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二章 诡异来袭
无广告    两尊神祇一个站在江上,一个站在百岁山上,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江风呼啸,山风呜咽,初春的风,冷得刺骨。

    过了半晌,豢龙君缓缓向水中沉去,道:“你先整顿一下百岁山,建一个山神庙,待会我设宴为你接风洗尘。你那山太冷清,只有清明和鬼节才有人去供奉扫墓,香火少得很,若是活不下去,我倒可以分润你一些。”

    白隙神祇心中倍感苍凉,豢龙君是吃血食的,分给他的估计是跳江自杀的人,而他是吃素的,偏偏这座山上没有什么果木,倒是埋了不少尸体。

    “还是先建庙吧,建好了庙,说不得有信男信女前来烧香时会带来一些蔬果,只要没坏都能吃……”

    紫荆城,秦牧看着面前高达五丈有余的五雷壶,有些头疼。这么大的葫芦,藏着灭世般的能量,五大云雷,万一不小心释放,那就是灭世大灾!

    “教主,这五雷壶怎么办?要不要藏起来?”

    天魔教的众人围绕这葫芦来回打量,心中都有些发憷。秦牧摇头道:“这葫芦放在哪里都不安全,稍有不慎便会触动威能,天雷滚滚,不知要劈死多少人。”

    他围着葫芦打转,感觉到棘手。延康国中可不止这一个五雷壶那么简单,类似的天象武器还有十几个,能够将延康国毁灭十来遭。

    秦牧突然屈指一弹,弹在五雷壶上,众人不由毛骨悚然,霎时间围绕五雷壶方圆十多丈天雷滚滚,五方神雷咔嚓咔嚓劈下!

    一阵雷霆落下过后,所有人都被劈得里嫩外焦,面如黑炭,而他们所在的这个大院也被雷霆直接摧毁,一瞬间便有千百道雷霆劈落下来,房倒屋塌,地面都被熔化!

    秦牧吐出一口黑烟,思索道:“这东西用来淬炼肉身倒是不错,借助五大云雷来淬炼,能够快速修炼肉身。咱们扛回家……扛回圣教。”

    “教主!”

    众人脸色剧变,司工长老哭丧着脸:“扛回圣教,万一爆发了,圣教便完了!”

    秦牧为难:“这件宝物若是不能为圣教所用,岂不是浪费了?”

    司工长老连忙道:“不浪费,不浪费!”

    秦牧皱了皱眉头,感慨道:“这东西有着很多用处,你们却不知道真正的好处在哪里。也罢,我收着便是。你们将它搬运到我的真龙巢穴里,我有大用。”

    众人面面相觑,五雷壶这种凶险万分的东西,哪里是有大用?分明是在身边放着一个随时可能夺自己性命的大杀器!

    而放在龙巢中,那么大的空间雷霆无法向外排放,倘若五雷壶威力爆发,只怕就算是神祇也会被五大云雷劈死!

    “这五雷壶除了炼体之外,也是个灭门的好东西。遇到打不过的,直接拍一下,同归于尽!”秦牧心道。

    众人联手施展五鬼搬运术,将五雷壶送入真龙巢穴中,浑然不知他们的教主竟然会有如此危险的想法。

    秦牧谢过众人,唤来蛟王神和龙麒麟,正欲赶往神断山脉查看,司芸香连忙道:“教主,皇帝正在赶来的路上,再过七日就到紫荆城,你不等等他?”

    秦牧瞪大眼睛失声道:“你没有告诉他不用来了?”

    司芸香摇头:“你只说不用等他了,并没有说让他不用来。皇帝这次是开着射日神炮一路飞过来的,沿途消耗的药石不计其数,风急火燎的……”

    秦牧头皮发麻,仿佛已经看到了延丰帝磨好了刀准备杀头的情形。

    “你赶快通知他,让他不必来了!”

    秦牧转身跳到蛟王神背上,司芸香连忙道:“皇帝倒不会杀你的头,但肯定敢杀我的头!”

