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四章 暮色中的光树银花
无广告    杀伐声起,诸多魔神愤声怒吼,向赤溪杀去。

    一场血战之后,尸骨堆积成山,即便是赤溪也不禁感觉到疲累。他修炼的是赤明时代的无漏斗战神功,这种功法从他人身上夺取气血,让自己时时刻刻保持在巅峰状态,而且三头六臂,近战攻势可以说是达到完美的境界。

    只要敌人受伤,便会不断的流逝气血,而流逝的气血则会涌入他的体内,此消彼长,战斗时间越长对他越是有利。

    这门神功可以说是赤明时代最为出色的功法之一,当时修炼的人很多,神魔自然也不在少数,因此赤明时代的神魔往往都是三头六臂的形态。

    无漏斗战神功有两个欠缺的地方,一是对肉身的负担很大,所以会感觉到肉身疲惫,但气血会越来越旺盛。

    第二个欠缺的地方是神通。

    因为是近战神功,他在神通上的造诣并不是特别高。

    这个赤明时代的监斩官坐在高高的尸体堆上,夜幕降临,四周火光很多,那是神通留下的火焰,在暮色中升起一道道黑烟。

    蛊城残破不堪。

    正有一艘艘纸船从黑暗中驶来,船上的阴差收走死难者的亡灵,赤溪木然的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阴差,并没有过问。

    他毕竟是赤明天庭的监斩官,来头极大,对这种现象早就习以为常。

    他坐在尸山上看向远处,远处,一尊三面魔神正在向这边走来。那尊魔神一边行走,一边调整自己的状态,是一个实力非常可怕的对手。

    缚日罗尊王!

    赤溪一条腿踩着脚下尸体的头颅,另一条腿则很是放松的耷下来,也在稳定气息,平复心境,竭力将自己的愤怒压制住,等待愤怒爆发的那一刻。

    他的敌手是魔族的尊王,他曾经斩杀了魔族另一尊尊王,靠的是斩神玄刀,他深知这种对手的强大和可怕,必须要让自己的心境完美,不能给对手任何可趁之机。

    愤怒,对报仇的渴望,让他拥有力量,但是会丧失理智。

    只有将愤怒压下,待到决战生死的那一刻,突然将压制已久的愤怒爆发出来,给敌人以致命一击,那时才会畅快淋漓,将愤怒挥洒,复仇的成功会带给他道心莫大的愉悦!

    远处,缚日罗尊王还在迈步走来,倘若不细看的话,他反而不像是魔族的魔神,而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温文尔雅的俊美中年男子。

    他一边走,一边手臂翻飞,施展神通,一式又一式的神通相继施展出来,然而这些神通却聚而不散,威能含而不放。

    他脚步迈出的频率并不快,但是速度却是极快,给人一种他正在从高山向下狂奔的错觉。

    那是一种势,无敌的势!

    势并非是靠脚步的迈出频率,他的脚步频率慢,但给人的感觉却有一种不可匹敌的大势!

    他的神通积累的速度极快,让赤溪感觉到压力,压力越来越大,大到他再也坐不住!

    他的身后,突然空间层层叠叠的绽放开来,让蛊城距离他越来越远,不仅如此,尸山附近的魔族尸体也在渐渐远去。

    缚日罗的神通已经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恶战做准备,那就是移开这些魔族的尸体,让他无气血可借。

    他如果再不出手,将会让缚日罗养成无敌大势!

    赤溪腾空而起,六手持六口金灿灿的长刀,长刀飞舞,各种战技神通在他手中的刀下爆发!

    战技神通如同浪涛组成的洪流,一道大浪叠加一道大浪,不断累积,刀光浪涛越堆越高!

    他的脚步迈开,速度越来越快,每一脚踩下,踩得地方是空中,距离地面还有百丈,然而地面却突然出现一片洼地,像是脚印形状的干涸湖泊!

    大地震动,一个又一个脚印状的干涸湖泊次第出现,连山也被踩得陡然沉降,以无比恐怖的速度向正在不紧不慢走来的缚日罗接近!

    脚印湖泊飞一般出现在缚日罗的身前,距离缚日罗只剩下不到两百丈的距离。

    两尊可怕的存在终于碰撞!

    此刻,远在离城的秦牧在暮色中登上城楼,正准备歇息,这时他看到了西方传来的亮光。

    西方,那里是魔族的领地。

    少年站在城楼上遥望,亮光自暮色中爆发,尽管距离此地不知有多远,依旧极为刺眼。

    那亮光像是一株很粗很壮的树,巨大树身突然拔地而起,卷动的光芒洪流冲上天空,即便是在离城,也能看到光柱在向上生长。

    接着,一根明亮无比的枝杈从这株光秃秃的树身中迸发,枝杈呈现出炫目的雷光形态。

    秦牧张望,试图用九重天开眼法看清那里的动静,然而他的目力根本无法看到那里详细的情形。

    距离这么远,别说神魔的身影,即便是万丈高山也无法看到!

