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五章 鬼胎暗结
无广告    班公措沉吟,秦牧的这个提议的确很有诚意,也很有心机。倘若班公措违背誓言,便相当于废掉了拜魂巫法。

    倘若再施展拜魂巫法,便会立刻暴毙。

    他的这门神通被废,他的本事也就不那么可怕了,这门神通,也就成为了绝响,不会再出现在世上。

    班公措的威胁力和存在感也就会大大降低。

    事实上,秦牧能够力敌班公措,次次都将他打得满地找牙,狼狈不堪,主要原因也在于班公措的拜魂巫法在秦牧身上失效。

    倘若换作其他人,哪怕境界比秦牧高出一两个境界,只怕也会被班公措一拜就死,没有第二种可能!

    也只有秦牧,连自己的名字都是假的,这才能抗住班公措最强的手段,逼得班公措不得不与他硬拼。

    “好!”

    班公措痛痛快快道:“我们便向隗巫神立誓!”

    他当即施展出拜魂巫法,身后浮现出一座祭坛,祭坛之上,隗巫神的虚影出现。

    两人当即向隗巫神立誓,各自揣摩彼此的誓言,看看是否有漏洞可钻,不过两人很快发现对方的誓言很是机巧,根本没有留下多少漏洞,即便有也是陷阱!

    “这个老(小)狐狸!”两人同时心中腹诽道。

    班公措吐出一口浊气,道:“我将隗巫神的肉身,藏在大墟最南边的阳山,他的元神则被我镇压在最北边的阴山,你去这两个地方,便可以寻到他。”

    他抬头看着镜外的秦牧,道:“秦教主,该你实现诺言了。”

    秦牧试探道:“你应该布下了什么封印吧?何不也说一说?”

    班公措似笑非笑道:“教主,你我的誓言中并不包括这个。何况,就算我说出来,你敢信吗?”

    秦牧打个哈哈,笑容满面道:“不敢信。不过,我说我不杀你,但并不代表延康国师不会杀你。”

    班公措哈哈大笑,突然化作一道黑影从镜子中钻了出来,落地变成肉身,笑道:“延康国师被真天老母挡住,现在两人正值紧要关头,他们的本事不相上下,胜负难分。”

    他围绕秦牧走了两圈,突然向秦牧痛下杀手,嘿嘿笑道:“秦教主,我们之间的誓言是你放我走,不能杀我,但是誓言中可没有说我不能趁机杀你!”

    秦牧脸色陡变,身形急速后退,班公措疯狂向他攻去,放声大笑,一招一式打得畅快淋漓,只觉从前的屈辱又一次不翼而飞。

    秦牧左支右绌,抵挡艰难,他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大,倘若攻守相易,班公措便会大占上风,从而不断将优势扩大!

    到头来,只怕秦牧真的有可能栽在他的手底下!

    “大尊。”

    秦牧突然拔剑,奋然反击,笑道:“我的誓言中是说不杀你,可没有说不能切掉你的胳膊或者卸掉几条腿呢!你放心,小弟的医术通神,就算帮你截肢到脖子,也可以保证让你活下来,最多帮你把脑袋接到猪身上!”

    班公措险些被他将胳膊切下来,连忙后退,怒急攻心:“你娘蛋!”

    “你娘蛋!”

    秦牧大怒:“你立誓时不也藏着小九九等着暗算我?”

    班公措东躲西藏,狼狈不堪,急忙一拍腰间饕餮袋,也有一口剑匣飞出,一口口飞剑腾空,化作道剑第六篇。

    七朵金莲显异,清朝喜优渥惟新!

    这是道门道剑七星境界的剑法,剑飞七星,七星化莲,藏五行,纳日月,威力奇大。

    秦牧爆喝,同样也是道剑第六篇,两人剑法碰撞,班公措倒飞而去,猛然往地底一钻,秦牧冲上前去,高声道:“龙胖子,我来伤他,你来杀他!”说罢,合身钻入地底。

    远处,龙麒麟一直在张望,始终没有近前,闻言连忙风急火燎的冲来。

    他刚刚来到秦牧与班公措消失之地,突然十多里外的大漠炸开,两道人影冲天而起,龙麒麟正要赶过去,突然间半空中的两人齐齐闪烁出传送符文,身形消失。

    待到他们二人身形乍现,已经出现在十多里地之外,剑光叮叮当当碰撞。

    “这两人都是逃命成精的家伙,我哪里能追的上?”

    龙麒麟叫苦,正要追上前去,秦牧与班公措的身影却又再度消失,再度出现,剑光铺天盖地,碰撞密集无比,一道道血光从空中洒落下来。

    “教主,不要向前跑了!”

    龙麒麟看向前方,脸色剧变,高声道:“前面便是国师与真天老母的战场!”

    秦牧追杀班公措,班公措也动了拼命逃走的心思,钢牙一摇冲入沙暴之中。

    秦牧也杀入沙暴中,狂风呼啸,卷着沙尘,形成恐怖的沙暴,沙暴中电闪雷鸣,无数飞沙如同无数细小灵兵,打在他的身上险些将他的皮肤打破,很是疼痛。

    “真龙霸体!”

