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章 黑暗中的绝响
无广告    黑暗中的大墟既是宁静又是热闹,宁静是对于没有实力躲在一个个村落和遗迹中的人而言,倘若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大墟的夜那便热闹非凡了。

    行走在黑暗的大墟中,能够看到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遇到数不清的神鬼莫测的事情,倘若有缘,还可以进入一个个奇妙的世界,当然,能否活着归来尚是未知之数。

    这一夜的大墟分外迷人,暴雪刚停,有亮光的地方还可以看到树枝树叶上挂着厚厚的雪团,银装素裹。

    天空突然变得无比明亮。大墟中的许多生灵抬起头来,看向天空,黑暗的天空突然多了许多明亮的颜色。

    这种色彩不是正常的光芒,而是瑰丽神通爆发形成的光芒,一团团,照亮黑暗。

    黑暗如有实质,尽管被这些光芒逼退,但每次退却之后还是会涌上来,将空白处填满。

    那些光芒变化,变得越发古怪,大墟的生灵看到星辰在飞速移动,在天空中相互角逐,相互战斗。

    天上的星辰运行很是古怪,前方十八颗星辰,后方是两颗星辰,前方的星辰在走,后方的两颗星辰则追在后方骚扰。

    每当那十八颗星辰顿住,准备围剿,那两颗星辰却又往西跑。十八星辰不追,而那两颗星辰却又追上来,又是骚扰。十八星辰追来,那两颗星辰则是全力逃窜。

    如此再三,十八星辰被拖住,难以真正的展开速度。

    下面遗迹中的篝火旁,护法长老抬头看着这一幕,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天魔祖师和绫璟道人这么做的目的是拖住上苍诸神,并不与他们正面冲突,这样做的话,说不定还有生还希望。

    突然,天空中一颗颗星辰黯淡下来,从天幕中隐去。

    护法长老心中一沉,那是上苍诸神隐去了自己的踪迹,在引诱天魔祖师和绫璟道人寻来,只要他们寻来,便会陷入包围圈中。

    “不要去啊……”

    护法长老心中紧张起来,抓住自己的领口,像是捏着自己的心脏一般,死死的看着天空中那两颗移动中的星辰。

    “不要接近,不要接近!快跑啊——”

    那两颗星辰移动,似乎也有些迟疑,突然,这两颗星辰也黯淡下来,没有发出半点光芒。

    天空又变得一片黑暗,他们都隐藏了自己的踪迹。

    护法长老眼角跳动,心脏也在怦怦跳动,一下比一下剧烈,紧张万分。

    所有人都隐藏自己的踪迹,在黑暗中摸索,寻找,这个时候最是凶险。天魔祖师和绫璟道人耐心,肯定没有对方那么强,对方可以等,也可以走,天魔祖师和绫璟道人则绝对不能等太久,他们必须要确认对方有没有离开!

    终于,一点星光亮起,只有一颗星辰发出亮光。

    下一刻天空突然沸腾,各种稀奇古怪的神通突然间爆发,将那颗星辰淹没,飞龙飞凤,钟楼鼎塔,各种奇特的形状,煞是耀眼。

    这些神通威力爆发,让黑暗天空又多了一抹抹亮色,四周的黑暗一下子被驱散干净,只见空中隐约可见十八尊伟岸神魔,面目或者神圣或者狰狞,他们的肢体强壮,被神通的光芒照亮,浮现出各色符文纹理。

    处在他们围攻之中的是绫璟道人,天魔祖师并不在其中。

    “绫璟道人是诱饵!”

    护法长老心头大震,作为诱饵的绫璟道人只怕必死无疑,没有人能够在十八尊神魔的围攻中还能活下来。

    绫璟道人的目的,是以自己的牺牲,引出上苍十八神祇!

    十八神祇被引出来,是为了给天魔祖师偷袭他们的机会!

    绫璟道人的实力极强,也是当年强横了一世的人物,甚至敢与村长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头,只是落败失了一根指头。

    然而,如果论偷袭的本领,他便不行了。

    天魔教的传送衣传送旗才是偷袭的最佳方式,他引出这十八神祇,天魔祖师趁机偷袭,有将他们重创的可能!

    “绫璟八法!”

    空中传来一声气壮山河的呐喊,震撼人心:“从此绝响!”

    护法长老抬头看去,看到了绫璟道人最后的情形,他的绫璟八法不逊于村长的剑图,然而面对十八神祇的攻击也是于事无补。

    他只是将自己最为得意的绝学绽放,就像是画家尽情泼墨书画施展自己的才华一样,就像是文人墨客用尽所能书写文章一样,他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留下自己的影子。

    与此同时,一面大旗卷动,天魔祖师的身形出现在那些神魔的背后,向这些神魔痛下杀手。

    大旗卷动,他的身形像是同时出现在所有神祇身边,同时向所有神祇攻去一般,只一瞬间,他便连伤十多位神魔。

    天空中雷声轰鸣,神通爆发的声音传来时天上已经是不知多少攻击过后,而神通的波动传来,让空气时而温暖,时而冰寒刺骨,一股股飓风从上空吹拂下来,很快便冰雪消融,又很快冰天雪地。

