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七章 傻狍子们
无广告    林轩道主等人大喜,猹道人将头顶的道冠摘下,轻轻旋转道冠上的阴阳太极图,从里面取出一些典籍、一杆叉和几块带有剑痕的石壁,那杆叉应该是他的神兵,道:“这些书一直放在我这里,都是些古怪的符号,我也看不懂。”

    他头顶长着坚硬的白毛,从头前到脑后,两鬓却是黑色的,与其他道人不一样,其他道人挽着发髻,而他则是平头,头顶的白发削得整整齐齐,显得很是精神。

    这个平头道人将那杆叉插回道冠里,封上太极印,又将道冠戴起。

    林轩道主翻阅这些典籍,检查石壁上的剑痕,心头怦怦乱跳,不禁落泪道:“我师父和历代道主一辈子苦研第十四剑,始终没有参悟透彻,原来玄机不在剑中,而在天象之中。师父倘若尚在人世,一定会很欣慰……”

    诸多道士想起前任道主,落泪大哭。

    林轩道主将这些典籍传阅众人,先天太玄功的后续心法,还有一些典籍是天青道人研究道剑后续剑法的心得。

    天青道人记载的很是详实,演算也很是缜密,也难怪猹道人看不懂。

    王沐然低声道:“清幽师伯,咱们小玉京有什么高深传承没有?”

    清幽山人摇头:“没有。”

    王沐然气道:“咱们小玉京不是延康第一圣地吗?道门、大雷音寺都有更高的传承,咱们小玉京没有,如何与人家相争?就连天圣教也有一个天师,咱们小玉京便没有玉帝之类的强者传下神级法门?”

    “咱们小玉京与世无争,从来没有争过第一圣地的名头。”

    清幽山人耐心道:“那是世人给咱们小玉京的虚名,不要也罢。”

    王沐然气结,无奈之下,向猹道人道:“道人,敢问秦教主何在?”

    猹道人道:“秦教主?今日有好多人寻他,都是些古怪的人,还有个骑牛的。不过他此刻不在离城,而是出门去了,说是要去魔族那边,让他的坐骑历练一番。”

    王沐然吃惊道:“他一个人去了魔族的领地?”

    “这倒不是。我太皇天已经在魔族领地那边打下了一片领地,在无妄城废墟建立了哨台,有桑葉尊神在那里驻守,太皇天和延康的许多神通者都在四处搜寻魔族游兵散勇。”

    猹道人道:“最近没有战事,暂且还算平静,双方都没有出动大军,都是些魔族和人族的神通者在战场边缘相互较量。秦教主不会有事。”

    他说的是太皇天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这里武风昌盛,无论魔族还是人族都崇尚武力,在没有大规矩战事的情况下,魔族的神通者会四处游击,人族也是如此,许多年轻的魔族和人族神通者交锋。

    神魔很少会插手,任由两边神通者碰撞,这也是锻炼晚辈的一种极端做法。王沐然等人初次来到太皇天,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王沐然又询问道:“秦教主是否通过镇神塔的考验?”

    “他哪里需要?”

    猹道人露出钦佩之色,道:“他刚来太皇天,便在离城赌战中连杀魔族最顶尖的四大高手,迫使真魔缚日罗不得不让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认输。之后的经历,才称传奇,秦教主被缚日罗掳走,十万里逃亡,几乎将魔神七星境界六合境界的弟子杀得精光!还有不少天人境界的魔神弟子,也葬送在他的手中!而今秦教主的实力,已经不需要去通过镇神塔的考验了。”

    王沐然身躯大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突然转头道:“师伯,咱们真的没有高深传承?”

    清幽山人笑道:“咱们小玉京的传承还不够好?咱们小玉京的传承虽然有缺陷,但都是最顶级的传承,只要补全了缺陷,你不会比道主逊色。而太皇天,就是补全缺陷的好地方,你可以学习其他人的优点,融合我小玉京的功法。”

    王沐然颓然,嘀咕道:“小玉京的功法这么多,想要融合哪有这么容易?”

