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五百四十章 你我有缘(第三更!)
无广告    哲华黎大叫,向秦牧迈出一步。

    “认输!”

    天外,缚日罗的声音如雷:“你的刀法方方正正,精于计算,但是现在你的心境已经乱了,只会败得更快,死得更快!挚友死,为他们报仇便是,不报仇反倒送上自己的性命只是莽夫所为!”

    哲华黎面孔扭曲,突然左手拔刀。

    沙盘世界外,缚日罗皱眉,却没有出手制止沙盘世界中的哲华黎。

    沙盘世界是他与樵夫圣人联手打造,他如果插手的话,对面的樵夫也会插手,那就纠缠不清了,他没有胜算。

    樵夫圣人被突然召唤而来,打乱了他的布置和计划,让他措手不及,因此只能定下这场赌局。他不能破坏自己的赌局,否则极有可能全盘输掉。

    他需要时间。

    尽管他极为欣赏哲华黎,哪怕哲华黎另有师父,他也将哲华黎视作自己的传人。不过为了魔族的大业,就算他再欣赏哲华黎,也只能忍痛舍弃。

    哲华黎眼角跳动,手中的妖刀刀柄处,那枚妖眼越发诡异莫测,妖眼盯着的方位并非是秦牧,而是哲华黎的右臂。

    哲华黎举起右臂,刀已扬起。

    秦牧说得没错,他无法完美的施展出神刀洛无双的刀法,想要完美施展出来,便需要斩断自己的右臂,否则右臂会成为累赘。

    他这次下界的目的,便是为了寻找出解决之道,让自己双手持刀,刀法入道,从洛无双的阴影中走出来。

    刚才秦牧那一剑惊艳无比,他自忖也无法躲过,想要胜过秦牧,唯有断臂,将洛无双的刀法发挥到极致。

    然而,斩断自己的手臂,也就意味着他永远也无法从洛无双的刀法中走出来,无法寻到自己的刀法入道,意味着他斩断自己道路。

    哲华黎脸色阴晴不定,刀光落下,斩在地上。

    “我输了。”

    他噗通跪地,不是跪向秦牧也不是跪向雨禾等人,而是跪向将懿的尸体。

    哲华黎叩首,起身,抱起将懿的尸体,侧头道:“我见到你的剑法了,我不会让我师父看到你的剑法,因为我要亲自斩杀你,为我挚友报仇雪恨!”

    秦牧肃然,点头道:“你倘若真有这么一天,我死而无怨。”

    哲华黎迈步离去,走向离火火墙,嗤,妖刀飞起,一刀斩开火墙,劈出一条道路,哲华黎抱着将懿走入火墙之中,身形消失。

    秦牧眼角跳了跳,哲华黎的表现让他有些不安。

    哲华黎并不比他逊色,哲华黎刚才劈开火海的刀法,已经极尽精妙之能,他的肉身、法力、元神甚至刀法中展露出的道法神通的造诣,都不比秦牧逊色,甚至他的肉身还是要比秦牧高出许多。

    现在的哲华黎,就像是被初祖人皇狠狠打击之后的秦牧,处在崩溃与蜕变的边缘。

    倘若他能走出来,寻找到自己的道路,就像是秦牧开创出劫剑第一式开劫一般,他也会开创出自己的刀法,从洛无双的刀法中跳出来,向秦牧复仇。

    “刚才他转身走出火墙时,我若是给他来一剑,便可以将他解决……倘若是瘸爷爷,一定会这么做,不会有半点犹豫!”秦牧脸色阴晴不定。

    沙盘世界外,黑虎神准确的把握到他的表情,立刻激动起来,连声道:“主公,主公!你看到了吧?这小子不是眼角跳来跳去,便是脸色大变,阴晴不定,有时候还会失声惊呼!分明就是心境修为不高,马马虎虎的样子!”

    樵夫圣人瞪他一眼,黑虎神脸色大变,急忙俯首帖耳。

    樵夫圣人探出手掌,握住神斧的斧柄,与此同时,缚日罗也自探出手,握住魔枪,两人同时拔起各自的武器。

    身处于沙盘世界中的秦牧立刻发现不对劲,沙盘世界的空间开始崩塌,崩塌之处起自斧枪交错之地,空间不断溃缩,吞噬巍巍群山!

    “快走!”

    秦牧不由分说拉着桑婳,周身浮现出一道道瑰丽符文,不断旋转,连忙道:“雨禾师姐,蜀繇师兄,到我这边来!”

    雨禾与蜀繇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他,似乎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而在后方,溃缩的空间正在飞速接近,秦牧咬牙,催动传送神通,光芒一闪,带着桑婳消失不见。

    雨禾与蜀繇这才醒悟过来,回头看去,不由脸色剧变,急忙各自腾空而起,雨禾高声道:“蜀繇师弟,我们合力破开火墙,冲出此地!”

    两人速度极快,直奔沙盘世界的火墙而去,他们脚步抬起这才知道险恶,他们全力奔行的速度极快,超越声音,甚至比秦牧全力奔跑的速度还快,然而空间塌缩的速度更快!

    火墙明明就在眼前,然而他们无论以多快的速度向火墙奔去,与火墙的距离始终没有拉近半点。

    非但没有拉近距离,甚至距离还在扩大,而他们与大溃缩的距离则越来越近!

