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二章 传圣两万年
无广告    樵夫圣人坦然受他一拜,道:“我收的弟子不多,以前是教皇子太子的,皇子太子不必拜我为师,所以我的正式弟子,目前仅有你和你大师兄两人而已。对比你大师兄,你便显得有些青涩了,你的确要好好学学。我不是教你学坏,只是教你不吃亏。”

    秦牧眨眨眼睛,有些不太像是圣师,反倒像是残老村的老人们。

    “圣师,圣人是什么?”秦牧问道。

    “圣人是一种心境。”

    他们来到这座斩神台下,樵夫圣人打量这座神山,不疾不徐道:“我曾经告诉你大师兄,成圣有三立,立言立教立功,三立成圣。这三立做出来,心境便会达到高远之境,单纯从心境上来说,无人能敌了。圣人有言,有言方能立教化,教化众生,传道授业解惑,破荆棘,开坦途。”

    秦牧怔了怔,失声道:“立教化?不是创立天圣教传道吗?”

    樵夫圣人摇头道:“不是立教,是立教化。立教,是开创一个门派,太浅薄了,开创门派,便有门派之争,有门派之争,便有言语之争,立言也就不存在了。岂不是坏自己的根基?所以,你说你是天圣教的教主,我便知道你大师兄的路子多半错了。”

    秦牧脑中轰鸣,突然想起来那些在酆都中呆着的历代天圣教主,不觉想象出他们泪流满面的情形。

    他们以天圣教主这个身份自豪自傲,殊不知在樵夫这里都是错的。

    樵夫圣人沿着这座神山行走,时不时抓起一块块巨石,巨石直接被他的法力融化,化作一根根布满隆起的花纹的石柱,以奇妙的阵势插在这座神山的山脚下。

    “立教,是立教化。如何立教化?开教育,兴学院,广才能,做实事,研道法神通,用于百姓日用。”

    他轻声细语,一边炼着传送石柱,一边向秦牧道:“国弱,则变法图强,以壮其国。”

    他的炼制手法并不比哑巴高明,但也极为迅捷,将传送神通的符文化作印记,烙印在一根根石柱上。

    “民弱,则传道利民,以壮其民。”

    “兵弱,则改革兵器,以壮其兵。”

    “君昏聩,则一谏之,陈述厉害,劝君改之。君不改,二谏之,再不改,反之立新君。”

    “天无道,则一变法,改天法以顺天下。天不改,则以变法求变道,再不改,伐天立道。”

    ……

    他细细说着,不知不觉间已经沿着山脚走了大半。

    秦牧用心聆听铭记,等到樵夫圣人将自己的理念说完,秦牧突然道:“圣师,这圣人的要求太高,我细细回想自己所遇到所听到的所有人,无人能够达到圣人的要求。这些,你自己能做到吗?”

    樵夫圣人停步,半空中的山石融化,正在形成石柱。

    樵夫圣人一动不动,石柱上的花纹也停止演变。

    秦牧惴惴不安,有些埋怨自己多嘴,他悄悄抬头看去,只见这个樵夫装束的中年男子不觉间泪流满面。

    “我曾经以为自己能够做到。”

    樵夫圣人声音有些嘶哑,黯然神伤:“我以为自己能够做到圣人,别人也是以圣人来称呼我。我以为自己能够立教化,变法图强,壮大开皇国,改变民弱现状,让民有广大神通,改变兵弱,让兵有立四疆而震慑蛮夷之威。我还以为自己能够让君不昏庸,让天不无道,还以为自己能够立功而战胜腐朽……最后三点,我败了……”

    咚。

    那根还没炼好的石柱坠地,插在泥土里,樵夫圣人右臂搭在柱子上,头埋在肘弯里,泪水横流,没有让秦牧看到他的失态。

    “我败了,我没能阻止开皇去无忧乡,我让君昏聩了。我败了,我以为自己能够变法变道,以改变天道,然而天却将开皇国灭了,葬送了开皇时代。我败了,最后那一战我也未能立功……”

    “我败了……秦牧,我并非是你要寻找的那个圣人,我也教不了你,我只是一个失败者……”

    ……

    秦牧怔怔的看着他,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情怀在胸中酝酿。

    在樵夫的改革变法最为浓烈如火如荼的时候,开皇突然退去,建立了无忧乡,没有背水一战,因此樵夫意志消沉。

    他看着开皇的退走,看着辛辛苦苦建立起来开皇时代灰飞烟灭,看着战友们为了同一个理念而战斗而死亡,看着他们的头颅被砍下,热血喷洒在熟悉的大地上,看着那些翘首以盼等待开皇重新降临重新率领他们战斗的战友一个个老去,死去,看着那个时代的黎民百姓一代代消亡,新人替换了熟悉的面孔。

    他心中的挫折和痛苦,是他人所无法想象。

    秦牧突然大声道:“圣师,你能将你的圣人之道传给我吗?”

    樵夫圣人用肘弯的袖子抹去老泪,转头向他看来。秦牧激动道:“我想继承你的衣钵,继续走下去,继续改变下去,君昏聩则伐君,天无道则伐天!”

