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五百四十四章 灰飞烟灭(第一更!)
无广告    秦牧还是有些不放心,打算重新演算一遍,看看是否有算错的地方。他并非信不过黑虎神,而是打通两个世界,建立灵能对迁的世界桥,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倘若出了差错,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比如秦牧炼制丹药治疗伤势,每炼出一种新的灵丹,都有可能出现稀奇古怪的副作用。灵丹的药力出了问题还可以补救,但连接两个世界的灵能对迁桥出了问题怎么补救?

    黑虎神飞速卷起图纸,兴冲冲的往外走,笑道:“快点,快点!我迫不及待的想验证一番了!”

    秦牧只得跟着他走出城楼,向桑婳道:“婳妹,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

    “离城已经重建了,但是附近方圆千里,还有许多魔族活动,分散得很广,这些魔族用我们太皇天的黎民百姓的血肉和魂魄练功,危害很大。”

    桑婳道:“我们找了你很久,打算与你一起去历练,除掉那些游荡的魔族神通者。”

    雨禾道:“缚日罗在离城时,曾经约束魔族,不伤那些百姓,但是缚日罗一走,剩下的魔族便坐耐不住了。对于魔族来说,我们人族既是口粮也是炼宝练功的材料。因此这些日子,四周村落里的人们被糟蹋了不少。桑婳师妹原本打算先去镇神塔的,也不得不推迟了。”

    秦牧皱眉道:“缚日罗约束魔族,不得伤百姓?他为何下这个命令?”

    “收买人心。”

    蜀繇面色凝重,道:“城可破,国可亡,神也可以战死,但人心最难收服。缚日罗是有大志向的魔神,手段也很高明,不伤百姓,则百姓不反抗,哪怕是压榨多一些,让百姓为魔族的奴役,挖掘矿脉,种植采集药材,便可以让那些低等魔族也能够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战斗中。这样可以攻心的敌人,才是最强大的敌人。”

    秦牧点头,对缚日罗的印象大为改观。

    缚日罗并非是只懂得攻城掠地的莽夫,而是深懂统治之道,知道怎么才能让魔族获取更大更多的利益。

    低等魔族地位低下,秦牧在战场中已经见过了低等魔族的命运,就是战斗中的消耗品。倘若奴役低等魔族,让低等魔族去做奴隶做的事情,再让低等魔族变成消耗品,那就难以统治了。

    缚日罗奴役人族,把这些低等魔族也伺候得舒舒服服,再让低等魔族去拼死拼活,这样就可以维持自己的统治。

    而人族因为可以生存,虽然被奴役,但却不懂得反抗,不会反抗,缚日罗的后方也就安稳了,还有这些人族提供的源源不断的资源,可以将所有精力投入到前线的征伐之中。

    “缚日罗是个大才,难怪圣师对他这么提防。”

    秦牧思索片刻,道:“战场中应该收集了许多魔族的灵兵吧?这些灵兵你们怎么处置?”

    雨禾道:“魔族的灵兵因为蕴藏魔性魔气,所以往往都会销毁,不给魔族夺回灵兵的机会。”

    秦牧笑道:“我与虎哥去布置灵能对迁桥,需要用到很多的玄金玄铁,既然魔族灵兵没用,那么能否借给我们?灵兵中的魔性魔气,对我们正好有用!”

    雨禾笑道:“我师父可以弄来许多魔族灵兵,不知道教主需要多少?”

    “越多越好!”

    秦牧郑重道:“有劳雨堂主了!”

    雨禾转身离去,道:“教主客气,魔族的那些东西本来便没有用处。你们先过去,待会我与师父一起将灵兵送过来。”

    秦牧看向桑婳等人,迟疑一下,道:“婳妹,我与虎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将桥搭起来,你们还是去历练吧,十日之后再来。十日后,我们应该会布置好符文烙印。到那时,我们再去历练,说不定我还可以为你们介绍许多新朋友。”

    桑婳低声道:“我们这次来,除了找你出门历练之外,还有一件事,我们几个打算入教呢。”

    其他几位太皇天神通者连忙点头。

    秦牧瞠目结舌,看向蜀繇,蜀繇无奈道:“那日教主向我们说了天圣教的理念,我与雨禾师姐深有同感,于是入教成了堂主。之后也是我多嘴,向他们说了天圣教的宗旨,他们也觉得好,所以就一起来了。”

    桑婳兴奋道:“那么我们也有堂主这个职位吗?”

