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一章 祖龙太玄功(第一更,月中求月票!)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一章 祖龙太玄功(第一更,月中求月票!)

无广告    真龙巢穴中,秦牧终于得偿所愿,将真龙巢穴中所有的龙语参悟一遍。

    青荒老人本身便是神龙,基本上所有的龙语他都认得。他的实力极高,具体到了哪个境界便不是秦牧所能知晓的了。

    不过,能够成为开皇天庭四大天宫之一的青龙宫的主宰,他的本事应该在樵夫圣人和阎王之上。

    周天星斗,分为五大天宫,合并称之为天庭,五大天宫分为青龙天宫,统治东天六十星斗,白虎天宫,统治西天二十七星斗,朱雀天宫,统治南天三十九星斗,玄武天宫,统治北天四十星斗。

    而中央则是天皇天宫,统治天皇星斗。

    除了天皇天宫,其他四大天宫以青龙天宫为最,青荒老人的本事可想而知。

    他解读真龙之主功法,并非像小龙江淼那样一个字一个字的解读,而是直接将龙巢内所有的文字化作功法,由浅及深,直接将功法传授给两人。

    这门功法叫做祖龙太玄功,运用到所有的龙语,在龙吟之中震荡肉身、元神,其元气修炼法门,神通修炼法门,肉身淬炼法门,都藏在龙语之中。

    这门功法对于修炼者来说,提升是方方面面的,其元气之雄浑,神通之精妙,肉身之强横,都是最顶级的法门,堪称道境级别的功法!

    倘若能够完全参悟透彻,玄功入道也并非难事。

    这是秦牧有生以来所见到的第一种达到这种层次的功法,而且是完整的功法。

    道门的道剑十四篇因为天上的星辰是假的,断了后路,第十四篇死活无法参透,所以第十四剑无法直达道境。

    大雷音寺的如来大乘经只能将心境修炼到道境,而修为境界只能到达二十重天境,修炼到大梵天境,后面的功法也没了。

    小玉京的功法只能让人修炼到神祇的境界便没有了后路。

    天圣教的大育天魔经在神通上的造诣更高,但也没有成神的后续功法。

    延康国的功法因为出现过断层,所以有着天然的不足,各个圣地的功法都有着很大的不足。

    然而即便是有着完整的传承的太皇天,秦牧见到了许多神祇和魔神,但是能够让人直达道境的功法还是没有看到过,也未曾听说过。

    哪怕是太皇天的真神,其功法最多只是某一方面可以让人达到道境,想要让自己方方面面都修炼到道境,则需要自己的参悟,打磨。

    太皇天的功法,并不能直接让人修炼到道境。

    能够直达道境的功法,唯有祖龙太玄功。修炼这门功法,可以修成祖龙元神,对龙族神通的参悟可以提升到道境,对于肉身的参悟也可以达到这种层次,这简直是一种逆天的功法!

    “甚至超越了我的霸体三丹功!”秦牧不禁感慨。

    他在太皇天辞别哲华黎之后,便陷入功法入道的状态之中,将霸体三丹功中的各种功法神通重整一遍,达到最完美的状态,只可惜被一群魔族高手打断了他融合神眼的过程。

    即便如此,他也初步做到了功法入道。

    然而功法入道与道境功法不一样,他的功法入道,可以让自己的肉身、元神和神通都达到少年真神的状态。

    道境功法更高一筹,可以让神通达到道境,肉身达到道境,元神达到道境,而且有着进入神境之后的功法。

    “这门功法虽好,但是更适合龙族修炼,我倘若修炼祖龙太玄功的话,成就肯定还不如江淼。对我来说,只有最适合我的,才是最好的功法。”

    秦牧心中释然,祖龙太玄功虽好,但他还是选择霸体三丹功。

    不过祖龙太玄功对他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好处,可以借鉴其中淬炼之道,淬炼肉身元神和神通,完善自己的霸体三丹功。

    这门淬炼法门,叫做祖龙八音,是极为霸道的法门,分为粘音、杀音、夺音、摄音、牵音、旋音、锤音、炼音。

    秦牧立刻着手尝试一番,他的元气运行,以奇异的韵律震荡,粘音爆发,顿时元气变得无比涩滞,以极高的频率震荡,只一瞬间秦牧便感觉到肉身发生奇妙的变化,血液变得粘稠,运行时爆发出惊人的轰鸣声,像是高山雪崩!

    但是气血奔行,变得更加磅礴,雪山万仞,雪崩惊天动地,他的气血运行到手掌时,手掌变得蒲扇般大小,掌心元气运动,发出惊雷般的巨响。

    他以粘音淬炼血脉,运行一周,散去粘音,顿时只觉神清气爽。

    秦牧又催动杀音,杀音震荡的精神,将他的精神炼得无比纯粹。

    他催动夺音,三魂几乎被震散。

    夺音炼魂,摄音炼魄,牵音炼心,旋音炼灵,锤音炼筋骨,炼音炼道心。

    秦牧逐一试炼一遍,对祖龙八音有了了解,立刻兴致勃勃的挥洒元气,用元气构建出自己的霸体三丹功运行路径,尝试着将祖龙八音融入到霸体三丹功中。

    他的面前,各种元气运行轨迹形成类似人体的形态,但是细看下去,便可以看到更为复杂的结构。

    那是他的灵胎、五曜和六合神藏,元气在这些神藏中运行,形成无比复杂的体系,元气在每一个神藏中的运行轨迹各不相同。

    不仅如此,倘若看他的身体的每一个器官,便会发现,元气在心脏中运行有着奇异的轨迹,在肾脏中运行的轨迹又与心脏不同,在双腿中运行的轨迹又与五脏六腑不同,可谓是极尽精巧之能。

