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公开信
无广告    关于这次争月票榜的事件,宅猪要对你说声抱歉,没想到会闹得这么不愉快。

    你来找我时,说了别生气,大概是指月底争月票榜的事情,具体原因你没说,我觉得会是一场良性竞争,就说谁拿到第一下次见面请客。

    当天晚上,两边书评区就吵起来了,看你单章,你那边封了大概一百多个账号,说是攻击的帖子。我这边看了下后台,夜猫他们也封了一两百个账号,也是前来吵架的帖子。书友的情绪爆发出来,吵吵闹闹是难免的事情,你说了出来,我没说,仅此而已。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更新完,写了一篇单章,在最后一句话写道:“另外,书友们别吵架,看书讨论书,才是读书人吖!”

    这句话可以查到,我没有修改单章。我这边的版主夜猫和穿窗在维护书评区,发的帖子也是劝书友不要吵架,帖子还在。

    到了这天下午的一两点钟,莫成空的事情就爆发了。

    莫成空也是你那边的管理,牧神记这边他不是管理,不过和牧神记盟主群的管理很熟,知道管理员的账号。

    两本书的书友其实有很大的重叠,支持牧神记的书友有很多,支持你的书的书友也有很多。牧神记盟主群的有些书友被你那边踢出了群,他们在牧神记盟主群聊天说到这事,你那边的群截了些这边的聊天图,我这边的盟主群也截了些你那边的聊天图。

    穿窗的帖子对这个说的很清楚,盟主群管理的意思是,两边正在争月票,支持那边的都有,在一个群里撕不像话,最好还是请支持你那边的书友暂且离开群。

    管理说话有些冲,用的是全员弹窗,可能刺激到了莫成空书友。

    莫成空书友也是牧神记的老盟主了,用管理员账号开始踢人,踢到盟主群的创始人的时候没有踢动,被发现了,于是把他清理出去。

    这件事,我从两点等到下午八点,你那边没有什么动静,盟主群的盟主也没有给我说这件事,他们不知道我在窥屏。

    等到八点之后的时候,我在章节尾发了个单章,提到了莫成空,提到了间谍和内奸两个词。

    是我考虑不周。

    间谍是由外打入内部,内奸是由内产生,两个词的意思有所不同。

    晚上八点半的时候,你让我改掉间谍,我修改了,但是我也说了,这件事我对事不对人,莫成空做了,我必须将他挂着。

    莫成空踢盟主这件事,我对事不对人,可能对不起莫成空。

    牧神记的盟主群建起来很辛苦,是从重生西游就开始积累的盟主,到了人道至尊时期积累了许多盟主,牧神记开始上传的时候,这些一路跟过来的盟主第一天更新一口气打赏了三十多个吧,记不太清了。

    这些老朋友带给牧神记的并非是一千块钱,而是很大的人气。没有他们这些老书友的支持,牧神记的人气会跌很多。

    如果盟主群被解散了,大佬们很难再聚起来,毕竟盟主们都是有钱人,你踢了我,我为什么还要重新舍脸回到你的群。

    作为辛辛苦苦积累十年的成果,有可能一朝化作泡影。

    我的下本书还会有他们的支持吗?不见得。

    所以我必须要挂莫成空在章节尾巴,我可以删掉间谍这个词,不能删去内奸这个词。我在书评区,还向那些被踢走的盟主道歉,帖子也可以找到。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带着莫成空的事来的,先说莫成空做的事不对,他哭得像个傻逼一样。

    然后你说穿窗和夜猫信不过,说他们挑拨是非,说带着几百号人去你的书评区刷屏。你的意思应该是建议我踢了他们,踢出管理。

    可是我这边也是有几百号人在刷屏,是穿窗夜猫他们在后台删帖封号,几百个账号都挂在后台呢。

    穿窗和夜猫是在人道至尊这本书成为书友和管理的,一直跟到牧神记,至今有三四年了。

    牧神记的书评区,QQ群,微信群,盟主群,我都是交由他们打理。

    我这个人比较懒,一个月才和书友聊一两次,有许多书友哪怕是盟主都不曾聊过,黄金大盟君莫问、A盟,加在一起聊天的话不到十句,他们是在人道至尊时候就成为了盟主。

    A盟还曾经帮我在人道至尊时期争上月票榜,当时人道至尊的订阅只有两千多个,一个月增加到六千多个,现在是九千多了。

    君莫问盟主是在十周年庆典的时候打赏了一个黄金盟,我事前也不知道此事,穿窗和夜猫知道,后来告诉我的。

    其实,我有点社交恐惧症,怕和别人聊天。是穿窗和夜猫在人道至尊最落寞的时候请来A盟助阵,十周年庆典的时候请来君莫问大盟助阵,我一直很感激,感激A盟和君盟,同样也感谢穿窗和夜猫。

