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四百五十二章 西土阵师
无广告    龙麒麟紧张万分的东张西望,唯恐这些楼宇房屋和宫殿再度活过来。

    筠城中静悄悄的,整座城市看不到其他人,西土地理图上的筠城应该是一个生活着十多万人的大城,而现在这里的居民完全消失。

    能够让整个城的人离开他们的家园,这个人必然拥有难以想象的权势。

    筠城空空荡荡,只有秦牧等人,刚才还鲜活的城市现在却仿佛突然间死掉了一般。

    越是安静,越让人觉得可怕。

    突然整个城市开始剧烈震动,他们脚下的大地翻腾,一座座楼宇房屋宫殿纷纷沉降,顷刻间筠城便变成一片白地。

    龙麒麟急忙脚踩火云腾空而起,秦牧纵身跳到他的背上,而熊琪儿则仅仅的抓住龙麒麟的鬃毛,紧张的看向下面。

    下方空空荡荡的城市突然分裂,一块块四方四正的石头从地底升起。这些方正的石头层层叠加,形成一根根方形石柱,方形石柱隆起的速度极快,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秦牧等人四周便出现一个方柱丛林!

    他们站在丛林中,显得无比渺小。

    这些柱子竟然在飞速移动之中,应该暗藏阵法变化,柱子每移动一次,便突然增高或者缩短,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石头自动平移或者上移,进入其他柱子中。

    还有些柱子横起,架在其他柱子之间,如同一道道横梁,然而这些衡量的长度也在不断变化之中,忽长忽短,前方明明有路,但是下一刻一根根石柱便轰然并在一起,变成一堵厚重无比的大墙。

    筠城仿佛又活了过来一般,只是与适才整座城市疾行奔走吞噬万物的情形截然不同,现在的筠城像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立体空间。

    适才的筠城还只是一个只会吞噬一切的庞然大物,看似危险,反而大而无当,威胁力并不强。而现在筠城变得立体,以阵法的形态运行,威胁力便大大提升!

    而那些方方正正的石头的六面,每一面都烙印着不同的符文纹理,这些石头移动、重组,一块石头的符文断面必然与附近的石头符文断面完美相连。

    最为奇特的就是这一点,石头重组是表象,真正的杀机藏在不断分裂组合的符文结构上。

    不同的符文图案组合,就是不同的阵法,这座城有着不计其数的石块,石块上的符文图案各不相同,有着无穷无尽的组合方式,阵法的变化也就无穷无尽!

    秦牧立刻看出,他们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便不会触动阵法的任何威力,倘若移动,便会触发阵法的威力!

    “西土的神通,瑰丽万方!”

    秦牧由衷赞叹,西土的神通尽管不如延康国那样注重威力,但是这种奇思妙想异想天开的神通,却令他深深佩服!

    他学过万神自然功,但在这方面并未痛下苦功,而筠城展现给他的却是西土无数神通者的智慧!

    筠城的空间越来越小,不断挤压空间,这座城市移动到最后,恐怕会变成一个一层层阵法结构的巨大的立方体,方方正正,而秦牧、熊琪儿和龙麒麟如果无法冲出去,自然是被挤成一弹烂泥。

    龙麒麟也看出而今的筠城的可怕之处,立刻推算生路所在,既然是阵法,那么一定会有催动的过程,这个过程便是生机所在。

    而筠城的阵法变化,是靠石块的移动变化来变化,石块移动的过程便是生机所在。

    不过,想要破解阵法却千难万难,那些看似可以逃出这个立方体的道路,偏偏是一条条死路,倘若从那里逃走,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筠城的立方体囚笼,内藏极为复杂的术数变化!”

    龙麒麟东张西望,眼珠子走马灯一般转个不停,动用脑力计算巨大立方体内的所有立方体的动向,累得口吐白沫,飞速道:“倘若给我时间,我倒可以算出一条生路!不过我只怕算不出生路在哪里便会被挤碎了!教主,你的术数造诣比我高,你有没有办法算出那条生路?”

    秦牧目光闪动,喜道:“我突然想出一个对付星犴的办法!倘若星犴的四肢能够生出灵,他的四肢岂不是彻底失控?杀他就简单多了!”

    龙麒麟气急败坏:“教主,我们都要死了,你还有空想这些?”

    秦牧笑道:“控制这座筠城的那人术数造诣极高,不在我之下,倘若是公平对决,我还可以胜过他。但是此人暗算我,先出手,占了先机,想要破解他的阵法极为困难。等我破解他的术数难题,我们也被挤死了。”

    龙麒麟绝望。

    秦牧突然长声道:“玉师兄,好久不见,难道不想在我死之前聊一聊?”

    “不聊。我怕自己死于话多。”

    玉博川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笑得很是欢快:“对于秦教主这样的人物,当然是死得越快越好,你晚死一刻我都不放心。只有死掉的秦教主,才是令人放心的秦教主!”