    “你不会坏事好着说吗?”

    秦牧骑龙远去,声音遥遥传来:“换一种说法,他还要奖赏你!”

    “坏事好着说?”

    司芸香怔了怔,恍然大悟,连忙请司工长老带着自己去迎延丰帝。延丰帝站在炮台上,文武百官相随,四周禁卫军守卫,威风凛凛,巨炮上五十六口丹炉日夜燃烧,烧了不知多少药石,还在不停地往紫荆城赶。

    司芸香赶到时,延丰帝正在下令,命人去前方的城池调运来药石,炮台上带来的药石早已不够用了,只能靠沿途各城补充。

    “恭喜陛下!”

    司芸香上奏,道:“上苍逆神白隙感念吾皇天威浩荡,不敢造反作乱,于是臣服,而今归降延康,做了鹿县百岁山的山神,守护吾皇江山,助吾皇江山万古不易,社稷永存!”

    延丰帝龙颜大悦,环顾左右文武群臣,哈哈大笑道:“这个逆神白隙,竟然知道进退,得知朕御驾亲征,他必然不敌,索性投降了,真叫朕这一拳打在空处。”

    雁大人连忙道:“陛下天威,他岂敢冒犯?只有投降这一条路走,否则要死无葬身之地呢!”

    群臣纷纷恭贺,延丰帝荣光满面,笑道:“你们随朕亲征,也有功劳,各个有赏。”

    群臣皆大欢喜。

    热闹一番过后,射日神炮的炮台停顿下来,准备回京。延丰帝单独唤来司芸香,面色顿时沉下,冷笑道:“司家的小圣女,你家教主教你这么说的?他为何不敢来见朕?”

    司芸香小心翼翼道:“教主以人皇印呼唤五湖四海豪杰,抵挡上苍入侵,阻敌于神断山外,不让敌寇入侵,守护延康安危……”

    “好了好了,不用打官腔!”

    延丰帝叹道:“我知道他劳苦功高,这次也多亏了他,否则这延康被灭国倒也罢了,百姓却要死伤无数。我没有半点怪罪他的意思,而且他让你来也给朕留了很大的脸面。他是怎么降服上苍白隙的?”

    “威逼利诱,示敌以弱,手段百出。”

    司芸香将秦牧降服白隙神祇一事说了一番,延丰帝怔了半晌,道:“秦爱卿小小年纪,便为延康降服了两尊神祇,让他们镇守山河,这种手段,朕弗如也。朕也担心神断山脉的战事,朕命人前去查看,已经有消息前来。”

    司芸香心中一紧,延丰帝道:“镇边将军说,神断山脉连绵两万里,地动不断,群山皆沉。地动中翻起迷雾,另有黑暗侵袭神断山,雾气中见得鬼神,不曾寻到国师他们的踪迹。朕想亲自去看看,可是这朝政不能乱,江山也不能乱……镇边将军说,那里有变成大墟的征兆。大墟,正在入侵延康……”

    司芸香生出隐忧,看向西方:“教主正在赶往那里!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大墟入侵?”

    秦牧乘龙而来,到了傍晚时分终于来到神断山脉附近,抬头看去,心中一突,只见灰雾重重将原本的神断山脉笼罩,而西方夕阳西下,即将隐没。

    “有些不太对劲……”

    神断山脉纵横很长,山体很宽,这条山脉隔断大墟与延康,厚度百余里,现在这片山脉已然完全沉没,取而代之的则是厚重的灰雾,并且时不时有沉闷惊人的震动传来。

    “延康国师将震鼎启动了,把这片山脉震断,沉入地底!”

    秦牧感应从灰雾中传来的震动,心头生出不祥之感,延康国师动用震鼎,表明这位国师也觉得自身难保,不惜与对手同归于尽也要挡住他们,不让他们跨过神断山!