    秦牧心花怒放却不动声色,笑道:“天圣教在延康是正道翘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不过我对诸君奋力抗魔不顾生死的壮举很是感动,知道诸君都是正人君子,与我志同道合,所以诸位入教不难。但是想成为堂主,须得有一技之长。我圣教三百六十一堂,代表三百六十一个行当,并不是实力高强便可以成为堂主。”

    桑婳等人有些失望,秦牧微笑道:“不过圣教在太皇天刚刚建立分舵,太皇天也是百废待兴,急事急办,不必追究太多。所以诸君都可以成为圣教在太皇天的堂主。”

    桑婳欢呼一声:“需要歃血立誓不得叛教吗?”

    秦牧哭笑不得,摇头道:“咱们天圣教又不是臭名昭著的魔教,不搞歃血立誓那一套。而且教众不拜教主,只需要见礼即可,没有跪拜大礼。教主是圣师,并非是皇帝。我现在急于去打造灵能对迁桥,无暇细说,等到十日后你们再来,那时两界相通,我让延康的圣教兄弟与你们详细说说。”

    桑婳等人心满意足,与蜀繇一起离开。

    “在太皇天立教,比我想象中的要简单一些。”

    秦牧心中感慨,瞥了瞥身边的黑虎神,目光闪动:“虎师兄要入教吗?”

    黑虎神白他一眼,冷笑道:“主公从未认过你的天圣教。不必白费心思了,咱们尽快打造好灵能对迁桥!”

    他们一人一虎很快来到一座金字型的大祭坛前,祭坛高耸如山,四周一阶阶台阶铺向空中,到了顶端则是平坦无比的平台。祭坛四周烙印着血祭符文,太皇天的神通者将无数尸骨堆在这里,才将大墟中的石像和神祇的元神召唤过来。

    秦牧与黑虎神设计的灵能对迁桥的符文本身便是建立在祭祀符文的基础上,祭坛上的符文只有少数需要改动,一人一虎立刻动手,修改符文烙印。

    过了片刻,庞钰真神带着雨禾赶来,庞钰真神放下堆积如山的魔族灵兵,笑道:“小友,这些魔族灵兵足够用吗?若是不够,明夷城还有一批,比这里的还多出几倍。”

    秦牧大喜,笑道:“足够用了,多谢真神!”

    庞钰真神笑道:“可有需要我们师徒帮忙的地方?”雨禾也跃跃欲试。

    黑虎神正要答应,秦牧慌忙摇头:“不用了!真神事务繁忙,雨禾师姐也要去历练,不敢劳烦两位!”

    庞钰真神确实事情很多,于是带着雨禾告辞离去。黑虎神埋怨道:“搭建灵能对迁桥需要炼制的部件太多,我们两个需要忙很久才能炼好,为何不让他帮忙?”

    “师兄,你看天上的太阳!”

    黑虎神抬头看天,恍然大悟:“的确不能让太皇天的神魔帮忙,否则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一人一虎立刻动手,冶炼魔兵,炼制灵能对迁桥所需的部件,无需炼去魔性,只需要熔化重炼即可。

    他们都是锻造的大行家,又都精于术算,每个部件都炼制得精确无比,而部件上每一个符文印记也须得烙印得分毫不差,须得精确到瞬息数位,精益求精。

    造日神祇将天上的太阳炼得歪歪扭扭,就是因为他在设计神造太阳时,对每一个部件的精度要求不高。按照秦牧估计,那一个半太阳的图纸,造日神祇最多只算到忽或者微这个数位,以至于太阳歪歪扭扭,不堪入目。

    而想要太阳挂在空中看起来很圆,最低也要算到须臾或者瞬息数位。

    天空中的一个半太阳比大祭坛要大几十倍,秦牧对大祭坛的部件精度要求已经极高,每个部件都要精确到瞬息数位,因此他才会觉得天空中的太阳辣眼睛。

    樵夫圣人也是精通术算和锻造的大家,所以他也对太皇天的太阳难以容忍。

    十日后,桑婳、蜀繇等人纷纷赶来,带来了数以百计的神通者,等候秦牧和黑虎神启动灵能对迁桥。

    秦牧和黑虎神正在祭坛上忙忙碌碌,调整调试,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这十天,他们只睡了两三次,着实疲惫,但是精神却很亢奋。