    他试图将祖龙八音融入到元气运行之中,需要改动的地方不多,只需要在元气运行到心脏时运用到牵音功法,运行到血脉时运用粘音功法,运行到灵胎时运用旋音功法,如此而已。

    他在真龙巢穴中修改功法,对四周的一切都视而不见,青荒老人和江淼立刻被他改动功法的动静吸引,目光落在他面前的功法运行图上。

    “别看了。”

    青荒老人摇了摇头,向江淼道:“你学不来的,此人多智而近妖,他的底蕴和智慧已经到了你看不懂学不会的地步。我来与你讲一讲祖龙太玄功中的奥妙,为你解惑。”

    江淼小声道:“玛哈。”

    青荒老人笑道:“你不必怕我。”

    江淼大着胆子化作人形,老老实实的侍立在一旁。

    青荒老人为他讲解祖龙太玄功,尽量讲得浅显一些,免得他听不懂。

    这一讲便是四五日时间,秦牧终于将祖龙八音融入到自己的霸体三丹功中,他催动霸体三丹功,元气运行时自然而然的发出祖龙八音,淬炼肉身元神元气道心。

    甚至他施展神通时,祖龙八音也在运行,淬炼他的神通!

    秦牧在真龙巢穴中游走,一招招神通使出,龙吟不绝,招法威力越来越强,不由欣喜万分。

    铮——

    他拔出两口杀猪刀,挥刀施展出夜战连城风雨,不过刀法刚刚施展出来,手中两口刀被震得粉碎!

    秦牧呆了呆,从饕餮袋中抽出一根竹杖,一杖刺出,竹杖化作齑粉。

    “祖龙八音的威力太强,等闲灵兵根本不堪使用。”

    他取出剑丸,剑丸中一口口飞剑流水般流动,化作长刀,秦牧抓住长刀,向两边一分,长刀一分为二,施展出横竖茫茫一线天!

    刀光交错,威力比从前更加强大,险些将龙巢中的一根根龙柱斩断,秦牧急忙收招,这才免于拆了龙巢。

    他打量两口长刀,猛地将长刀抛起,长刀在空中分解为一口口飞剑,缓缓地围绕他绕动。

    秦牧细细查看,吐出一口浊气,欣慰道:“幸好我的飞剑炼得不错,否则真的没有武器可用了。”

    他又陷入沉思,祖龙太玄功中除了祖龙八音之外,功法中的神通也可以借鉴学习。

    祖龙太玄功中有许多变化莫测的神通,倒可以化作佛门神通,有些则可以化作道门神通,甚至当成魔道神通来施展却也不错!

    他还觉得许多神通也可以演化为剑法,倘若当成刀法也会有很大的威力。

    而其中的身法神通也有很多精妙非凡之处,瞳法神通也很是惊人。

    他研究的越深,便越是觉得祖龙太玄功实在不凡,只能恨自己不是龙族,无法将这门功法中的神通发挥到极致。

    等到他再度醒来,却见青荒老人与江淼都不在真龙巢穴中,连忙飞身跃出龙巢,却见江淼正在村外修炼祖龙太玄功。

    这少年化作一条宝蓝色的螭龙,一边游走一边催动功法,一边施展出祖龙太玄功中的搏杀之技,这短短几日,江淼的修为实力便大有长进,矫腾变化,很是厉害。

    秦牧赞叹一声,只见这个小村子里许多年轻男女也在观望江淼练功,喝彩连连。

    秦牧走上前去,瞥见一个少女与自己年纪仿佛,应该还要小一两岁,笑道:“这位妹妹如何称呼?”

    那少女脸色顿时红了,道:“我叫青芽,你别叫我妹妹,我今年已经三百岁了。你多大了?”

    秦牧脸色涨红,看向旁边的少年,年纪与自己差不多,试探道:“这位兄台……”

    “我今年六百三十七岁。”那少年眨眨眼睛道。

    秦牧闷哼一声,这些少年少女,每一个的年纪都大得吓死人。

    一旁的中年男子笑道:“我两万八百岁。”

    秦牧不再询问他们的年龄,突然抖擞精神,笑道:“你们去过延康吗?我是延康天圣教的教主,而今正值用人之际……”

    青荒老人提着渔网黑着脸走了过来,道:“别打我们村的主意!功法我传了,你该走了!”

    秦牧连忙道:“前辈,而今太皇天正值战事,我师父也去帮忙了……”

    青荒老人道:“青芽,送客。”

    那个叫青芽的少女探手,无比恐怖的元气爆发,一下子将秦牧禁锢,动弹不得。

    青芽另一只手将江淼抓来,道:“两位不要动,我送你们去千里之外!”说罢,张口一吐,顿时云雾漫天,秦牧和江淼身处在云雾之中飞速远去。

    “这么恐怖的修为?”

    秦牧吓了一跳,高声道:“前辈,我还有话要说……”

    突然云气散去,他们落在一座山头上,秦牧怔了怔,遥望那个小山村,已经看不到了。

    他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那个看起来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女送到了千里之外。

    “玛哈!”江淼一脸羡慕道。

    “你也会这么强的。”

    秦牧叹了口气,突然真龙巢穴呼啸飞来,顷刻间来到他们面前,秦牧脸色大变,这真龙巢穴沉重无比,他正要躲避,却见龙巢顿住,然后轻轻的落在山头上,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更加骇然:“难道真龙巢穴也是那个青芽扔过来的?她的法力未免太强了吧?我的法力只能催动两三百斤重的飞剑延伸到两百里外,而她却能催动真龙巢飞出千里之外……”

    “玛哈!”江淼羡慕道。

    秦牧无奈,回头道:“江道友,你可以说人话了。奇怪,我又不是灾星,为何青荒老人不愿意让我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