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四百八十二章 金顶斗法
无广告    四周群山之上,一座座寺庙中升起滚滚妖云,一位位妖族高僧纷纷腾云驾雾,向金顶飞来,杀气腾腾。

    星犴的气势太强,让小雷音寺几乎所有僧人都知道来了强敌,因此赶过来。

    星犴站在小雷音寺的金顶,如入无人之境,对小雷音寺赶过来的诸多妖族高僧视而不见,微笑道:“诸位何必送死?这山上要死的,唯有秦大神医一人而已。秦神医,还是先解决你我之间的恩怨罢。”

    班公措心中大喜,双手撑地向前走出两步,抬头恶狠狠道:“秦大神医,星犴师兄叫你呢,还不上来送死?”

    京燕看向虚生花,低声道:“公子……”

    虚生花大皱眉头,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没了主意。小如来不忍心让小雷音寺的高手送命,肯定不会相帮。而他的修为与星犴相比逊色太多,根本排不上用场。

    秦牧抬手,止住打算冲上前去的魔猿,上前一步,试探道:“星犴师兄,倘若我助你摆脱你肉身上的隐疾,能否免死?”

    班公措仿佛听到最为可笑的事情,失声大笑:“小秦子,你这是白日说梦……”

    “好。”

    星犴欣喜万分,道:“倘若你能解除我的隐患,我放过你也是无妨。”

    班公措瞠目结舌,扭过头来,结结巴巴道:“星犴师兄是在开玩笑,对不对?”

    虚生花也是瞠目结舌,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星犴悠然道:“我并非一定要非杀他不可。对我来说,猎物反抗是理所当然,上次他伙同一众高手反抗,将我打伤,逼得我不得不退走,其实我心中也是极为欣赏。不过,秦神医想不死,还须得将我的那些身体部件还给我。”

    秦牧也痛痛快快道:“好!只是有些身体部件我已经还给了主人。”说罢,取出真龙巢穴,将里面的一众胳膊腿取了出来。

    “那也没什么。你还给他们,我再去取来便是。”

    星犴上前,一一检查一番,待检查到秦牧放毒的那条腿,他不禁犹疑,抬头看了看秦牧,目光闪动:“这条腿与从前相比,似乎有所不同。秦神医,我也精通医术,这条腿肯定动过手脚。”

    秦牧上前检查一番,挠头道:“这条腿我给别人接过。你看,这里是动过刀子的。”

    星犴眯着眼睛,打量他的表情,实在看不出来破绽,但是他对秦牧的医术着实犯憷。

    “大尊,我还欠你一条腿,你先接上这一条。”

    他将这条毒腿扔给班公措,班公措脸色蜡黄,叫道:“姓秦的,你在腿里下毒了对不对?你给老子一句实话!星犴老兄,这条腿我不要行不行?我接上我肯定死!别说姓秦的动过刀子,就算摸一摸老子都不要!”

    星犴将这条腿收了回来,淡然道:“我给了你,是你不要。那么我只欠你一条腿。”

    班公措闷哼一声,心中纠结万分,连忙道:“还是给我,我先看看是否有毒……”

    星犴将那条腿抛给他,打开箱子,将诸多身体部件收入箱子里,目光落在秦牧身上,又在虚生花身上绕了一圈,然后又落在魔猿身上,赞叹连连,道:“诸位都是人才,等到你们有了成就再来收割,岂不是一大趣事?大尊,你也要努力修行才是,不要被小辈骑在你的头上。”

    班公措胸中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闷哼一声,不再说话。

    星犴看向金钵,金钵已经被小如来等僧人从秦牧的画中取出,就悬在空中,隗巫神抱着膀子,半个身子站在金钵上空一朵小小的魔云之中,另外半边身子则变成一道弯曲的云气被金钵镇压在钵中。

    隗巫神看着星犴,冷笑不已。

    “隗巫神,大尊曾经借用你的元神拜过我。”

    星犴笑道:“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拜我一次,看看你是否能够拜死我。”

    隗巫神悠然道:“你真名已经暴露,拜死你轻而易举。不过我不急,我还要看你如何上蹦下跳,丑态百出。这山上所有人,都难逃一死,都要死。我何必急于一时?”

    星犴微微一笑,看向小如来,道:“大菜最后吃才美味。隗巫神是大菜,圆定如来是开胃菜。如来,你要反抗我吗?”

    小如来双手合十,道:“星犴师兄在隗巫神面前说了我的名号,我已注定要归天,即便不死在星犴师兄的手中,也要死在隗巫神的一拜之下。出家人四大皆空,这身修为被你取走也是无妨。只是我死小雷音寺恐怕也要灰飞烟灭,我不忍我妖族的道统消失,所以还请星犴师兄赐教一二。”

    他的气息突然变得无比雄浑,周身宝光灿灿,身躯一摇,身后佛光成环,环中现出二十诸天。

    此刻小如来的气息如同一座遍布佛宝的山岳,沉重无比,身后一尊元神纵身跃出,头大身小,头上长满疙瘩,怒目圆睁,目光明亮无比,额头上还生着一根向上翘起的羊角!