    又过了不久,庞钰真神、桑葉尊神等神祇带来了数以千计的神通者赶至,众人纷纷向祭坛看去,只见此刻的祭坛上各种漆黑如墨的巨大构件与祭坛融为一体,长短不一的构件如同枪戈刀剑,笔直指向天空。

    那些构件上布满了奇异的符文,符文深奥难懂,更多的符文出现在祭坛下方,整个祭坛的下方几乎被秦牧与黑虎神掏空,两人在下方也布置了诸多巨型构件,极为复杂。

    而祭坛也被掏出一个个复杂的通道,通道中也有数之不尽的部件,符文连接祭坛上的每一个构件。

    整个祭坛便像是一个整体,同时有着无比复杂的内部结构。

    数以千计的神通者和一尊尊神祇围绕着这座巨大的祭坛走了几周,边看边赞叹,秦牧和黑虎神给他们展现了一种别开生面的大金属重器之美!

    这种美并不规则,相反,正是这种不规则,阴影错落,金属与符文的质感,才展现出别样的美感。

    秦牧与黑虎神安装好最后一个构件,校对一下另一个世界的祭坛方位,两人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兴奋之色。

    “准备好了吗?”

    黑虎神眉飞色舞:“我准备激发符文的力量了!”

    秦牧重重点头,黑虎神一道神元涌入启动符文之中,顿时只见那道启动符文亮了起来,亮光顺着符文流转,点亮其他符文,接着那亮光一分为二,如同流水一般将其他更多的符文点亮!

    只听嗡嗡的声响不断传来,亮光流入祭坛内部,从祭坛内部渗出,流遍一个个台阶,点亮祭坛上的一个个符文印记。

    最终,所有的光芒流向祭坛底部,在那里汇聚。

    嗡——

    一股剧烈的震荡传来,突然,整个祭坛一阶一阶的浮空,按阶梯分为九百多层,各自向不同方向转动,每次转动四分之一周,而每次转动之后,不同层之间的符文总能恰巧的扣在一起,可谓是精密无比!

    秦牧和黑虎神站在其中一层台阶上,兴奋莫名,而祭坛下方的太皇天神通者和屹立在空中的神祇也不禁激动起来。

    大金属重器启动的场面,实在太壮阔壮观!

    祭坛不断转动,每转动四分之一周,便有一股股灵能涌出。这些灵能是魔族灵兵中的魔气和魔性,被激发出来!

    秦牧与黑虎神经过缜密的计算,只要打通了两界的壁垒,搭建出漏斗状的灵能对迁桥,两个世界的能量便会维持对迁桥的稳定,这条通道便不会轻易塌缩,而魔族灵兵的魔气和魔性也会在这次轰击中耗尽。

    祭坛一层层旋转了不知多少次,能量积蓄到极致,突然一道黑光冲天而起,澎湃的威能激荡咆哮!

    数以千计的神通者和诸神,以及秦牧、黑虎神,纷纷抬头向上空看去,面带笑容,然后笑容僵硬在脸上。

    天空中,那道黑光猛烈无比,打在那半个太阳上,半个太阳顿时被蒸发,在黑光中灰飞烟灭!

    黑虎神两只翘起来的耳朵唰的一声贴在后脑勺上,嘴巴张的老大:“要死了……师弟,这是惹事还是惹祸?”

    豆大的汗珠从秦牧的左眼眼帘上垂下来,砸在左腮上,接着汗水像是瀑布一般从少年的额头滚落下来,在他的两个眼帘上形成了两道水帘。

    秦牧艰难转动脖子,看向黑虎神,少年模样的黑虎神脸上滚落的汗珠比他还多,把上衣完全打湿。

    “师兄,你看看下面的人是什么表情?”秦牧声音沙哑,压低嗓音道。

    “你看,我不敢,我怕他们会忍不住打死我们……你觉得他们会打死我们吗?”

    ————四千字大章!趁兄弟姐妹看得爽,宅猪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不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