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五章 恰似燕归来
无广告    秦牧压下心头的不安,从司婆婆身上挪开目光,然后看到了屠夫横刀,站在一颗天星之上。

    屠夫身材魁梧,两刀相并,也是一动不动。

    他又看到了清幽山人,这位山人手持拂尘搭在肘弯,跏趺而坐,他坐的位置也是一颗星辰。

    接着,秦牧看到哑巴,哑巴站立在大罗天星中一颗火焰星辰上。

    秦牧心脏剧烈抽搐,几乎要吐血,他艰难的挪动目光,看到了延康国师。

    延康国师坐在震鼎上,震鼎下方也是大罗天星的一颗星辰。

    秦牧从他身上挪开,看到了灰仙、狐仙,又看到了大罗天星中的其他人,瘸子带着药师坐在其中一颗星辰上,药师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瞎子拄着竹杖低着头,脚下也是一颗星辰。

    还有佛陀一般的马爷,手中拎着画笔的聋子,手持翼刀的翼王,头顶生角的鲲王,他们也在司婆婆掌心中迸发的大罗天星之中,各自站在一颗星辰上。

    “晶妹妹呢?她怎么不在这里?”

    秦牧急忙四下看去,想要寻到炎晶晶的踪迹。

    “即便是太阳船,也没能挡住上苍的神祇吗?”

    突然,一道明亮的光芒扫来,秦牧看到了一轮太阳,那轮太阳黑了半边,太阳旋转的时候,光芒向这边照来,但很快又转到其他方向。

    黑暗中的太阳船极为庞大,被一座山头挡住了船体,不过还能隐约看到太阳船从山的那一边散发出的光芒。

    然而,太阳船中也没有任何动静,感应不到任何气息。

    秦牧心中猛地沉下,狐灵儿道:“公子,没有看到黄仙和土行峰……”

    秦牧定了定神,继续绽放目力,双眸中射出两道神光,四下照去,他看到了司婆婆身后有一尊上苍神祇立在空中,手并剑指,指向司婆婆的后脑。

    然而这尊神祇却被定在空中,一动不动。

    接着他又看到另一尊神祇,那是上苍的花君,一个女子,脚下繁花盛开,铺满了天空,仿佛这些花是从天上长出来的,她站在其中一朵花中,头下脚上,似乎是在天上行走,攻向大罗天星力场。

    然而,她也像是静止在空中一般,一动不动。

    秦牧又看到第三尊神祇,在太阳船的上空,一尊神祇振翅探爪,似乎正在攻击船上的什么人,然而他也被定在空中。

    秦牧向更远的地方看去,看到了其他上苍诸神,这些神祇的姿态各异,应该是在战斗之中突然静止,没有任何一尊神祇还能够动弹。

    “他们是死了吗?”

    秦牧想要稳住心神,却始终难以稳住,这幅场面太诡异,所有人都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然而倘若这里的时间静止,那么为何秦牧他们不受影响?

    “主公,他们应该都还活着。”

    蛟王神突然道:“我还能感应到他们的气息,呼吸依旧很悠长,只有几人没了气息。只是古怪的是,他们的元神都不在体内,好像战斗时他们的元神突然被拉出体外……”

    秦牧微微一怔:“元神被拉出体外?”

    蛟王神点头,道:“这些身体中,都没有元神。我看司婆婆和延康国师他们的阵势,应该是一种元神阵势,神通突然间爆发,将四周所有人的元神强行拖出身体。根据我的猜测,他们可能是伤亡太大,所以打算用元神战斗。”

    秦牧松了口气,心中稍稍有些放心:“他们不是死了,而是借助元神战斗……蛟王神,你见多识广,可知他们的元神去了何处?”

    蛟王神道:“元神速度极快,须臾数万里,来往大千虚空,他们的元神应该不在此地,至于在何处,那么便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秦牧怔然,突然涩声道:“哪几个人没有了气息?”

    蛟王神指向大罗天星中的药师,又指向瘸子,然后指向聋子,鲲王,灰仙。

    秦牧一颗心越来越沉,蛟王神低声道:“还有几尊上苍的神也没了气息,应该是元神战败了……”

    秦牧脸色阴沉,起身来到太阳船上,只见太阳船上所有人都僵在原地,一动不动。显然司婆婆他们施展出元神阵法时,将四周所有人,无论人还是神的元神,统统一波带走!

    “公子……”

    狐灵儿看了看秦牧的面孔,心中有些不安,道:“公子,他们……”

    “他们不会死。”

    秦牧闭上眼睛,突然眼睛再度张开,沉声道:“蛟王神,你也上身,借法力与我。我要以神魔的法力,施展牵魂引!只要他们的魂魄不灭,我便可以将他们的魂魄召来!”

    蛟王神迟疑一下,道:“公子,你的肉身未必能够承受得住我的法力。我与这些蛟龙不同,我是神祇,他们不是。你借他们的法力,以你的神桥神藏还可以承受得住。然而借我的法力,神桥神藏因为神桥断去,不可能进入下一个境界,只会将神桥神藏撑爆……”

    秦牧断然道:“让你上身,你便上身!”