    太阳落山,黑暗从西方袭来,如同遮天蔽日的黑色大洪水,沿途吞噬一切,所过之处一切统统消失无踪。

    黑暗如有实质,竟然来到神断山脉,将神断山脉淹没,黑暗涌到秦牧面前,猛然顿住!

    秦牧抬头,大墟的黑暗如同陡直的峭壁,上不见顶,与延康的黑夜分割!

    “大墟,吞并了神断山脉,向延康国入侵,一下子吞掉了百里左右。”

    秦牧弯下身子,取来一面旗子插在大墟的黑暗与延康的黑夜交融之处,低声道:“等过几天便可以知道黑暗是否在生长了。倘若大墟的黑暗生长,只怕对延康国来说也是灭顶之灾。蛟王神,我们进去!”

    蛟王神应声称是,变化成少年模样,周身绽放神光,带着秦牧与龙麒麟走入神断山脉的废墟之中。

    “群蛟上身!”

    秦牧低喝一声,催动御龙诀,一条条蛟龙飞来,缠身的缠身,缠臂的缠臂,缠腿的缠腿,还有的落在他的脚下,又有两条挂在他的耳朵上,如同耳坠。

    顿时,群蛟的法力与他相容,让秦牧的实力疯狂飙升。

    “九重天,开!”

    秦牧双眼中阵纹疯狂旋转,打开九重天眼,目射神光,向黑暗中洞照而去,目光所及之处,如同光洞刺破黑暗和灰雾。

    蛟王神也没有这种本事,羡慕非常。

    秦牧让他紧随左右,慢慢深入神断山废墟,突然,秦牧停下脚步,蛟王神也连忙停下,却见他们面前的空中,一张破破烂烂的大画静静的飘过。

    这是聋子的画,画中的东西已经破碎,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画里跳出来一般,将画撕破。不过画中依旧残存着可怕的威能,倘若不小心触动,还是会带来危险。

    秦牧避开这幅画,正向前走去,突然又停了下来,只见空中大大小小几百幅残画静静地漂浮在灰雾中,无声无息飘动。除了画之外,还有一块块巨大的山石,也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秦牧皱眉,这里应该是聋子的战场,聋子擅长作画,画中世界有着大千异象,瑰丽雄奇,连星犴那等高手一不留神被封印也难以摆脱。

    这个地方聋子的残画如此之多,可想而知当时的战况是何等激烈!

    “主公小心!”

    蛟王神急忙横身挡在秦牧身前,道:“不要触碰到这些石头,石头中蕴藏有神威,神魔神通残留其中!”

    秦牧急忙停步,却在此时,他看到黑暗和灰雾之中一个巨大的身躯在缓缓走动,向这边走来。

    这个身躯顶天立地,来到他们的前方,只能看到粗大无比的腿遮住了他们的视线,看不到上半身。秦牧抬头,眼中神光向上照去,渐渐看到黑暗的空中有一个宽大的胸膛,再向上看去,看到一尊神魔威武的面孔。

    “一尊石像!”

    秦牧头皮发麻,一尊在黑暗和灰雾中走动的石像!

    蛟王神也是毛骨悚然,他们面前站着一尊无比魁梧的石像,石像之庞大令人难以想象!

    不仅如此,这尊石像还在黑暗中行走!

    “玛哈……”秦牧身上,那些蛟龙胆怯,纷纷缩了缩脑袋。

    “别叫啊。”

    龙麒麟面色如土,小声道:“吵醒了他,他会骑着你去杀人,我就被骑了一晚上……”

    突然,那尊石像似乎听到了什么,俯下身子,一张巨大的面孔挤破黑暗,出现在秦牧等人面前。

    狐灵儿双眼翻白,噗通倒地,昏死过去,四条腿蹬得笔直,尾巴也竖得笔直。

    其他蛟龙和龙麒麟见状,连忙有样学样,纷纷倒地装死。

    “公子……”狐灵儿眯着眼睛,捅了捅秦牧。

    秦牧犹豫一下,仰面便倒,舌头外吐,身体僵硬,面色铁青,死相极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