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零九章 烫手山芋(四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正文卷 第六百零九章 烫手山芋(四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哲华黎目光闪动,打量匣子,试图将小匣子打开。不过这小匣子严丝合缝,没有任何可以撬开的地方,即便他用妖刀来劈,也无法留下任何印记。

    哲华黎额头冒出冷汗,尝试各种破解封印的神通,甚至连缚日罗传授给他的魔道神通也用了一遍,始终无法让匣子开启。

    他抬头看去,只见半空中凤羽飘零如秋风落叶,不过不是枯黄的叶子,而是血红的枫叶。

    秦牧正在半空中骑着齐九嶷拔毛,锤击,打得那只九首凤凰身上到处是血。

    齐九嶷却也凶悍至极,九首虽然中刀,但却拧过脖子,九首凤喙张开,喷出一道道玄光去斩秦牧。

    秦牧依旧不闻不问向他狠狠锤击,而齐九嶷九颗凤首上的杀猪刀突然间飞出,只留下九口飞剑依旧插在凤首中。

    其他飞剑施展出剑履山河,在秦牧身前形成一片山河图案,任由九首轰击,山河图案始终不破。

    而秦牧锤击实在太凶,轰击齐九嶷的身体所用的神通并非是单纯的肉身神通,而是动用了阴阳翻天手,五雷擎天钟之类的神通,时而身后还浮现出万千星辰星斗,施展出大罗天星掌力。

    任何一种神通的威力都如开山裂石一般,而且不仅仅是神道神通,秦牧时不时还施展出诡异阴森的魔道神通,虽然威力上不如神道神通强大,——应该是他没有在魔道神通上花费多大精力的缘故,但是魔道神通却恰恰是针对齐九嶷的肉身,腐蚀他的肉身,侵蚀他的元神,让他肉身的抵抗力大大衰减!

    这才是最可怕的。

    哲华黎看在眼里,不由打个冷战。倘若秦牧这些神通打在自己身上,只怕自己也会皮开肉绽,承受不了多少道攻击便会元神被轰碎,肉身被打成烂泥!

    “齐九嶷能够被打成这样都没死,的确是比我强,他的肉身有一种奇特的自我修复能力,可以抗更久。但也抗不了多久便会被秦牧活活打死!倘若齐九嶷死了,我又无法打开小匣子,获得斩神玄刀,那么秦牧下一个要打死的人就是……”

    哲华黎长长吸了口气,腾空而起,拔出背后妖刀,脱手掷出,这口妖刀横空,猛地一晃,妖刀后出现一只巨大的妖异眼睛。

    这只妖眼出现,刀光映入眼中,顿时漫天刀光飞舞,一发向秦牧与齐九嶷涌去。

    长刀浩荡,哲华黎的刀法与屠夫的天刀九法不同,天刀九法走的是堂堂正正,不精计算,但求一股浩然正气磅礴大势,将文人大豪胸腔中的磊落光彩化作刀光施展出来!

    而哲华黎的刀法大半继承自神刀洛无双,神刀洛的刀法精于计算,与道门的道剑有些相似,然而道剑是以术数来推演大道,而神刀洛的刀法则是以规矩来确立大道。

    这是两者最大的不同。

    哲华黎一刀祭起,哈哈笑道:“两位师兄,今日之事暂且作罢,我来与两位化解纷争,大家同处异星,理当和睦相处,共同想出一个离开之道,何必自相残杀?”