    蛟王神无奈,只得放下老道主、老如来等人的肉身,道:“主公,我化作大龙趴伏在你的脊梁骨上,支撑你的肉身,让你不至于肉身被撑爆。但神藏我却无法保护,倘若主公承受不住,只要说一声我便收回法力。”

    “上身!”

    蛟王神形态急剧缩小,化作一条丈余长短的宝蓝色细蛟,唰的一声贴在秦牧的身后,这尊龙神渐渐隐没,在秦牧的后背上化作一道宝蓝色的蛟龙印记,像是纹身一般。

    秦牧催动御龙诀,群蛟的法力顿时被他借来,只听他体内传来嘭嘭的爆响,七星神藏、天人神藏、生死神藏和神桥神藏纷纷开启!

    群蛟的法力已经极为雄浑,将他的神桥充满,接着他调动蛟王神的法力,顿时雄浑法力冲破神桥神藏,直达天庭!

    秦牧的元神被这股法力冲击,从神桥上跨到对岸,被狂暴的法力托着,向天宫而去。

    不过,蛟王神的法力还不足以支撑他来到天庭的天宫,让他停在天庭的南天门处,只能算是刚刚入门。

    “主公的神桥,不是断的!”

    蛟王神心中震惊莫名,却在此时,秦牧鼓荡雄浑无比的法力,口中传来晦涩的魔语,催动牵魂引!

    牵魂引是九幽门的法术,在延康国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神通,然而这门神通曾经却造成了很大的动乱。

    秦牧当初进入太学院学习功法神通,没有选择什么威力惊人的神通,而是牵魂引和调鬼遣神符字令,认为这两种法术大有奇异之处,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调鬼遣神符字令是都天魔王留在延康国的法术,图谋借此法术神通来占领延康,移民这个世界。

    而牵魂引的来历只怕也不是九幽门所能开创的法术,这门法术神通与幽都似乎有着联系,秦牧一度怀疑这门法术极有可能来自幽都,属于幽都魂魄类的法术。

    只是他对幽都语言所知不多,对神秘莫测的幽都世界所知也不多,所以未能将这门法术开发到极致。

    但即便如此,他在牵魂引上的造诣也已经远超当年的九幽门!

    “承天之门,开!”

    秦牧爆喝,身后突然一座可怕的门户轰然开启,他的法力狂暴,这座承天之门也变得异常高大,数百丈的门户,两扇门打开,顿时现出黑暗中的幽都世界,滚滚的魔气从黑暗中涌出,侵入大墟的黑暗,弥漫着令鬼神悸动的气息!

    九幽门的神通者根本不可能炼成承天之门,他们只是借用牵魂引的法术形成一座连接幽都的门户,而秦牧却可以,他炼出的承天之门才是正宗的承天之门!

    这座门户开启之后,牵魂引的法术顿时威力爆发,一道道符令散发出幽光从门户冲入幽都,接着符令光芒映照,在黑暗中搭出一条道路,像是黑暗中的浮桥,不断向深处延伸!

    过了片刻,突然山石翻飞,地底钻出一具具枯骨,手舞足蹈。

    大地中,更多的枯骨站了起来,这股诡异的力量甚至传递到大墟中,延康国中,大墟和延康的地面不断隆起,各种尸体和枯骨纷纷涌出地表,骷髅头嘴巴开合,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秦牧皱眉,他从幽都牵引来的魂魄越来越多,但都是死在附近的生灵的魂魄,并未牵引到药师、瘸子等人的魂魄!

    “他们不在幽都中?不管你们被什么东西抓了去,我都要找到你们!”

    秦牧咬牙,怒吼一声,承天之门猛然扩张,牵魂引的法术威能暴涨:“药师爷爷,给我魂归来兮——”

    “前方便是酆都。”

    死者生界,一尊鸟首人身的神祇在前方引路,向药师、瘸子、聋子等人道:“你们的故人就在奈何桥上等待你们。”

    “故人?”

    药师茫然,道:“什么故人?”

    那鸟首神祇笑道:“到了你们便知。”

    待来到奈何桥上,药师和瘸子等人不由呆滞,只见手足俱全的村长站在桥的中央,露出笑容,道:“几位,奈何桥上相见,你们还……”

    他还未说完,突然奈何桥下黑雾翻涌,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传来一声怒吼:“药师爷爷,给我魂归来兮!”

    桥上的药师瘸子等人顿时天旋地转,被那股诡异的力量从桥上拉入漩涡之中,向漩涡深处跌去!

    酆都城中一声威严怒喝传来:“何方妖孽,胆敢在我酆都兴风作浪?”

    阎王巨大的身形冉冉升起,俯身向桥下的漩涡中看去,看到漩涡的最深处秦牧的面孔。

    阎王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