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二章 防不胜防(第三更!)
无广告    秦牧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心中震撼莫名,他的玉佩,竟然是土伯炼制的!

    这块玉佩应该是秦家的玉佩,他自幼佩戴在身上,怎么会是土伯所炼?

    土伯与他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他真的作恶多端,土伯用玉佩封印他?

    不过,自己那时应该仅仅是个刚刚出世的婴儿啊,如何能作恶?

    而且,自己根本没有这个印象,再说在延康和太皇天,谁人不知秦教主光风霁月,胸怀宽广,何时做过恶?

    “应该是封印松动了。”

    熔岩土伯继续翻看书籍,道:“曾经有几个神魔试图破开封印,虽然未能成功,但封印是有些松动,差点放你出来。没有关系,待会我再加固。”

    他阅览的速度极快,飞速将书上记载的秦牧作恶经过看了一遍,来到最后一页,道:“太皇天不祥之地,秦氏之子凤青以牵魂引扰乱幽都,强夺亡灵四万八千,伤阴差……”

    秦牧老老实实道:“用牵魂引从幽都接引四万八千亡灵是我做的,但打伤阴差不是我干的,是七杀星君尉獠做的,你们要找便找他。”

    熔岩土伯侧头看向阴差老者,询问道:“打伤阴差的,是七杀星君尉獠?”

    那阴差老者是天齐仁圣王的分身,回话道:“生死簿中有七杀星君尉獠的名讳,但七杀星君尉獠已经在两万年前魂飞魄散,从生死簿上除名,不归我们幽都管辖。这次四万八千亡灵逃走,阴差被伤,起因还是秦凤青为七杀星君还魂,将他散乱的魂魄重组。因此打伤阴差这笔账,要记在秦凤青的头上,毕竟他还活着,名字还在生死簿上。”

    熔岩土伯看向秦牧,道:“帐记在你头上,你可心服?”

    秦牧道:“不服!”

    “记他头上。”

    熔岩土伯向阴差老者道:“日后清算。”

    秦牧脸色顿时黑了:“反正都要记我头上,为何还要问我?”不过熔岩土伯说日后清算这个词,则又让他生出了希望。

    日后清算,不是现在清算,说明这次熔岩土伯召见他,的确只是为了询问因果。

    熔岩土伯合上那本厚厚的书,低头看向下方微小的秦牧,道:“你为何要扰乱幽都秩序,召走亡灵?你是否记起了了什么?是否有一些幽都的画面从你脑海中闪现?”

    秦牧茫然,摇了摇头,道:“我被送出……流放出幽都时,应该只有一两个月大小吧?怎么会有幽都的画面闪现?至于不祥之地召唤亡灵,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将自己施展牵魂引的前因后果说了一番,然后便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静静等候发落。

    熔岩土伯的眼眸一直盯着他,突然开口道:“你真的没有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没有回忆起什么?”

    秦牧摇头,笑道:“我能回忆起什么?”

    “没有回忆起什么,那么你是怎么精通幽都语的?”

    熔岩土伯还在盯着他,似乎能够看穿他的一切,语调缓慢道:“精通幽都语,让你开始修炼幽都的功法神通,打开了魔道的神藏门户。你难道不好奇,为何你能够打开魔道的神藏?”

    旁边,阴差老者道:“魔族是出身自幽都的魔神的后代,所以他们可以打开魔道神藏。你为何也能打开魔道神藏,你不好奇此事?”

    “好奇!”

    秦牧露出好奇之色,问道:“我为何能够打开魔道神藏,也能打开神道神藏?”

    “因为你是无忧乡的后人,也是出生在幽都的生灵……”

    那阴差老者刚刚说出这话,熔岩土伯截口道:“他无需知道这些,我们也无需为他解释。他是被唤来问话的,不是来套我们话的。”

    那阴差老者醒悟过来,笑道:“我倒被他套了一句话。这小子,表情太可恶了,让我也不知不觉中招。”

    秦牧赧然,不好意思道:“我也是被府君勾起了好奇心,所以有此一问,并非是要套两位的话。我只是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小孩子……”

    阴差老者摇头道:“真看不出来他是在撒谎。”

    熔岩土伯点头,道:“这是后天养成的诡诈,是跟阳间的人学的,不是他的本性,不过已经被他锻炼成本性了。”

    阴差老者道:“那么他的话,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

    熔岩土伯对秦牧简直是了如指掌,道:“他述说不祥之地还魂因果时,每一句都是真话。说过这件事之后,看似也说了很多话,但其实什么都没说,反而是在问话,套我们的话。”

    阴差老者细细一想,果真是如此。

    秦牧羞涩道:“我本性不是这样的,只是被村里的长者灌输了一些不好的东西,所以才会这样。我真的没有回忆起一些幽都的画面。”

    “这句话是真的。”

    熔岩土伯道:“封印还在,应该只是一些关于语言上的记忆苏醒,但关于经历的记忆没有苏醒。”

    秦牧额头冒出汗珠,试探道:“我从前也造过一些杀孽,会不会加深罪责?”

