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零七章 斩神玄刀
无广告    秦牧冲出神殿,呼啸来到神山台阶上,立刻横身卧倒,身体藏在石阶下,两道粗大神光从他上方贴着地面扫过,神山的石板被扫得赤红一片!

    秦牧等到这两道神光扫过之后立刻翻滚两周,落到下面的几阶台阶上,这才起身,如同一条怒龙狂飙,身后烟雾滚滚,下山而去。

    他一边撒足狂奔,一边催动元气在身后制造雾气,当真是雾锁满山。

    不过,他的脖子上的伤口中,气血外泄,被牵引着流出体外,向山体内涌去。

    伤口是赤溪的指甲掐在他的脖子边缘制造出来的,在这座斩神台上,任何小小的伤口都无法自愈也无法被药物治愈,存在伤口便会被斩神台吸收夺取气血,唯一的途径便是趁自己活着的时候离开这座山!

    秦牧体内的气血损失极快,不敢回头去看自己的气血是被斩神台吸收还是被赤溪吸收,他只能咬紧牙关向下狂奔。

    终于,他冲到山脚下,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因为缺血,双耳听到雷鸣般的耳鸣声,两只眼睛一片漆黑。

    秦牧元神出窍,以元神去看四周,右手飞速从饕餮袋里取出龙涎,倒在脖子上的伤口处,随即又取出补血养荣的灵佛丹,飞速服下。

    他摸了摸身体,心中骇然,这短短片刻,自己便骨瘦如柴,只怕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斩神台和赤溪一起夺取他的气血,自己没有被榨干,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不知道刚才我的气血流失这么快,是否有赤溪在其中捣鬼。”

    秦牧瘦得像竹竿一样,将小匣子夹在腋下,摇摇晃晃向前走去,远离这座诡异的神山,心道:“我的化血粉是放在水里的,他先吸收了哲华黎与齐九嶷的血,利用他们二人的血唤醒自己,然后利用我的那三袋水来滋润身体,化血粉应该会随着那三袋水渗透到他的肉身各个角落。他吸收我的血,便会被化血粉将他夺来的血一起化掉。他是靠血苏醒,血被化掉,便会陷入沉寂。不过,如果赤溪见机得早,倒是有可能截留一部分的干净的血。”

    他是医道毒道的大行家,知道该如何截留一部分干净的血,也知道赤溪将干净的血截留在何处。

    那就是赤溪的眼睛,刚才发出神光的那双眼。

    他应该只有一双眼睛中有干净的血。

    所以,赤溪是否会再度陷入沉睡,秦牧也不知道,因此必须要远离这座神山。

    “他如果聪明的话,便拍出体内的水分,让自己彻底干瘪下来,然后动用自己眼中仅存的血液来使自己能够站起来。”

    秦牧催动残存元气,使自己体内的灵佛丹化开,心道:“但愿他不会这么聪明……”

    神殿内,赤溪跪在那里如同木雕一般,一动不动,他六只手掌的指尖在涓涓的留着浊水,水流很细,很是浑浊,里面夹杂着乳白色的坏血。

    秦牧的化血粉无法将他的神血化掉,化掉的是他吸收的齐九嶷、哲华黎的血,秦牧的血也被他吸收一部分,同样也被化掉。

    过了良久,赤溪体内的水分排干,整个人变成皮包骨头的三首六臂干尸,极为可怕,但是正面身体的那颗头颅眼睛中却有一丝光芒在眼瞳中流动。

    赤溪小心翼翼的将眼中的血液分开一部分,让这一点血液激活肉体的一部分机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他的其他两颗头颅低垂,六条手臂无力的垂下,耷拉着。

    他眼中的血太少,只能维系自己肉身很少一部分机能,身体其他部分只能暂时沉寂。

    他艰难的向殿外挪动,半晌才挪出这座神殿来到石阶边,双腿一软,咕噜咕噜从神山上滚落下去。

    滚落速度毕竟比不上秦牧、哲华黎等人的奔跑速度,他这次滚下山用了大半个时辰才从山顶滚到山脚。

    赤溪休息了良久,这才爬了起来,艰难的挪动身躯,四处寻水。

    秦牧正在远处的湖泊边,取出成袋的化血粉往湖里下毒,瞥见他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连忙将化血粉撒入湖中,催动神通,湖面上空出现一团云气,云气中垂下一条神龙,尾巴插入湖中,奋力搅动。

    秦牧挥手,撒腿狂奔。

    嗤——

    赤溪眼中射出两道神光,却没有打中他,只得眼睁睁看着他扬长而去。

    “水——”

    赤溪怒急攻心,摇摇晃晃,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仆倒在地。望山跑死马,沿湖累死牛,他好不容易才挪到这里,湖水却被秦牧下毒,想要再挪到其他水源,只怕要花费一两个月甚至运气不好还会花费一两年的时间。

    就在此时,天空中雷声响起,滚滚的雷音将赤溪惊醒,他艰难的翻过身子,仰头向天,三颗脑袋的嘴巴张开,欣喜的等待天空降雨。

    天空中阴云密布,雷电交加,乌云越来越浓越来越低。

    远处的一座山上,突然一条条火龙飞起,冲入云层之中,将雨水驱散。过了片刻,天色大晴,天空蔚蓝,乌云化作一朵朵白云飘过。

    赤溪艰难的转过头,眼中两道神光射出,将那座山头射出两个大洞!