    可想而知,战斗的情形是何等激烈何等剧烈!

    “难道是缚日罗与赤溪对上了?”他心中暗道。

    离城中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动,纷纷飞上半空或者登上高处,去看这难得一见的奇景。

    那株光树有了第一道枝杈,接着光芒从树身中爆发,第二道光芒枝杈向外蔓延,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

    从那根光树中延伸出的枝枝杈杈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秦牧与离城中几乎所有神通者和神魔都看到了西方的黑暗夜空中,升起一株巨大的光树,树冠茂密,巍巍晃动。

    就在此时,光树突然暗淡,消失,西方又恢复一片昏暗。

    “战斗结束了?”

    秦牧心头怦怦乱跳,喃喃道:“缚日罗和赤溪,到底是谁赢了?”

    “不知道。”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秦牧急忙回头看去,只见庞钰真神、桑葉尊神等太皇天的神祇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后,这些神祇神出鬼没的,应该是城楼最高,所以他们来到这里观看西方夜色中的奇观。

    庞钰真神摇头道:“我虽然与缚日罗有过数次交手,但几乎都是以败北收场,这世间能够敌得住他的人不多。刚才那一战,以我落败的经验来看,缚日罗已经施展出一切手段,但是胜负依旧很难说,他即便能胜,也是惨胜。”

    秦牧心痒难耐:“真想去那里看一看……”

    庞钰真神警觉起来,道:“秦教主,国师与天师都不在这里,你还是不要惹事为好。”

    秦牧正色道:“真神,我来到太皇天已经有大半年了,你可曾见过我惹过事?莫要血口喷人。”

    庞钰真神满脸笑容,连连点头道:“秦教主说的我都明白,是我言语不当,还请教主见谅。”

    桑葉尊神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城主,你忘记了他把咱们太皇天的太阳轰碎这回事了?”

    “悄声。”

    庞钰压低嗓音道:“他心里没个数,你还能没数吗?天师弟子,你我惹不起的!何况,他又让国师为咱们重新打造了两个太阳,比以前的太阳好看多了。”

    桑葉尊神连忙闭嘴。

    秦牧看着西方的黑暗越来越浓,握紧拳头,压低着嗓音,兴奋道:“缚日罗与赤溪两败俱伤,现在正是捡人头的好机会!真想去捡缚日罗和赤溪的人头……”

    庞钰心中凛然,向桑葉尊神抛个眼色,低声道:“看稳了他,不要让他去闯祸。”

    桑葉连连点头。

    另一边,蛊城外,缚日罗落地,转身便走,瞬息间身形消失在黑暗中,不见踪影。

    赤溪也自踉跄落地,压下胸口满腔闷血,但还是压制不住,突然全身崩裂,败血狂喷,三颗头,三张嘴,喷血不断。

    他的身体在短短片刻便干瘪下来,手中六口刀哗啦啦破碎。

    他与缚日罗的确是两败俱伤,他们二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有闷声厮杀,在短短片刻的交手中,彼此将对方重创,彼此都接近油尽灯枯!

    而缚日罗之所以转身便走,是因为他身上多处负创,担心被赤溪趁势夺取他的气血,所以退走反而是斩杀赤溪的最佳手段。

    他只需要让没有伤口的魔神前来,便可以轻易夺取赤溪性命。

    作为魔族的智者,他看得很清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赤溪也明白缚日罗为何退走,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有魔神前来索命。

    然而他气血枯败,估计走不了多远,便会被魔神追上,那时只怕便是他的死期。

    “要死在这里了吗?”

    赤溪跪坐下来,三颗头颅低垂,心中一片死寂:“我还没有去祖地,还没有回到避世的族人身边,告诉他们祖地的情况,我不甘心……”

    远处的蛊城,一团黑气鬼魅般的在尸体堆里飘来飘去,时而化作一株小树,时而化作一块顽石。

    还有一面面小旗帜,在这团黑气四周飘来飘去,收取魔气,收取幽都阴差们不要的残魂。

    这团黑气飘啊飘,变化多端,有时候还会落在神通燃起的火焰中,变成一团火。

    过了不久,这团黑气试探着来到跪坐在那里的赤明旁边,有些犹豫迟疑,显然是很想上前查看赤溪是否已死,搜刮一些财富,但又有些担心。

    “你是人族。”赤溪突然道。

    那团魔气一惊,下一瞬间便化作一片草丛。

    赤溪继续道:“不用在我面前变化多端,我能看破你。你若是能救走我,我收你为徒,传授你赤明时代的最高绝学无漏斗战神功,许你莫大好处。”

    那片草丛晃动,草丛消失,一位长着两条鹿腿的少年出现在赤溪身前,鹿腿一弯,纳头便拜,高声道:“班公措,拜见师尊!师尊放心,我在魔族厮混了几个月,论逃命的本事,这天底下无人敢说在我之上!”

    ————上月的事情终于过去了,兄弟姐妹们有没有发现最近章节质量高了很多?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