    清幽山人鼓励道:“有志者事竟成,我很看好你!等你参悟透彻,第一个传给我,我老了,脑筋也不如你们年轻人聪明。”

    “公子,龙胖怎么没有像江淼那样化形?”

    无妄城到离城之间,有着两千多里地,狐灵儿跟在秦牧身边,看着龙麒麟正在与一位魔族的天人境界强者争斗,好奇道:“江淼可以化形,龙胖肯定也可以!”

    秦牧呼吸悠长,霸体三丹功在体内运行,元气运行时发出阵阵龙吟,道:“我也不知。难道是太胖了,无法化形?却也不像……”

    狐灵儿嘀咕道:“我觉得还是因为太懒。”

    龙麒麟的麒麟珠极强,论修为已经不逊于生死境界的大高手,然而整体战力却不高,被那个魔族强者打得遍体鳞伤。

    秦牧也不帮忙,站在旁边看着,而对面也有几位魔族高手没有插手,也在观望这场战斗。

    太皇天的规矩很是奇特,倘若只是神通者之间的遭遇,便往往单对单对决,很少一拥而上。秦牧十万里逃亡,被数以百计的魔族神通者追杀,屡次遭到围攻,魔族之所以不守规矩,其根源还在于魔族的魔神下了诛杀令。

    龙麒麟奋力厮杀,突然参悟出祖龙太玄功的一个奥妙,立刻催动麒麟珠,以麒麟火化作无数龙形火焰向对方卷去。

    他随即身躯一摇,身上的龙鳞飞起,化作明晃晃的明镜,反弹对方攻来的神通。

    那魔族强者被自己的神通和火龙逼得手忙脚乱,突然一口口龙鳞翻飞,在他四周疯狂旋转。

    那魔族强者任何攻击都无法递出,神通攻出便被龙鳞弹回,龙鳞形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麒麟珠飞入包围圈中,火光大作,里面传来一声惨叫,那魔族强者被烧成灰烬。

    龙麒麟摇身,收回龙鳞,张口吞下麒麟珠,又惊又喜,叫道:“教主,我打赢了!我终于打赢了一次!”

    秦牧狐疑:“灵儿,龙胖跟随虎师兄修行这么久,一次都没赢过?”

    狐灵儿点头:“一次都没赢。黑虎神原本说丢脸,要他给那些击败他的魔族磕头道歉,后来黑虎神习惯了,龙胖也习惯了。”

    秦牧无语。

    龙麒麟趾高气昂,踮着脚尖翘着尾巴一路小跑来到他们身边,围绕秦牧和狐灵儿来回转了几圈,得意洋洋。

    对面走出一位魔族高手,叫道:“对面的是秦牧秦教主吗?”

    秦牧道:“正是秦某。敢问阁下是?”

    “无名之辈,告辞!”

    那几个魔族高手分头匆匆离去,秦牧微微皱眉,这几个魔族都是天人境界的强者,单对单他很难战胜对手,而这些魔族高手分头行动在他看来就有些不智了,这岂不是给他干掉其中一人的机会?

    “公子,这些魔族似乎是为了逃命。”

    狐灵儿取出一个大盆,让龙麒麟流些龙涎,为他涂抹伤口,疑惑道:“他们联起手来,本事只怕比我们厉害,但却逃命,莫非是为了传递消息?稳妥起见,咱们应该立刻返回离城!”

    秦牧眉头挑了挑,道:“再往前走便是桑葉尊神镇守的无妄城哨台,回离城太远,去哨台更近。有桑葉尊神在,等闲魔族强者也不敢过来。”

    他跳到龙麒麟背上,狐灵儿收了盆也跳上来,龙麒麟立刻向无妄城哨台奔去。

    距离哨台还有两百多里,秦牧远远已经可以看到桑葉尊神的气息,那是桑葉尊神散发出的神光,如同一道光柱直插云霄。

    这就是哨台的作用,给在荒野中的太皇天神通者指明道路,倘若遇到凶险,可以去那里躲避。

    突然,只听一个声音传来,喜道:“是秦教主吗?”