    天魔祖师的传送旗碎了,毁灭在恐怖的神通波动之中,他还有传送衣

    护法长老抬头看去,天空中有血雨洒落下来,血雨淅淅沥沥,渐渐大了起来。

    天空中那二十颗不断移动的星辰,黯淡了一颗,那颗星辰摇摇欲坠,突然在一次猛烈的撞击中,那颗星辰熄灭,从空中坠落。

    绫璟道人死了。

    护法长老黯然,只剩下天魔祖师了,他还在战斗,哪怕他精通大育天魔经的造化七篇,也难以改变这场战斗的结果。

    遗迹中,护法长老没有抬头去看天上的战斗,而是在篝火堆旁直勾勾的盯着火苗,毫无知觉的往火堆里放着木柴。

    火焰越来越高,火势越来越大,然而他却丝毫觉察不到。

    “这个冬天,怎么这么冷……”

    他被冻得打着哆嗦,毫无知觉的添着柴火:“这火怎么了?怎么烧都这么冷,怎么添柴都这么冷……”

    天空中,又有一颗星辰黯淡,突然,这颗星辰再度爆发,竟是如此绚烂,将天空照亮。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一个割裂黑暗的呐喊传来,竟是如此的振奋和震撼。

    当——

    空中传来了悠扬的钟声,钟声四面八方冲击而去,随即钟声黯哑,造化钟神秀,已成绝响。

    天空的亮光渐渐消散,爆发之后,便是徐徐侵染而来的黑暗。

    终于,这颗星辰陨落。

    护法长老埋下头,不再说话。

    他在等待天亮,去为两位老人收尸。

    天空中,十八颗星辰顿了片刻,又径自向东方而去。

    大墟,神断山脉。

    雪山巅峰,山脉锋利如刀,白雪皑皑,天空中一条条蛟龙在飞速接近这里。

    风很大,将这些蛟龙的胡须和鬃毛吹得向后飘扬。

    秦牧身边的司芸香正在用心视镜联络少年祖师,天魔教的圣女怔怔出神,突然冷不丁的向秦牧说道:“祖师说,他不回来了,他说,你们不用想他。”

    秦牧怔了怔,司婆婆扭过头,悄悄地抹了抹眼眶。

    “这个老家伙,走得比我们早。”

    村长怔然,叹道:“他还是性子急。”

    前方的神断山脉越来越近,目光跃过神断山脉,便是黑暗笼罩的大墟。

    那里,一道道星光在天空中移动,向这边接近。

    “牧儿,停在山上!”村长突然道。

    秦牧一声令下,一条条蛟龙放缓速度,舒缓身躯,龙爪扣住如刀刃般的山脉,顿住身形。龙鬃飞扬,龙躯矫健,抓碎山上的一个个玄玑弩。

    雪是白色的,山是黑色,这些蛟龙却有的白,有的黑,还有红色、宝蓝等各种颜色,蛟龙身上绽放宝光,那是龙族身上天然的符文印记流转时爆发出的光芒,将雪映照成其他颜色。

    “这一战,就在这里吧。”

    村长看了看四周,道:“你们觉得这里如何?”

    鲲王四下打量,道:“很好,就是冷了点儿。”

    土行峰从龙背上跳下,紧了紧身上的衣裳,嘀咕道:“这鬼地方,还是这么冷,还是地底暖和。秦人皇,你如果去我们土行族的地底世界,一定会大开眼界。我们土行族的地底世界遍地都是玉琉璃,地底的穹顶挂着一根根粗大的水晶,有六棱的,八棱的,花团锦簇的拥在一起。岩浆的火光照着,好看得很。地底还有许多长在岩浆中的植物,味道极好,入口像是火辣辣的美酒一样,辣喉,但回味悠长……”

    “别说了。”

    玄圣武肩头的腾蛇大吞口水,道:“我都被你说得馋了。”

    土行峰抬头看着那一颗颗飞速接近的星辰,抓起尖角大锤,喃喃道:“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到地底,再吃一口。我们地底世界还有火烈果,地磁元力孕生的果实,那滋味……”

    村长看向秦牧,道:“牧儿,带着这些龙和你的小媳妇儿下山罢,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明天记得来收尸便可。”

    秦牧点头,唤来这些蛟龙,带着司芸香、狐灵儿和炎晶晶下山。空中,那一颗颗星辰越来越近。

    “咱们要看着他们为延康征战厮杀?”

    司芸香有些不甘心:“我们能做点什么?我们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吗?”

    “我们可以去大墟!”

    秦牧目光闪动,道:“我们可以去寻来太阳船月亮船!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这片黑暗挡住了去路!不过,我们还有一个大保镖。涌江龙王何在?”

    “龙王在此!”

    神断山脉下,江水翻腾,黑暗中有巨龙从水中升起,盘绕在江面上,低下巨大的头颅:“主公有何吩咐?”

    ————徐州暴雪,宅猪正在徐州前往长沙的高铁上,参加vcr的拍摄,现在被暴雪困在高铁上已经有两个小时整了,趁机写好了这一章,上传献给大家。高铁晚点两个小时,还是没有启动的迹象。求下月票,双倍月票期间,大家有票就快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