    樵夫圣人面色漠然,摇头道:“你不行。”

    秦牧一腔热血被浇个透心凉,握紧拳头,怒道:“我怎么不行?大师兄的理解能力领悟能力有点差,把立教领悟出立天圣教,我可没有那么笨!”

    樵夫圣人摇头道:“你大师兄是笨了点,蠢了点,但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你容易热血上头,埋头蛮干,虽然有时很狡猾,但是没有专注力。你性子跳脱,对什么事情都感觉很新鲜,很想去研究,你虽有城府,但城府不够深。你虽有信念,但信念不够稳,道心还未坚固到山河易,心不改的地步。你并非是做圣人的材料,最低,现在的你是不够的。”

    秦牧大声道:“我可以改,我可以学!”

    “我等不了。”

    樵夫露出和煦笑容,声音柔和下来,道:“好徒儿,我真的等不了那么久。”

    秦牧怔怔出神。

    樵夫圣人继续将这根石柱炼好,向前走去。

    秦牧默默的跟着他,看着他炼好一根根传送柱。

    过了许久,樵夫圣人终于布置完成,瞥了瞥有些沮丧的秦牧,笑道:“不必哭丧着脸,若非我对你知根知底,我还真会像黑虎那家伙一样,认为你的道心差到这种程度。走吧,我们上山。”

    秦牧脸上的沮丧消失,跟着他重新回到这座斩神台的顶峰。

    樵夫圣人催动传送阵法,一根根石柱光芒大放,烙印在石柱中的符文发出光芒,将符文印记照耀在半空中,化作一个个奇异瑰丽的文字图案符号。

    这些符号在半空中相连,呼啸旋转,转动速度越来越快!

    即便是樵夫这样的存在,想要搬动这座斩神台,也需要先将自己的传送神通化作阵法,借阵法之威,才能将斩神台传送!

    光芒爆发的轰鸣声中,斩神台呼啸而起,顺着光芒旋转飞去!

    秦牧站在这座神山上,回头看去,只见那颗异星越来越远,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四周,是茫茫无际的黑暗星空,荒凉枯寂,偶尔可以看到细小无比的星辰。

    秦牧突然道:“圣师,我觉得有一人资质悟性都比我好,而且符合你的条件。我想引荐他来见你。”

    樵夫圣人微微一怔,展颜笑道:“好。不过你不用再称我为圣师了,称我老师便是。”

    “老师。”

    光芒洪流从罗浮天的天空中轰然洞照下来,照耀在罗浮天的一座祭坛前方的地面上。

    那地面顿时在光流的照耀下浮现出许许多多复杂无比的符文印记,不断变化,接着光流消失,巨大恢弘的斩神台陡然出现!

    樵夫走下斩神台,背后的大斧飞起,劈开一座门户直达太皇天:“你带他来见我。”

    秦牧躬身:“是,老师。”

    太皇天,离城。

    延康国师与一众延康各个学院学宫的士子在设计灵兵,用以攻城和大规模的战役,秦牧走来,向延康国师道:“国师,樵夫圣人想要见你。”

    延康国师身躯大震,抬头向他看来,又惊又喜。

    两人来到罗浮天,延康国师抬头,看向高大巍峨的祭坛,祭坛上,一位樵夫装束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里。

    延康国师心神激荡,整了整衣衫,便要登坛求见,突然祭坛上樵夫圣人洪亮如钟的声音传来:“延康的国师,我有三问,答此三问,你可上坛来见我!你且登坛!”

    延康国师走上石阶,走到三分之一处,突然樵夫圣人的声音传下:“第一问你初心!答!”

    延康国师停步,朗声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我初心!”

    祭坛顶上,樵夫圣人沉默片刻,道:“登坛。”

    延康国师继续向上攀登,待来到三分之二处,樵夫圣人的声音再度传下:“第二问你道心!答!”

    延康国师停步,丰神隽永,神采飞扬:“初心不改,道心永固!”

    “上坛!”

    延康国师继续攀登,即将来到坛顶,樵夫圣人询问道:“第三问,你知道你会因此而死,因此而身败名裂,因此而后世人会忘记你甚至憎恨你吗?这事业,这条路,不仅有可能毁掉你的生命,还会毁掉你的名声,让你今后无名。”

    “知道。”

    延康国师躬身:“甘愿为之,无愧于心,无怨无悔。”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我教人无数,但只收弟子两人,然而两位弟子都不曾得我衣钵得我真传,反倒是门外开花。你上来。”

    延康国师登上最后一阶,来到这座祭坛的顶端,直面樵夫圣人。

    当——

    樵夫圣人身后大斧坠地,插在地上,这位砍柴樵夫坐在斧背上,大马金刀,双手放在膝盖上:“你可以拜师了。”

    延康国师撩起青衫,跪拜下来,沉声道:“江陵士子,拜见老师!”

    秦牧仰望祭坛顶,不觉泪湿双颊,他见证了这场横跨开皇和延康两个时代的圣人传承。

    圣人的担子,从一个时代,交到下一个时代的人的肩头。

    没有惊心动魄的场面,没有荡人情怀的感言,却让他感动到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