    秦牧看去,只见这荒野中还有一个小山村,正有几个太皇天的神通者在山村里歇脚,山村里已经没有了他人。

    这些人多是熟人,其中一个女子叫做观荷,是雨禾引荐给秦牧的一个太皇天神通者,天人境界的高手,在太皇天天人境界的高手中排名第九位,实力极其强大。

    她是一尊神祇的弟子,擅长剑法。

    秦牧因为天圣教在太皇天扩张在即,便任命观荷为天圣教太皇天剑堂的堂主。

    “观荷,你们怎么在这里?”秦牧从龙麒麟背上跳下,看向其他几个神通者,也都是天圣教在太皇天的堂主香主。

    “真是教主。”

    观荷笑道:“我们在附近历练,遇到一些魔族高手,刚刚杀了一人,就在那边。此人实力极强,我也是苦战良久,这才将他击杀。”

    秦牧向她指的方向看去,死的那个魔族高手,正是刚才逃走的魔族中的一人,四周还有些战斗痕迹。

    “原来如此。”

    秦牧露出笑容,道:“观堂主辛苦。天色将晚,我打算去哨台,你们是否要同行?”

    观荷眼睛一亮,走上前来,笑道:“我们也正打算回去!”

    其他几人走上前去,秦牧当先一步,向无妄城哨台走去。

    观荷连忙跟上,笑道:“教主何故这么匆忙?这里都是咱们教中高手,还能怕谁不成?”

    “我被魔族认出来了,唯恐他们唤来强者在前面阻挡去路。”

    秦牧露出笑容,道:“观堂主,你师父是谁来着?上次雨禾向我介绍你,我忘记询问了。”

    观荷连忙道:“家师天风姤,教主见过的。”

    “原来是天风姤尊神。”

    秦牧点头,好奇道:“这几位堂主香主的师父是谁?”

    一个少年笑道:“我们也是天风姤的弟子。”

    秦牧又点了点头,拍了拍走在自己身边的龙麒麟的粗壮脖子,笑道:“观堂主,你们与那位魔族天人境界强者交手,一定是速战速决,我观你们留下的神通痕迹虽然不小,但是这些痕迹却并非是致命伤,真正的致命伤是观堂主从这个魔族身后捅出的剑,一剑毙了他的元神。当时观堂主与那个魔族高手的距离,应该就是咱们现在这么近,就像咱们现在这样聊着天,然后观堂主杀了他。”

    观荷脸色微变,突然一颗巨型麒麟珠腾空,霎时间到处都是熊熊麒麟火,焚烧一切!

    火光中,一口飞剑穿出,观荷剑光迸发,她的剑法刚刚施展出来,秦牧点在自己眉心的剑指刺出,剑丸化作炫目的剑光呼啸而去,观荷的剑法击溃,将她眉心洞穿!

    秦牧收剑,四周是燃烧惨叫的天圣教堂主和香主,随即被一面面巨大的龙鳞斩断头颅!

    龙麒麟身躯一摇,龙鳞回体。

    “龙胖,你又胜了几场。”秦牧抓起剑丸,轻声道。

    “公子,他们便是刚才那些魔族要通知的人?”

    狐灵儿从龙麒麟耳朵里探出头来,纳闷道:“那么天风姤尊神……”

    秦牧正要说话,突然耳朵动了动,霍然转身:“谁?”

    一头狍子从山林中跑了出来,晃了晃小尾巴,好奇的看着他,然后一群狍子从山林中跑了出来,仰头好奇的打量他们。

    “原来是群傻狍子。”秦牧松了口气。

    傻狍子们上前,仰头看他,很是大胆。秦牧心中微动,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秦教主,你杀我弟子,是否该给我一个交代?”

    ————三千七百多字,算是大章了,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