    他的元神长着羊足,脑袋又像是麒麟,宝相庄严,有一种非凡气度。

    被他的目光一照,在场所有人都心中有愧,不敢直视。

    他的长角则辨是非曲直,锋利无比,班公措见到这根羊角,脸色剧变,心中大是惶恐,连忙躲避。

    他缺德事做的太多,只觉自己随时可能会被这根角触死。

    “原来大和尚是獬豸得道。”

    星犴见猎心喜,赞道:“难怪你的修为这么强,在上古你也算是神物!我的藏品虽多,但不曾有你这等妖族神圣。”

    小如来大喝,元气爆发,天空中无数雷霆凝聚,滚滚妖云中雷霆向上迸发,形成一道光芒万丈神桥,将群山照亮。

    他的獬豸元神一跃而起,脚踏神桥来到尽头,站在妖云之中,雷霆浇遍全身,但见他的元神半佛半獬豸,如同一尊獬豸神人站在那里,元神愈发广大,大手向下一按,手掌遮住半座小须弥山。

    星犴身躯不动,一道神桥横空,他的元神纵身踏在神桥之上,直奔半空中的大佛元神而去。

    秦牧眼角跳了跳,星犴的元神又变了,与天圣学宫一战时截然不同。

    这次,他的元神是个龟背道人,身缠腾蛇。

    轰隆——

    半空中万千道雷光爆发,两人的元神在半空中轰然碰撞,雪亮的雷光四下张扬,每一次碰撞便形成一片片雷网,下方的群山被映照得黑白分明。

    黑的是山峦的阴影,树木的阴影,大殿的阴影,白的是雷霆的光芒。

    小如来脚步移动,星犴的脚步也在移动,他们二人脚步移动之时,空中的那两道神桥也在横移,神桥移动,站在神桥上的元神也在变幻位置。

    过了片刻,突然一声巨响传来,獬豸神人从神桥上跌落下来,栽到金顶上,恐怖的气浪四面爆发,将众人吹得身形不稳。

    小如来嘴角溢血,衣袍一兜,将飓风兜入袖中,免得伤了山中的妖和尚。

    “我输了,星犴师兄取走我的修为便是。”

    小如来收了元神和神桥,面色苍白,四周的群山寺庙中一位位妖族僧人急忙腾空而起,向金顶飞来,杀气腾腾。

    小如来跏趺而坐,肉身广大,制止众人,道:“诸位师弟,我被收走神藏之后,难逃一死,我死后你们便去大雷音寺,大雷音寺的马如来是我的师侄。他的胸怀广阔,能容纳你等。”

    一个个妖僧心中大恸,伏地痛哭。

    星犴收了元神和神桥,悠然道:“诸君何故作此悲态?我不喜欢杀生,只是取圆定如来的修为而已,又不要他性命,无需悲伤。而且,隗巫神的元神,我也是要收走的,放心,你们的如来死不了。圆定如来,请开放你的神藏。”

    小如来坦然,身躯大震,只听一声声巨响传来,他体内一层层神藏洞开,无比浓郁的宝光从体内迸发出来,照耀全山,沉声道:“星犴师兄只管取走。”

    星犴上前,突然天色陡然昏暗下来,只见黑暗从西方涌来,浸没崇山峻岭,将大墟淹没。

    星犴看着从小须弥山上空掩过的黑暗,赞道:“大墟真是神秘莫测。”

    他走上前来,双手轻轻向两旁拉开,一道道剑光从指掌间飞出,便要将小如来的神藏切割下来,突然隗巫神哈哈大笑:“圆定,受我一拜!”

    金钵上空的那个小小的魔云铮铮变化,变成一座祭坛,隗巫神的元神纳头便拜。

    小如来脸色大变,星犴冷笑道:“想在我面前杀他?做梦!”

    他手中剑光猛然切下,小如来周身顿时一道道玄光缠绕,玄光形成层层封印,无数符文变化,将小如来的身躯困住。

    隗巫神拜倒在祭坛上,小如来闷哼一声,即便隔着星犴的封印,元神也被他拜出了身体,元神四分五裂,险些魂飞魄散。

    星犴脸色也是为之一变,一掌拍出,打向祭坛。

    隗巫神放声大笑,起身向他拜倒,星犴元神震动,魂魄顿时瓦解,直挺挺倒地,没了气息。

    金钵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四分五裂,隗巫神的元神跳了出来,舒展身躯,哈哈笑道:“区区凡人,土鸡瓦狗,不堪一击。你以为我要杀圆定削你的脸面,却不知道我要杀的是你!好徒儿,过来!”

    班公措抱着那条腿,瑟瑟发抖。

    就在此时,星犴的箱子动了动,箱子打开,星犴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微笑道:“好巫法!”

    ————祝宅猪书友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