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章 打开匣子(第二更!)
无广告    秦牧、哲华黎心头微震,急忙循声看去,只见这只手掌捏走了小匣子,而手掌的主人则是一个背着大斧头头戴斗笠,臂大腰圆,浓眉大眼的男子。

    他像是一个刚刚卸下背上的柴火的樵夫,但眉宇间却有着很深的读书人气质,装束和气质完全不同。

    小匣子被他托在手中,显得很是小巧。

    “樵夫圣师!”秦牧心中一喜。

    哲华黎大惊:“天师!”

    另一边齐九嶷依旧跪在那里,偷偷抬眼,心头大震:“血祭罗浮天,逼得缚日罗不得不与他签订土伯之约的那个人!”

    他悄悄站起身来,向后退去,想要离开却又不敢。

    赤溪三头六臂,身躯枯萎干瘦,勉强抬起头来打量这个樵夫,冷笑道:“你要?你敢要?”

    樵夫圣人托着这块四方四正的方匣,上下打量这个小匣子,道:“有何不敢?你修为没有恢复,肉身也没有。如果你在巅峰状态我让你三分,你不在巅峰状态,我连打你的欲望都没有。拿去——”

    他割破手腕,手腕处神血流出。

    赤溪盯着他流出的神血,再也忍耐不住,立刻张口,樵夫手腕流出的神血向他的三张口中飞去。

    得到了樵夫神血,他干瘪干瘦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鼓起,血脉流动,心脏跳动速度也越来越响,体内各个枯萎的器官纷纷恢复。

    他的精气神越来越足,脸庞慢慢变得红润,渐渐地恢复本来面目。

    赤溪也可以算是一个很有味道的中年男子,三颗头颅的三张面孔长相一致,都是剑眉,眉宇之间的杀伐之气很重,可能是因为曾经是赤明天庭的监斩官的缘故。

    他的气势也渐渐的增强,很快让秦牧、哲华黎和齐九嶷三人身躯摇晃,不得不后退。

    等到他恢复得差不多,樵夫圣人手腕处的伤口缓缓愈合,不再流血。

    “你的元神枯萎了两万年,自己慢慢修养吧。”

    樵夫圣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小匣子上,始终没有正眼相看,过了片刻,道:“秦牧,这小匣子哪里来的?”

    秦牧道:“大师兄寻到的。”

    “他?”

    樵夫圣人惊讶,问道:“他在何处?”

    “大师兄一直没有出现,我是在大墟的一处遗迹中发现他镇压的恶龙,我将恶龙斩了。大师兄鼎中镇压恶龙的星沙便显露出许多地理图,只是他并没有现身。”

    秦牧飞速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讲了一番,道:“这个异星中的斩神台附近的地理,便是其中一幅图。我按图索骥,寻到这里,找到小匣子。大师兄用周天星斗杀阵来困住小匣子,留下一道道术数难题,我解题发现是三十五万年。”

    “三十五万年……”

    樵夫圣人沉吟,喃喃道:“这个笨蛋为何还要留下一道谜题,这是要给我什么提示吗?他留下这么多地理图,是什么意思……这些地理图,不是留给你的,是留给我的,他是想让我按照地理图寻找他留下的线索。你能寻到他留下的地理图,是机缘巧合。”

    秦牧道:“三十五万年前,是赤明时代。这位赤溪前辈便是来自三十五万年前。”

    樵夫圣人点头:“我知道。我看到他这幅三头六臂的形态便知道他是来自赤溪时代,我曾经寻到过一些那个时代的遗迹,发现那个时代的人以三头六臂为最强肉身,神通广大,移山填海,追星逐月。这个小匣子,也是来自那个时代,与所谓天庭的斩神玄刀形态差不多,不知道是谁模仿谁。”

    齐九嶷不敢说话,心中冷笑:“肯定是赤明天庭模仿我们天庭创造出的斩神玄刀!”

    秦牧想了想,又取出青荒老人交给他的那块兵符,道:“圣师,大师兄在青荒老人那里留下此物,青荒老人也不知是什么时代的兵符。”

    樵夫圣人接过兵符,打量一番,笑道:“青荒老人?是青皇吧?这个老家伙脾气不好,对谁都爱答不理,但心肠却好得很,热得很。他有没有在背后说我坏话?”

    秦牧连忙摇头,正色道:“没有!绝对没有!青荒老人说话很和气,慈眉善目,对我殷勤款待,依依送别,谁都没骂!”

    “没有才怪!他肯定说了。不止骂我,还会骂开皇,绝对是赶你走的!”

    樵夫圣人将那块兵符丢给他,笑道:“他的脾气我早就摸得很清楚了。这块兵符我也看不出是何来历,不知是何年何月留下来的。你先收着。”

    “且慢!”

    赤溪目光落在秦牧手中的兵符上,沉声道:“这块兵符让我看看,我说不定认得!”

    秦牧看向樵夫,樵夫轻轻点头。

    秦牧上前,将兵符交给赤溪,赤溪反复打量一遍,道:“这是龙汉时代的兵符。赤明时代还有许多龙汉时代的遗迹,我见过这种东西。那孩子,兵符还你。”

    秦牧接过兵符,疑惑道:“大师兄将龙汉时代的兵符交给青荒老人保管,是何用意?青荒老人是开皇时代的东方之主,大师兄请他保管说明大师兄对这块并非一定极为重视。龙汉时代的兵符中,隐藏着什么秘密吗?”