    秦牧爆喝,这些日子他将九龙帝王功与霸体三丹功融合的成果顿时展现出来,元气如龙,盘踞周身,血脉如龙,奔流不息,筋肉如龙,动静便如雷霆爆发。

    无数飞沙打在他身上,纷纷被弹开,感觉不到多少疼痛。

    他的双眸中两道光芒射出,飞沙还未来到眼前,便被眼中神光蒸发。

    秦牧四下看去,目力难以远及,不过班公措就在不远处,秦牧立刻杀上前去。班公措脚下一面大盾,盾上都是龟纹,龟纹发出光芒,在他周身映照出瑰丽的龟背图案,将他层层护住。

    他的宝物之多,出乎想象。

    上次延康国师大破黄金宫,班公措肯定将自己这万年来收集或者炼制的灵兵带走了不少,这龟纹大盾,显然也是一件威力极强的异宝。

    两人在沙暴中遭遇,在如此凶恶的沙暴中两人都难以稳住身形,被恐怖的风暴卷动着身子,连灵兵也无法飞出太远,否则便会被风暴卷走。

    沙暴中一道道雷霆劈来劈去,不断落在两人周围,落在他们身上,突然一股恐怖的波动袭来,两人被那股波动震得身躯乱颤,高高弹起,那是空间的波动,忽高忽低,他们的身体也被拉得忽长忽短,长时长达一丈六七,短时只有五尺来高,难受非常。

    呼——

    一轮黑色的巨大太阳从他们身边滚动着向前冲去,那黑日中带着滚滚的热量,将四周的飞沙和风暴点燃,熊熊燃烧变成一道道火龙卷,迅猛至极。

    秦牧和班公措立不住身形,被卷入火龙卷中,粗大无比的龙卷风急速旋转,将两人身形带动,旋转着冲上高空。

    叮叮叮,两人在火龙卷中剑击百十记,随即一道平平斩来的剑光突然间切断了火龙卷,秦牧与班公措的身形飞速旋转,还未来得及稳住身形,接着一条粗达百丈的沙蛇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张开大口向两人扑来。

    秦牧发足狂奔,另一边的班公措在空中连翻带滚,险之又险的避开这条粗大无比的沙蛇,只听沙蛇钻入大地时迸发出的轰鸣声传来,将两人震得吐血。

    真天老母与延康国师的战斗实在太凶猛,这两尊神祇神通余波掀起的风暴他们也承受不住,随时可能葬身在沙暴之中。

    班公措避开沙蛇,向沙暴外冲去,却在此时,震耳欲聋的脚步声传来,秦牧与班公措呆滞,一座沙漠中移动的大陆出现在他们的身边,所过之处,空间扭曲,被震荡出层层波纹。

    空间本不可见,然而此刻空间被太阳船碾压,竟然可以看到空间的波动!

    “跑啊——”班公措发出尖叫,但是声音也被淹没在沙暴之中。

    秦牧向外奔跑,但是在沙暴之中即便是他施展瘸子的偷天神腿也跑不快,这里的风实在太强。

    一股强横无比的神威冲来,将两人冲得口中吐血,哪怕是秦牧的真龙霸体,哪怕是班公措的龟盾,也抵挡不住。

    要知道他们二人的修为实力绝对已经屹立在七星境界的最顶峰上,距离天人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从沙暴中传来的神威实在太强了。

    嘭,嘭。

    秦牧贴在太阳船的一条腿上,动弹不得,他的脸被扑来的风吹出许多层褶子,空间的波动突然将他的身体拉成两丈多长,秦牧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又细又尖,眼睛视物也变得诡异起来。

    旁边就是班公措,也被拉成一根面条,死死的贴在太阳船的腿上。

    终于,这一波波动过后,风势烧减,两人身体飞速弹回,秦牧双手持剑飞速旋转,叮叮叮沿着太阳船的腿向班公措斩去。

    班公措脚踏龟壳,持剑抵挡,突然闷哼一声,半条腿被秦牧斩落下来。

    轰——

    太阳船的波动再度传来,这股波动却是向外迸发,将两人弹飞,两人被压得像是变成了一个圆球。

    就在此时,秦牧看到一道剑光切开了沙暴,延康国师在恐怖的波动中走到太阳船上,剑光将四柱中央的真天老母的头颅切开,真天老母却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巨大的黑色太阳正从延康国师身后碾压而来。

    那轮黑色太阳碾碎了太阳船上几乎所有的东西,从太阳船后滚落飞了出去,将巨大的太阳船带得向后翻飞,掀起,滚动,久久方才平息。

    秦牧被恐怖的风暴掀飞,风暴在疯狂的涌动,席卷吞噬更多的火焰沙漠,即便连龙麒麟也被卷起,无力的挣扎了几下,随即便听天由命,一动不动任由风暴将自己吹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