    话虽如此,他的刀法却丝毫没有化解纷争的意思,刀法中的大半力量是放在秦牧身上,落在齐九嶷身上的刀光则是点到为止。

    毕竟齐九嶷受伤极重,倘若再给他来一刀,他未必能够承受得住。而秦牧看起来还龙精虎猛,须得打一打秦牧的气焰,让他知难而退。

    他的刀光扑来,秦牧立刻探手一抓,剑履山河所化的山河图,千山万水立刻向他手中缩去,化作剑丸。

    秦牧挥剑,剑丸中一道剑光粗大如斗,剑柱迎上妖刀,被震得身躯颤抖,向后飞去,离开齐九嶷的背部。

    他连番动用大神通,各种神通挥洒如雨,元气所剩无几,无法与哲华黎正面抗衡。

    哲华黎没能一刀将他斩杀,暗叹一声,收了漫天刀光。

    只见空中数万刀光合并,化作一口妖刀呼啸飞回,插入他背后的刀囊之中。

    毕竟,哲华黎适才也被齐九嶷击败,打得一身是伤,虽然剩下的元气修为比秦牧深厚,但倘若真的打起来,他自忖未必能够拿下秦牧。

    而且,假如他杀了秦牧,他便需要独自面对齐九嶷,齐九嶷的实力也在他之上,否则也不会将他击败。

    哲华黎回刀入鞘,笑道:“两位师兄,在这异星上大家可谓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何不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齐九嶷真身落地,身躯摇晃,痛呼一声,缓缓变成人身,他的九颗脑袋上还插着九口剑,九首合一时,九口飞剑却没有合一,差点将他伤口撕开。

    齐九嶷急忙拔剑,背上血淋漓,骨断筋折,碎了不知多少肋骨,只能佝偻着身子。

    他原本是风度翩翩的美少年,遭秦牧这么一打,比上次被秦牧和哲华黎围殴还要凄惨,美少年是谈不上了。

    好在他的自我恢复能力惊人,只要没死便不是大碍。

    秦牧走了过来,三人鼎足而立。

    秦牧看了看自己的那九口飞剑,和颜悦色道:“齐兄本事高强,若非一定要用这面镜子定住我,也未必会落败。咱们生死相搏,其实五五之间。齐兄,那九口飞剑可否还我?”

    齐九嶷冷哼一声,紧紧握住九剑:“五五之间?你太小看天庭的神通了。秦兄,镜子你可会还我?”

    “不还。”

    秦牧挥手道:“那九口剑你先留着,等我杀了你再取回来便是。黎师兄,那么这个小匣字能否还我?这是我用命换来的,两位神通堵门,若非我机灵差点就死掉了。”

    哲华黎干笑两声,正色道:“秦兄还是杀了我之后再取回来吧。”

    “这怎么好意思?”秦牧笑容满面。

    齐九嶷也在盯着哲华黎手中的小匣子,哲华黎目光闪动,试探道:“齐兄身份尊贵,你的老师在天庭地位极高,想来是懂得如何开启这个匣子。不知是否能告诉在下?”

    齐九嶷剧烈咳嗽,咳出一块块碎骨头,佝偻的身子直了一点儿,而他的额头上秦牧留下的剑痕也在慢慢的缩小,让哲华黎和秦牧两人心中一紧。

    这个齐九嶷的恢复速度未免太强了,简直是打不死的不灭之躯,伤势这么重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快速的复原。

    他之所以吐出碎骨头,应该是他的胸腔中新的肋骨正在生长。

    秦牧羡慕非常,这种不灭之躯实在好用,只是不知道是齐九嶷的帝座级别的功法作用还是九凤一族的种族天赋。

    齐九嶷咳嗽一番之后,好受了一些,气喘吁吁道:“小匣子给我,我来帮你打开。”显然他尽管能够让伤口飞速自愈断骨再生,然而对肉身的负担却很大,否则也不会显得如此劳累。

    哲华黎摇头道:“小匣子落在你手中,你打开匣子亮出斩神玄刀,我与秦兄立刻就身首异处。”

    秦牧提议道:“不如这样,黎师兄,咱们俩先干掉齐兄,然后一起研究怎么打开小匣子。一人智短两人智长,合咱们智慧,一定可以将它打开!”