    樵夫圣人笑道:“他既然留下了许多地理图,那么按图寻找便是,这小子迟早有解开秘密的那一天。”

    秦牧称是。

    赤溪淡淡道:“这位道友,小匣子是我赤明天庭之物,还请还我。你既然赠血与我,我与这位小孩子之间的矛盾便一笔勾销。”

    樵夫圣人终于转过头来看他,认认真真道:“老道友,这小匣子是我大弟子留给我的,便是我的,不可能给你。我赠血与你,是怕你撕破脸,我不好打你,所以我让你恢复几分修为。你若是撕破脸,我就打你。我刚刚迫使缚日罗尊王知难而退,这才寻来,便见你欺负我的弟子和这两位晚辈,有失前辈风范,对你小有不爽。”

    赤溪冷笑,他的肉身和元神都未曾完全恢复,对这个樵夫也很是忌惮,道:“你得到我的小匣子也没有用处,没有我赤明天庭的符文阵列,你开不了锁。”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小匣子从他的粗糙大手上飘了起来,他的双手十指跃动,一个个奇异的符文符号从他指尖迸出,相继隐没到小匣子之中,悠悠道:“我涉猎的东西太多,耽误了修行,赤明时代的遗迹去过几次,对你们那个时代的符文也有所了解。”

    小匣子内传来咔嚓咔嚓的解锁声,解锁声越来越密集,似乎里面有一道道锁扣在打开,一道道锁芯在向后退去。

    赤溪脸色大变,踏前一步,气息暴涨,便要出手,却又忍住!

    而另一边的哲华黎和齐九嶷面色如土,暗道一声糟糕。樵夫圣人是天庭和魔族的敌对方,他打开斩神玄刀,只怕是要祭刀的!

    天庭的斩神玄刀每次开启,都需要祭刀,用人的血来润一润刀芒!

    “看这个砍柴的气度很好,但愿不是祭我们,而是祭这个三头六臂的家伙。”

    他们心中既是恐惧,又有些期待,很想见一见这口藏在匣子中震慑神魔的凶兵!

    突然,小匣子发出哒的一声轻响,开启了一线。

    顿时匣子中喷出漫天血光,将四周的众人映照得眉须赤红,头发也变成红色。

    而在天空中血云涌动,如同血浆在旋转,这个赤红色的云气漩涡的正中心,对应的正是这口小匣子!

    虽然匣子中散发出来的是血色,看起来温暖,但是众人却如坠冰窟之中。

    从匣子中散发出的凶气,让他们的元神僵住,无法动弹,魂魄也彻底冰冻,似乎动一动便会有一道刀光斩来,将他们斩杀!

    “好凶兵!”

    樵夫圣人面色凝重,将小匣子托起,另一只手抓住匣子盖儿,沉声道:“你们为了这个小匣子争了很久吧?今日,我便打开让你看一看!”

    赤溪露出恐惧之色,飞速后退,远遁而去。

    齐九嶷和哲华黎想走,但却走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樵夫圣人打开匣子!

    匣子缓缓打开,樵夫圣人的脸色也愈发凝重,双手有些颤抖,显然也极为吃力。

    他在压制这个小匣子中的凶威,突然他爆喝一声,全力爆发,压制凶气,将小匣子打开!

    秦牧、哲华黎和齐九嶷不由自主的向匣子看去,只见这个小小的匣子里真的有一个人头!

    这个人头没有了表皮,像是被人把脸皮和头皮剥掉一般,然而却没有露出血色,他皮肤下的血肉晶白,像是由光组成。

    在他的脑后,一道道像是血管也像是血肉的触手与匣子的内壁相连,仿佛与匣子生长在一起。

    不知道赤明天庭用什么法术,将一位帝座强者的头颅与匣子融为一体。

    那颗水晶般的头颅依旧未死,张开眼睛,眼睛中是氤氲的白光,含而不放,没有任何黑眼瞳,只有白色,仿佛不是实质。

    光芒从双眼中透出尺许长短,忽长忽短。

    而头颅后的那一条条触手在不断震动,发出哗啦啦仿佛昆虫震动膜翅的声响,似乎头颅很是兴奋,很想杀人饮血!

    秦牧看到,那些触手接触到头颅的地方,的确有些极为纤薄的膜翅。

    嘭!

    樵夫圣人盖上匣子,大口喘着粗气,打开匣子,控制匣子嗜血的凶威,比他与缚日罗恶斗一场还要劳累!

    “圣师不祭刀吗?”秦牧瞥了瞥齐九嶷和哲华黎,问道。

    ————谢谢大家第一天就投了这么多月票,宅猪万分感动!穿女装是宅猪上上月在书友群里,有许多书友说牧神记如果能冲到月票前三,宅猪穿女装,我说好,冲到前三我穿女装。因此这件事不是四月一号的愚人节活动。今天不行,果果还在家,宅猪不敢尝试,怕果果以为爸爸是变态。等她上学后我再试试能否穿上媳妇的衣服,如果不行的话,我再去购买相应的尺码。毕竟,说到要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