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五百一十七章 财迷心窍
无广告    延丰帝含怒起身,目光闪动,道:“酒坛还我!”

    星犴依旧坐在那里,手倒扣抓着坛口递向他,延丰帝缓缓伸出手掌,他手掌探出似乎艰难无比,短短的距离便花费了半柱香的时间。

    篝火边,秦牧、虚生花等人一言不发,盯着两人的手掌。

    星犴的手掌极稳,扣抓着酒坛的手臂纹丝不动,而延丰帝探出来的手臂却在轻微抖动,不但手臂抖动,五指也在不断的震颤,每一次震颤带给秦牧等人的冲击都是无以伦比。

    他的手臂抖动一次,五指震颤一次,便相当于施展一次神通,隐约可见他的元气高度凝聚,在他的手臂和手掌的皮肤纹理间化作一条条细小无比的蛟龙!

    他的皮肤下,也似乎有真龙在盘绕,凝聚力量,不过这种力量并非一直处于强横状态,而是一张一弛。

    他修炼的是九龙帝王功,曾经传授给秦牧,秦牧又将真龙巢穴中参悟出的另一种九龙帝王功传授给灵毓秀,灵毓秀传授给他。

    延丰帝本来便是绝世天才,他的九龙帝王功原本算不得什么出类拔萃的功法,但是他却将这门功法不断改良,威力开发到极致,终于成就不凡,可以与三大圣地并列。

    他得到真龙巢穴中的功法之后,彻底将自己身上的隐疾炼去,神藏之强更胜从前,他的神藏之坚固,也得到了星犴的认可,认为他的神藏已经达到神境!

    这次他飞渡神桥,踏入神祇的境界,修为比从前更加雄浑。

    秦牧和灵毓秀看到他的手臂皮肤下,真龙般的力量一张一弛,张弛有道,心头都是大震,获得颇多感触感悟。

    秦牧传给灵毓秀的九龙帝王功也并非是完整的真龙功法,上面的龙族文字他无法完全破译出来,后来秦牧在白青府兄妹二人的帮助下,破译出更多的龙族文字,让功法层次再进一步,不过回到延康后,他还未曾来得及将更完整的功法传给灵毓秀。

    延丰帝凭借残篇,竟能炼到这一步,九龙帝王功被他炼得如同入道了一般,着实是不可思议!

    然而,即便是延丰帝的真龙神通即将入道,在星犴面前还是前进艰难。

    他的手掌每向前递出一寸都艰辛万分,他的各种神通变化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相比星犴那稳固如山的手掌来说就显得逊色了许多。

    终于,延丰帝的手掌抓住了坛口,星犴突然屈指一弹,食指向延丰帝手掌点去。

    延丰帝屈指弹起,两人手指相碰,酒坛中传来一丝风声,像是两人的指风激起的动静。

    坛口处,两人的手指如影,迅速交换了不知多少记攻击。

    “咔嚓。”

    延丰帝脸色微变,他的拳骨中的中指拳峰断了。

    延丰帝忍住痛,面带笑容,松开手掌,慢慢向后退去,笑道:“既然师兄爱酒,那么这坛酒朕便赠予师兄了。”

    星犴放下酒坛,若无其事道:“我酒量浅,已经喝好了。”

    酒坛被他放下,狐灵儿酒瘾上来,闻到酒香味便向那边走去,笑道:“你们不喝,我来尝尝。”

    突然,她听到坛中传来细微的风声,向坛中看去,只见坛中酒水在旋转,旋转的酒水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游来游去,正在拼斗厮杀。

    她小脑袋探到坛口,想要细细查看,突然衣领被人捉住,将她提了起来。

    秦牧将她拎回来,放在篝火旁边,摇头道:“别看,有危险。你想喝酒的话,让毓秀给你弄来几坛。”

    狐灵儿试探道:“公子,这坛子里面……”

    “骇人得很。”

    秦牧偷偷看了一下四周,低声道:“这里人多,待会我捅给你看,保证壮观。”

    狐灵儿兴奋难耐,不住的看向那个酒坛子。

    坛子里的风声越来越响,难免勾动她的好奇心,总是时不时的要抬头观望一下,急得坐不住。

    而坛子里的酒香味似乎也越来越浓了。

    延丰帝回到宴席上,天策上将立刻凑上前来,不动声色道:“陛下,要动手吗?”

    延丰帝眉头轻挑:“你感应到了?”

    天策上将点头:“一个很强大的人,陛下与他动手了?我去叫来卫国公。”

    他刚说到这里,卫国公已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压低嗓音道:“适才陛下动手时,老臣感觉到地底传来一丝不寻常的波动,是你们的神通震动了地脉。来者很强,陛下……”

    延丰帝摇了摇头:“不必理会他。来者是星犴,暂时没有危险。只是……”

    他迟疑一下:“可能要苦了秦爱卿。秦爱卿真是忠君之臣,为了拖住星犴,甘愿将星犴留在身边,没想到他一个天魔教主,竟然如此侠肝义胆……”

    他唏嘘不已。

    “教主刚才说有个大生意?”