    秦牧面黑如铁。

    “但秦兄可以放心,在面对秦兄的尸体时,我一定会好好的坐下来,向你倾诉我的心路历程。”

    玉博川笑得更加愉快:“小弟不才,有个不太好的习惯,那就是与对手生死争锋时喜欢竭尽所能干掉对手。等到对手死后我才会话多,与对手的尸体好好聊一聊,讲明他败给我的原因。我不会为秦教主破例。”

    秦牧感慨道:“真是个好习惯。我被困在这里,已经注定要死在你的手中,你还如此谨慎,的确是个好对手。正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我想作一幅画留给你,也算了结我们惺惺相惜的情谊。”

    四周不断错落移动的石壁越来越密集,筠城所化的立方体囚笼变化得太快,每一步都是蕴藏着深奥的数理结构。

    那一块块石头的数理结构变成了阵法结构,外围不再移动的石块已经变成了一层层杀阵,将他们牢牢困住,而内层的石块相继停止移动,也变成了杀阵。

    一层杀阵套着一层,让他们愈发没有逃出的可能,再到最后一层杀阵布成,那就彻底变成绝杀局。

    秦牧等人动也是死,不动也是死。

    秦牧选择站在原地,提笔泼墨,挥毫如飞,飞速作画。

    一根根石柱、衡量不断向他们推进,阵法不断演变,终于来到他们的身前背后。

    阵法演变到了最后,变成了六堵墙壁,向中央挤压而来,六面石壁上石块不断凸起递进,发出嘭嘭的巨响。

    终于,六堵墙壁轰然碰撞,无比沉重的力量爆发开来,外围一层层阵法启动,无数石块上的符文印记亮起,催动着六堵墙壁化作恐怖的碾压力,轰然碰撞之下,整座立体的筠城都在扑索索抖动!

    ————今天第一更。宅猪还在调整身体状态,最近太累了,第二更未必能够写好。如果十点前没有更新,大家就不要等啦。阅文超级IP盛会在湖南卫视的播出时间是28号晚上九点,宅猪记错了,更正一下。

    这一击,别说秦牧龙麒麟这样的高手,就算是神桥境界的教主级高手,也难逃一死!

    “好,真好!”

    玉博川抚掌大笑的声音传来,赞叹道:“阵师不愧是阵师。这一手阵法冠绝天下,无人能敌,天魔教主尽管诡计多端,但面对阵师的阵法,也只能死得服服帖帖,没有半句怨言。”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不咸不淡道:“玉公子过誉了。我听闻这位秦教主曾经与毒师有过交锋,沐映雪一向心高气傲,但却败在他的手中,可见其人确有不凡之处。不过他在用毒上用了太多心思,在术数与阵法上的造诣就远远不如我了,我以有心算无心,所以才能将他困住,让他不得不授首伏诛。”

    玉博川大笑:“他以为筠城只能靠蛮力胜过他,所以冲进来一逞威风,却不知道这只是阵师的诱敌深入之计,结果中了埋伏。阵师,毒师,剑师,我西土的三绝,果真是个个不凡。阵师,还请解开这阵法,我还想看一看秦教主死前留给我的画呢。”

    铮铮铮的声响不断传来,筠城巨大的阵法结构缓缓解开,一块块巨石沉入地底,一座座房屋、宫殿从地底缓缓升起,没过多久,筠城便恢复如初,只在秦牧龙麒麟等人所立之地留下了一堵石墙,石墙上挂着一幅画。

    玉博川乘着香车驶向那面石墙,面带笑容,而香车后则跟着一众西土的高手,约有百十位之多,为首的是个女子,模样清秀,手中托着一个立方金属。

    那块金属在她手中忽而哗啦啦分解,变成大大小小的金属块,忽而又哗啦啦的合并在一起。

    她便是西土的阵师禾依依,与毒师沐映雪和剑师罗尹玉齐名。

    西土三师都是女子,各有独到的绝学,割据一方。

    阵师禾依依统治着筠城,以阵法成名,技绝西土,在阵法上的造诣无人能敌。

    真天宫虽然是西土圣地,但是三师也各有所长,并非是真天宫的下属。不过碍于真天宫的势力,三师对真天宫也有些畏惧,真天宫倘若有请求的话,她们也会出手帮忙。

    禾依依身后的便是筠城的高手,筠城各大世家的首脑,实力强大,比芳秀城还要强横几分,能够割据一方,自然是非同小可。

    玉博川驱车来到那面石壁前,打量石壁上的画,只见石壁上画的是秦牧、龙麒麟和熊琪儿,惟妙惟肖。

    “栩栩如生!”

    玉博川荣光满面,向香车中的那些真天宫女弟子笑道:“果真是栩栩如生!秦教主画得好啊,这等画功拿出来卖画,也足以混个温饱了!哈哈哈哈!”

    香车中的女子纷纷笑道:“可惜死了。公子,你看,画上的秦教主还在笑呢!”

    另一位真天宫女子娇笑道:“他死在阵师的手中,见到完美的阵法,这是死而无憾的微笑吧?”

    玉博川哈哈大笑,从车中起身,背负双手打量石壁上的画,悠然道:“秦教主,我来与你聊一聊了。”

    “好啊。”

    画上的秦牧突然转过头来,笑道:“我也想与玉师兄聊一聊呢!剑履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