    穿窗和夜猫我是不可能把他们请出管理的,我是靠他们才能维系这么多读者,我如果将他们踢走,我的读者会怎么看我?读者会流失几千?几万?

    牧神记的成绩会不会一落千丈?下本书会不会变成哭成傻逼的宅猪?

    你是学管理的,在某国企做过高管,你应该知道一个负责人如果踢走了中坚力量,如果再把干事的人踢走,那么这个公司会面临什么后果。

    我希望你不知道。我对你说,推心置腹,如果我的书友对你做出解散盟主群的事情,我绝不会站在他那边,无论他给我多少钱。

    我是希望,你也能站在我的立场上想一想。

    你继续说着穿窗和夜猫的事情。

    我当时很想说一句,咱们俩的书友重叠了很大一部分,我这边也有支持你的书友闹事,我如果踢掉夜猫、穿窗,你能踢掉你的管理吗?

    莫成空昨天还在你那边做管理呢兄弟。

    只是我不善于交际,没能说出口。

    我在大学里学的是社会学,社会心理学,心理学,经济学,有一个暑假,教授布置任务,观察火车上的每一个人,分析出他们的职业,家庭构成,我和车厢里的二十多个乘客聊过,分析对了八成左右。

    对人的心理了解越多,我就越是厌烦交际,码字十年,我终于把自己变成了社交恐惧症的宅男,沉寂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将幻想写给读者。

    我一直认为,作者亲自下场撕,不太像话,毕竟是靠文字吃饭的人,用文字骂人不好。

    我曾经也撕过,也经历了几场撕逼。

    龙、空我去的少,不过注册的很早,静官撕逼的时候我是喊六六六的咸鱼。后来改版,我的账号就丢了,再也没找过,偶尔去看看。牧神记残老村的设计灵感,其实是人道至尊完本后,从那个论坛里看别人聊天,突发奇想得来的。

    论坛里对我的书有褒有贬,有的说是参考了绝代双骄的开篇,抄了这本书那本书,我才不告诉他们我是抄他们的。牧神记在优书书库的评分不高,只有六分多,有些人喜欢喷我,我曾经想回喷,但找不到账号,又懒得注册,只得作罢。后来发现还有许多人喜欢牧神记,称赞写得好,我不禁为没有去开撕庆幸。

    重生西游末期,我撕过洪荒流小说,认为不求上进不知道改变思维,早晚没落。我的责编把我训了一通,我删掉了。

    和黑土冒青烟挣三江榜的时候,我气不过,说了一句刷票,不过也仅此一句,后来觉得很对不起黑土,不知道他是否还在写书。

    我还记得写重生西游的时候给我很大鼓励的gulong,流浪的蛤蟆,记得野蛮王座的孤独狼王,记得独步天下时候的肠断天涯,记得帝尊时候的香水,记得人道至尊时候总喜欢猜测情节的雁知归。

    我不喜欢撕逼,微博上有传统作者骂我的时候,我只是看着。

    你在单章里,在咱们一起的微信作者群里,提到我的时候,我也只是静静地看着。

    你的均订很高,六万八千,我的牧神记和十年来写的所有书加在一起,也没有你的高,很是佩服。

    不过均订和钱来衡量是不对的。牧神记登上销售榜后,编辑告诉我,日销四万八千块钱,QQ书城和浏览器加在一起,日销一万八,现在应该有两万了。

    如果算均订的话,牧神记还是比你的书少,但少的不多。

    当然,落在我手中的钱应该是不多的。

    汗颜,怎么变成炫富了?

    不说钱的事,伤感情。

    也有可能争个月票榜就没感情了。

    我写牧神记的时候在看王阳明全集,用到了里面许多的理念。王阳明在归去之前说了一段话。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心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与君共勉。

    月票榜最后两天,我不求月票了,请。

    礼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