    “这句话是假的,是在套话。”

    熔岩土伯道:“不过他想问的并非是机密,可以回答他。”

    阴差老者道:“生前作恶种种死后一视同仁,幽都不是审判之地,而是死后归所,除非是罪大恶极,或者是扰乱幽都秩序,才会被土伯吃掉。”

    秦牧松了口气,阴差老者道:“罪大恶极是冤孽缠身,即便落入幽都,也永受业火煎熬,痛苦无比,所以土伯吃掉他们,将他们的罪孽和业火收到自己身上。扰乱幽都秩序,便是你这种,让死者不死,也是要被土伯吃掉的。”

    秦牧一颗心又紧张起来,阴差老者仔细看着他的面孔,露出满意之色,道:“不过我们幽都不干涉阳间,你还未死,所以现在不能处置你,要等你死后再说。”

    “府君,你被他的表情套话了。”熔岩土伯道。

    阴差老者怔了怔,失声道:“他的本意是问我,他这次来会不会受罚?防不胜防啊——”

    熔岩土伯点头,目光依旧落在秦牧的脸上,道:“你先不要说话。我来问他。”

    秦牧乖乖站好。

    熔岩土伯看着他乖巧的样子,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不说话,而是手指轻抬,秦牧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徐徐飘起,自动落在他的掌心中。

    熔岩土伯摘下头顶一根九曲长角,插在玉佩上,向下重重一拍,整根长角没入玉佩之中,消失不见。

    一圈圈火光从玉佩中散发出来,徐徐散去。

    玉佩又自动飞起,挂在秦牧的脖子上,依旧藏在衣服下,贴肉藏好。

    熔岩土伯挥手道:“这次本来便是要看玉佩的封印,既然封印稳固了,送他回去吧,一切等到他死后再说。”

    阴差老者连忙道:“他死后岂不是还会……”

    熔岩土伯瞥他一眼,他这才想到土伯吩咐过自己不要说话,连忙停口。熔岩土伯身躯旋转,消失在脚下的岩浆之中,声音从岩浆中传来:“不要让任何人接触你的玉佩!府君,送他离开时,不要与他说话!”

    秦牧连忙道:“土伯,我想见见我娘,可不可以?”

    熔岩土伯消失。

    秦牧怔怔的站在那里,怅然若失,过了片刻,道:“我只是想见见我娘,我从未见过她的样子……府君,你知道她长的是什么样子吗?”

    阴差老者想了想,点了点头。

    秦牧目光中国馆满含期待的看着他,阴差老者着实为难,迟疑片刻,还是开了口,道:“土伯有命,我不能告诉更多信息。”

    秦牧激动道:“府君,我娘还活着吗?”

    阴差老者迟疑一下,秦牧的神态着实让他揪心,只得点了点头,低声道:“你不要再问了,我很为难。我与你说话,已经是违背了土伯之命,走吧,现在太皇天的天还没亮,我将你送回阳间去。”

    秦牧只得跟着他,登上小船,少年沉默不语。

    小船悠悠,从土伯之角的断面大陆中飞出,驶入黑暗之中。

    土伯真身无比宏伟,不知多高,不知多大,不知多广,小船在黑暗中飘了很长时间这才远离那两道九曲黄泉。

    阴差老者谨慎的看着四周,时不时提起马灯四下照了一番,丢给秦牧一张黄符,道:“那些想要找你的家伙,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你将黄符贴在脸上,任何神魔都无法看到你的面孔,他们即便看到,也是假的,便如我一般。”

    秦牧把这道黄符贴在自己脑门上,一动不动。

    “你怎么不捅出两个窟窿了?”阴差老者好奇道。

    秦牧心灰如死,恹恹道:“没兴趣。”

    阴差老者笑道:“小孩子脾气。”

    就在此时,小船突然停顿下来,不再飘行。

    阴差老者站起身来,手提马灯,淡然道:“还是没有死心吗?”

    “还请府君给条活路!”

    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像是无数个声音重叠在一起:“我们只要他的面孔,只要他在阳间的身份!我们现在不要他的命!”

    阴差老者冷冰冰道:“你们管得太宽了,速速退去,否则我真身降临,你们连鬼也做不成!”

    船上,秦牧悄悄取出从隗巫神那里得到的生死簿,向着黑暗照了照,不由身心大震,只见生死簿上浮现出一个名字。

    “呵呵呵呵,还是露出马脚了……”黑暗中那个古怪的声音飞速远去。

    阴差老者回头,目光落在秦牧手中的生死簿上,叹了口气,道:“你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他也得知了你的身份。你用的是天庭的生死簿,这种宝物数量不多,他很快便会查到你。你……好自为之吧!”

    秦牧怔然,这才知道马脚何在。

    ————又爆发了两天,宅猪休息一天,今晚十二点没有更新啦。欢迎大家参与十周年庆典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