慢,待到这口剑飞到秦牧面前已然停止转动。

    秦牧腰间剑鞘化作鱼龙飞出,张开大口将这口剑吞下,然后化作剑鞘又回到他的腰间。

    秦牧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静静地站在那里,剑丸从他手中飞出,悬浮在他的面前,像是一颗稍大一些的水珠。

    在他四周,一道道水线在缓缓腾空,来到他的头顶,像是雨水倒流,升到空中的江水化作云气,形成了笼罩方圆十多丈的云朵。

    云朵中电闪雷鸣,咔嚓咔嚓的劈着,雷光乍隐乍现,隐隐露出只鳞片爪。

    “班公措,你让我失望了。”

    秦牧平静的声音传遍江面,淡淡道:“你前面十九世的修行,仅仅如此吗?为何不敢出来?我还在等着杀了你回去继续吃饭,毕竟饭菜快凉了。”

    江面没有任何动静。

    秦牧皱眉,转过身来向江岸走去。

    他原路返回,四周是一张张惊讶的面孔,扭着头看着他,游玩的人们目光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秦牧视而不见,捡起自己扔下的笔墨纸砚,又来到铁锤前,伸手握住锤柄,突然抡起铁锤,用力向地面砸去,轰隆一声巨响,他前方的空气被他砸成一堵墙,接着空气墙也被砸得爆碎。

    秦牧这一击砸在地面上,大地沉降,裂开,地底传来震动,一个身形在飞速远去!

    秦牧纵跃如飞,下一瞬便来到竹杖前,手掌向下一拍,竹杖咄的一声没入地底,一道血光从竹杖留下的小孔中喷出。

    秦牧身形连纵,几起几落来到两口杀猪刀前,头下脚上,双手握住刀柄,提刀旋转,唰唰唰无数刀光切入大地之中。

    他的身形一边旋转一边向前移动,刀光如雨如瀑,斩入大地。

    突然,秦牧双腿叉开,刀背拍地,身形腾空,而后稳稳落地,双刀插入背后刀囊,转身进京。

    过了不久他来到玉香楼,走入青竹园,绕了两道弯经过南海观音像来到雅阁中。

    雅阁里的两个大巫还在,见到他露出震惊之色。

    秦牧道:“饭菜还热吗?”

    其中一个大巫怔怔的看着他,另一个大巫连忙点头。

    “酒呢?”秦牧又问。

    “酒有些凉了。”

    秦牧挥手道:“你去热一热,端上来。你,留下来给我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