    司芸香眨眨眼睛,询问道:“能发财吗?”

    狐灵儿正在留意那坛酒,嗅着酒香,馋虫上头,但是听到发财二字便立刻支起耳朵,头不转,脖子在转,慢慢的将自己的小脑瓜子拧了过来:“大生意?发财?公子,什么生意?”

    “我这次与星犴师兄一起去酆都,在酆都得了一件宝贝儿,叫做生死之间,能够连接酆都与阳间。”

    秦牧瞥了星犴一眼,星犴一直淡定如常,此刻脸色大变,显然想起了自己在酆都的不堪往事。秦牧微微一笑,道:“我想做的生意,便是做阳间生意。酆都中有许多神魔的元神,他们虽然是死人,但是在酆都中却是活得好好的,有些神魔生前有心愿未了,但是苦于无法离开酆都,因此愿意出大价钱,让阳间的人为他们办事。我事务繁多,时间比较少,所以想用此宝开一条道路,让延康的神通者可以从他们那里接来任务,既是历练,也是修行,更能收获一笔大财富。”

    他微微一笑,悠然道:“酆都的神魔,甚至可以传授完成他们心愿的神通者自己生前的功法神通,还可以赚取酆都金币,进入酆都。而我呢,打算收取一些进入生死之间的神通者一些过路钱,补贴家用。”

    “神魔的功法神通?”篝火边的众人脸色齐变,大是心动。

    酆都金币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神魔功法神通绝对是让他们动心的宝物!

    要知道,大育天魔经被誉为可以成神成魔的功法,而这种功法则是天魔教的镇教法典!

    道门的道剑,大雷音寺的如来大乘经,都是可以成神成佛的功法,因此才能成为一大圣地。

    就算酆都神魔的功法神通不如三大圣地,那也是非同小可!

    “自从秦教主确立神桥空间术数模型,将鹊桥诀、玄引诀、神渡诀三诀传出去,神桥不再是成为神祇的最大阻碍。”

    龙瑜道:“没有神魔层次的功法才是!实不相瞒,这些日子,去小玉京求功法的老前辈不在少数,只是我小玉京中的功法,最高也就是到神桥境界。再往上,就没有了。”

    林轩道主点头,道:“我道门也没有先天太玄功的神级功法。秦教主这番话,让我也心动了。”

    现在延康国的强者在修炼上的最大问题,就是从前路断了,现在路通了,反而没有了可以修炼的功法,后面的路不知道该怎么走。

    倘若秦牧真能用生死之间连通阴阳两界,得到后面境界的功法,这的确是功德无量,花再多钱都值!

    哪怕是星犴,此刻也有些动心,不过想到酆都压制自己,便只能放弃这个念头。

    “这些小辈,倘若真的得到了神境后面的功法,到那时是我取他们的肢体,还是他们把我打得魂飞魄散,倒还难说。”

    他目光闪动,这一刻确实动了杀意,不过他毕竟是大宗师,还是将杀意压下。

    司芸香和狐灵儿的呼吸都粗重起来,两人眼睛雪亮,心中均生出同一个念头:“发财了!富可敌国了!”

    “生死之间搭起来,只怕皇帝也会忍不住去一趟酆都!”

    狐灵儿竖起两只毛茸茸耳朵,耳朵扑棱扑棱的翻一下,兴奋道:“公子,咱们该收皇帝多少钱?”

    司芸香兴冲冲道:“小玉京的老仙人,大雷音寺的和尚,道门的老道士,都是待宰的肥羊!”

    明心和尚、林轩道主、王沐然和灵毓秀等人的脸色都有些发青,还未来得及说胡,突然司芸香和狐灵儿对视一眼,同时醒起一事,异口同声道:“公子(教主),阳间收钱,阴间呢?阴间也可以收钱呢!”

    “财迷心窍!你们俩都不厚道,好歹留些汤水。”

    秦牧摇了摇头,道:“我把阴间收钱的事情,交给人皇殿的历代人皇了,汤水是他们的,你们别想了。”

    司芸香和狐灵儿都有些失望,狐灵儿刚刚翘起的尾巴也耷拉下来,不过旋即想到即将发财,也不由得又把一根根尾巴竖得笔直。

    天色泛白,宴会散去。

    秦牧等到山上的人都去歇息了,这才拉着狐灵儿一溜小跑,离那个酒坛子远远的,然后屈指一弹,一颗小石子投入到酒坛中。

    石子落入酒坛,没有动静。

    狐灵儿也狐疑:“公子,你是否看错了?”

    秦牧摇头,转身看着跟在他身边的星犴,道:“星犴师兄,这坛子……”

    “被我压制住了。”

    星犴淡然道:“你想释放坛子中的威能的话,我可以如你所愿。你们太学院有几座这样的玉山?”

    “先别放!”

    秦牧刚刚说到这里,星犴已经释放法力,向他露出诡异的笑容:“大神医,我也很记仇。”

    秦牧毛骨悚然,拉着狐灵儿便跑:“京城待不下去了,皇帝肯定要杀我头,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