    雨禾与蜀繇额头冒出冷汗,溃缩的空间藏着樵夫圣人与缚日罗的神斧魔枪碰撞的力量,这股力量先前化作沙盘世界,将长五十丈宽三十一丈的广场化作广阔千里巍巍群山的世界。

    而现在这个世界溃缩坍塌,必然也会将神斧与魔枪碰撞时产生的威能释放出来!

    这股威能,根本不是他们这等七星境界神通者所能抵挡,只怕他们会被直接蒸发干净,连魂魄也不复存在!

    “刚才那个打铁的秦牧在呼唤我们,难道是想带着我们一起离开?”

    他们这才暗暗后悔,刚才他们震惊于秦牧那一剑的光芒,以至于失了心智,没有听清秦牧在说什么,等到醒悟过来时,已经晚了。

    就在此时,一道光芒闪过,秦牧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他们身边,接着无数符文绕着他们哗啦啦飞舞,光芒爆发,雨禾与蜀繇天旋地转,待到脚踏实地,张开眼睛四下看去,只见他们已经来到广场之外。

    “走!”

    秦牧高喝一声,向前狂奔而去:“躲到大殿后方去!”

    雨禾、蜀繇急忙跟上他,三人飞速绕到大殿后方,桑婳已经躲在那里。四人刚刚站稳,秦牧立刻蹲下,闭上眼睛张开嘴巴,捂住耳朵,桑婳见状也连忙蹲下,闭上眼睛,张开嘴,捂住耳朵。

    雨禾与蜀繇还未醒悟过来,一股恐怖的波动从广场处爆发开来,无比明亮的光芒从大殿的两侧迸发,只一瞬间他们的双眼便被闪动的光芒照得什么也无法看见,等到他们闭上眼睛时两只眼睛已经流下两行血泪!

    接着,空间完全塌缩形成的波动传来,雨禾与蜀繇二人身躯飞速变长,几乎将两人拉扯成两根面条。

    恐怖的声响传来,他们的耳朵一下子什么也听不见,出奇的安静!

    他们两只耳朵中温热的血从耳洞中流了出来。

    大殿上,太皇天的一尊尊神祇各自绽放神威,撑起一片神光高墙,挡住空间溃缩爆发出的能量,但即便如此,他们二人也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而蹲下来的秦牧和桑婳则没有大碍,等到光芒散去,波动远去,两人这才闭上嘴巴,张开眼睛站了起来。

    雨禾与蜀繇从空中嘭嘭落地,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待到他们二人爬起来,只见两人满脸是血。

    过了片刻,两人还是听不见声音,看不到东西。

    “师姐和师兄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秦牧摇头,上前帮助二人检查一番,道:“我以前遇到过类似的事情,神魔般的强者在身边决战,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没有什么大碍,待会我炼点药,让他们的眼膜和耳膜重新生长出来便可。”

    桑婳担忧道:“他们的眼睛和耳朵怎么了?”

    “眼膜被烧烂了,耳膜也被撕裂。问题不大。”

    秦牧翻找饕餮袋,寻找药材,道:“倘若是眼睛爆开,耳骨断裂,我便无法解决了,那时候脑浆都已经完全熟了。他们的眼膜没有被完全烧掉,耳膜也是破开小洞,还可以再生。雨禾师姐和蜀繇师兄的肉身的确足够强横,比我还要强一些,换做是我,只怕眼膜会被烧得一干二净。”

    桑婳吐了吐舌头,向四下看去,但见离城这座神城的建筑一下子被毁掉了近半,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和亭台,还有不少魔族倒下来,在地上滚来滚去,痛苦万分。

    缚日罗拔起魔枪,三个面孔异口同声,传遍离城:“愿赌服输!所有魔族儿郎听令,弃城!庞钰师弟,带所有儿郎离开离城!”

    一尊尊魔神领命,各自约束魔族,准备撤离。

    “天师,今日不是与你交手的好机会,改日与你再续。”

    “好说,好说。”

    缚日罗纵身跳下大殿,率众离去。秦牧正在炼丹为雨禾与蜀繇疗伤,瞥见缚日罗从不远处走出来,急忙向他看去,不由微微一怔。

    只见缚日罗的后脑勺上都是乌黑茂密的卷发,并没有长着第四张脸。而茂密的卷发中,露出两只尖尖的耳朵,竖得笔直。

    “他长着三张脸。”

    秦牧了却一桩心事,自从见到缚日罗的第一面起,他便想知道缚日罗到底生出几张面孔,一直惦记着,而今终于得偿所愿。

    缚日罗感应到他的目光,脖子一拧,露出一张面孔,面带笑容,悠然道:“你叫秦牧?打铁的秦牧?”

    秦牧正要说话,突然人影一闪,樵夫圣人出现在他身前,挡住缚日罗的视线。

    秦牧从樵夫圣人背后探出头来,笑道:“是,我叫秦牧,见过金刚魔神。”

    “你懂得魔语?缚日罗的确是金刚的意思。”

    缚日罗点头,大有深意道:“你我很有缘分,还会再见。”

    说罢,他的脖子拧回来,迈步离去,道:“哲华黎,跟上来。”

    ————第三更来到了。哽咽,月票榜第一三天了,这是牧神记坚持最久的一次。嗯,今晚十二点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