    哲华黎微笑道:“我若信你,不是两人智长而是我一人智障。”

    三人僵持不下。

    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他们后方传来:“你们争来争去,问过我这个正主吗?小匣子,还是物归原主吧。”

    秦牧三人脸色剧变,急忙循声看去,只见骨瘦如柴的赤溪迈开像是干柴一样的两条腿向他们走来,距离这里已经不远!

    这位赤明时代的监斩官三颗脑袋像是干瘪的黑茄子,眼眶深凹,眼珠子像是被晒干的枣儿。

    他的三颗脑袋下面的脖子也是焉巴巴的,似乎支撑不起自己的脑袋。

    他像是三颗头的大虾,左侧的三条手臂拄着一根拐棍儿,应该是拄棍艰难前来。

    秦牧与齐九嶷在这里恶战连天,动静极大,赤溪寻到这里不难。不过看他拄棍的样子很艰辛,也不知道他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毕竟秦牧已经逃了很远这才遇到齐九嶷的。

    想来赤溪一定是神通广大,虽然难以行走,但是却可以动用一部分法力的缘故。

    秦牧额头冒出一根根青筋,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喃喃道:“下雨了?”

    “没错,下雨了。”

    赤溪一副随时毙命的样子,有气无力道:“你走了之后,没多久便又下雨了。天可怜见,我终于喝到一点没毒的水。”

    秦牧眨眨眼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齐九嶷与哲华黎已经在缓缓后退,突然两人齐齐转身便逃!

    嘭嘭。

    两人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被弹了回来。

    赤溪淡然道:“这世上还没有能从我手下逃脱的人……嗯,你是第一个,你逃脱了,你应该感到自豪。”

    他指的是秦牧,秦牧露出淳朴的笑容。

    突然,哲华黎直接将小匣子抛到秦牧手中,高声道:“秦兄,你的宝贝儿还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前辈,告辞!”说罢转身,结果又撞在无形的墙壁上。

    哲华黎只得转回来,乖乖站好。

    另一边,秦牧脸上质朴的笑容僵硬,接住小匣子立刻抖手扔出,抛给齐九嶷,笑道:“齐兄,你能打开匣子,这匣子归你了!”

    “区区一具赤明时代的干尸,胆敢与天庭作对,让我来杀他!”

    齐九嶷淡淡一笑,双手十指翻飞,符文不断从他十指的指尖流出,试图解开匣子。

    过了一会儿,他脸色铁青,这匣子他根本解不开!

    天庭装着斩神玄刀的匣子也有封印,他知道解开的符文序列,不过解开这个来自赤明时代的匣子所要用到的符文阵列,显然与天庭的不同!

    齐九嶷眼角肌肉乱跳,绝望的看向秦牧,秦牧抬头看天,晃着脚尖啪啪的踩着地面,假装欣赏天上的云彩。

    齐九嶷眼巴巴的看向哲华黎,哲华黎认认真真的扣着自己的指甲,然后把自己大拇指的指甲放在嘴里咬了咬。

    齐九嶷颤抖着看向那位正在向自己走来的三头六臂“干尸”,突然福至心灵,噗通跪下高举小匣子:“前辈饶命!”

    赤溪冷笑,拄着棍儿颤巍巍走来:“这匣子,自然是用赤明时代的符文封印,你用你那个所谓天庭的符文去解,岂不是对牛弹琴?这匣子,你们三人不争了吧?争来争去很热闹,继续争啊。”

    秦牧眨眨眼睛,看向哲华黎。

    哲华黎也在向他看来,心道:“他一定与我想的一样,盘算着是否也要跪下来求饶命。到底要不要跪?”

    他心中纠结万分。

    秦牧心道:“看来哲华黎果然是我的劲敌,与我想到一处了。赤溪无论如何都要取我三人性命,用我们的血来滋润他的肉身,他一定与我一样保持气节。”

    “这匣子没有人争了吗?”

    赤溪冷笑着拄棍上前,走向齐九嶷:“没人要的话,我便……”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要!”

    一只手伸来,轻轻从齐九嶷手上拿走小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