    “如果被我寻到你……”

    另一边,秦牧驱散天上的云雨之后立刻下山,背后那座山已经无故遭殃,山头被轰出两个大口子。

    他现在恢复了许多,不过肉身还是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现在一时片刻不会再下雨了,我应该可以安全一段时间,仔细调养身体,研究这个小匣子到底有什么用。”

    他化作一道黑影贴地,藏匿行迹,远离此地,尽力使自己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样即便今后下雨赤溪苏醒过来,也一时片刻间寻不到他的藏身之地。

    过了良久,秦牧从阴影的状态接触,显露身形,捧起小匣子慢慢研究。

    这个小匣子是斩神台的中枢,小匣子上面烙印着各色纹理,极为古朴,想来是赤明时代的符文印记,与现在的符文印记大为不同。

    赤明时代的道法神通应该与现在的道法神通不同,秦牧细细打量,试图解开这些符文印记的奥妙,但他并未接触过赤明时代的符文,对此一窍不通,只得作罢。

    小匣子四周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霞光,围绕小匣子旋转,这些霞光人畜无害,秦牧在得到小匣子之前已经用灵兵试探过,霞光没有威力,应该只是匣子中的宝物散发出的宝光。

    匣子没有锁扣,然而却紧密的合拢,找不到任何可以撬开的地方。

    秦牧无论怎么尝试也无法将小匣子打开,甚至用无忧剑劈了几剑也无法留下任何伤痕。

    突然,脚步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穿入秦牧的耳中,悠悠道:“秦兄果然神通广大,即便是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也能逃出,齐某佩服。”

    秦牧将小匣子夹在腋下,转过身去,笑容满面的看着向他走来的齐九嶷。

    齐九嶷虽然依旧风度翩翩,但是也被神山和赤溪夺走了一部分气血,瘦了很多,不过相比而今瘦骨嶙峋的秦牧,他还是显得有血有肉。

    秦牧先被赤溪夺走气血,又被神山夺取气血,肉身亏空太多。

    齐九嶷和哲华黎将他困在神殿中片刻时间,险些将他害死,他折损的气血也要比齐九嶷和哲华黎更多。

    这次齐九嶷走来显然是早有准备,身后一株苍梧树耸立,火光弥漫,树上凤巢是由金稻草和梧桐枝搭建而成,巢中金光灿灿,一头九凤栖息在凤巢内,九颗凤首喷火熔炼自身。

    他的大神通,大势已成。

    “哲华黎师兄何在?”秦牧四下看了一眼,问道。

    齐九嶷淡然道:“他向我挑战,被我重创,不得不逃走。秦兄,你大概不认得这口小匣子罢?不如我来为你解惑。”

    秦牧面色肃然:“愿闻其详。”

    “我不知道三十五万年前的赤明天庭是如何称呼这小匣子的,然而在我们的天庭,这小匣子有个很是响亮的凶名,叫做斩神玄刀。”

    齐九嶷站定脚步,身后的苍梧树上凤巢中的九凤也抬起头颅,目光注视着秦牧,齐九嶷的目光则落在小匣子上,道:“小匣子是用来放什么的,秦兄没有在天庭为官可能不明白,这种小匣子一般是用来放人头的。”

    “人头?”

    秦牧惊讶,晃了晃匣子,里面并没有人头滚动的声音。

    齐九嶷眉头挑了挑,笑道:“放帝座强者的人头,作为斩神的玄刀。秦兄不知道匣子的开启方法,不防给我,我可以打开这个匣子让秦兄看一看。”

    秦牧双手捧着匣子送过去,诚挚道:“你拿去。”

    齐九嶷的目光落在小匣子上,长长吸气,而他身后的苍梧树也突然飘起,帝座功法催动!

    秦牧两手一松,匣子跌落在地,匣子下的手掌中是一个正在旋转的剑丸。

    齐九嶷后退,身躯从苍梧树中穿过,苍梧树疯狂暴涨,树高十六丈,树上凤巢中九凤唳啸,振翅而去,一道流光直奔秦牧袭来!

    嗡——

    剑光突然间变得无比明亮,开劫剑陡然爆发,迎上九凤,一瞬间火光剑光遮掩住天上的日光,剑和火在群山中爆发,像是近在咫尺的小太阳无比明亮的光球疯狂向外膨胀!

    齐九嶷暴起,手捏凤印向前轰出,苍梧树紧随九凤之后,轰然刷下,摧枯拉朽!

    ————提前通知,宅猪今天不爆发,晚上十二点之后,过了本月,再爆发。晚上十二点之后有更新。

    PS:推荐一下鸿蒙树的新小说,巅峰小草医,鸿蒙树是种田流的代表作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