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下马威
无广告    魔猿被抛在空中,脸上露出茫然和无奈。

    秦牧看在眼里,不禁狐疑:“看样子大个子还没有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已经赢了,为何赢了。”

    他转过头来看了看马爷,心道:“马爷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这次选大个子出战,将佛界二十诸天的诸佛的佛子挑落马下,这个主意的确高明至极。马爷是有意为之,还是大个子真的佛法高深莫测?我怎么觉得,倒像是村里人在背后给马爷支损招?”

    马爷说了,诸僧念诵佛号吵得二十诸天的诸佛不得安宁,这个主意是出自哑巴,只有哑巴才会这么损。

    而派魔猿出战,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风格,更像是骚情的瞎子的手笔。

    瞎子的心神眼善于寻隙而入,他的枪法招式变化不多,甚至可以说没有招式,但总是击中对手的薄弱点,这是因为他能够看破一切招法虚实的缘故。

    让魔猿出战,魔猿本来便话不多,总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深得不辩为辩的精髓。

    倘若真的辩法,大雷音寺的和尚只怕是无法辩得过二十诸天的佛子,因此不辩为辩便成了获胜的关键。

    而魔猿正是这样的人。

    “不过大个子也的确是慧根深种,他在佛法修行上有着惊人的造诣。”

    秦牧看向魔猿,心中佩服不已,心道:“他不知自己胜了,也不知自己因何胜了,虽然战斗,心中却一片空明,不知胜负,这才是佛子战空啊。也难怪二十诸天的诸佛对他的称呼都改了,称他为小师弟。话说回来,瞎爷爷和哑巴爷爷都为马爷出招了,他们而今去了何处?”

    司婆婆和黑虎神从罗浮天归来,也不见踪影,让他颇为纳闷。

    “吃,壮!”

    秦牧留下来吃了顿斋饭,魔猿不住的劝他多进餐,时不时握紧拳头,曲起粗壮的手臂,向秦牧展示自己吃得多,身体强壮。

    大雷音寺的斋饭多是青菜豆腐馒头,魔猿面前则放着一口巨大的铁碗,比寻常的大锅还要大四五倍,里面放着魔猿最喜欢吃的松针和松果。

    秦牧吃些素菜馒头,吃饱就行。

    马爷又披上袈裟,回归马如来的身份,向众僧道:“诸佛许我们三个名额,前往佛界求学。前往佛界的三个名额,战空占一个,明心占一个,另一个名额我则有些迟疑。”

    镜明和尚笑道:“如来有何迟疑?”

    马如来道:“师兄,战空有慧根,明心更练达,他们前去学法,都是极好的。不过学法考验的不是慧根,而是悟性,要将法领悟化作神通,变为战力,才能在未来降妖除魔,应变未来的劫难。有佛性,但未必战力超群,这是我担心的,战空和明心都有佛性,只是在悟性上都逊色了一些。”

    一位老僧道:“既然如此,如来何不亲自前去?”

    马如来摇头道:“我已是佛,过不去这世界壁垒,无法直达佛界,因此只能从小辈中来寻一位资质悟性非凡的人来,替我前去,参悟无上妙法,将佛法传下来。这个人,令我为难了。”

    大雷音寺众僧也是纷纷皱眉,虽然马如来说魔猿和明心小和尚的悟性不够,但实际上是马如来的要求实在太高,魔猿和明心小和尚的资质悟性,已经是大雷音寺年轻一辈中最绝顶的人物。

    想要从大雷音寺中选拔出一个超越他们的年轻僧人,根本不可能!

    马如来看向正在吃斋饭的秦牧,魔猿捏着一把松针送到秦牧面前,请他吃饭。

    其他老僧也纷纷看去,只见秦牧接过松针,把松针揉成饼,三两口吃下,又吃了几口馒头。

    “如何?”马如来向众僧问道。

    众僧齐声道:“善男子。如来法眼无双!”

    “让我前往佛界?”

    秦牧吃饱了饭,被马如来唤来,听到他的话,不禁瞪大眼睛,失声道:“我是天魔教主,还曾经与大雷音寺有过恩怨,让我前去佛界学法,不会被诸佛打死么?”

    马如来笑道:“佛界诸佛与你并无恩怨之争,与天圣教也并未恩怨之争。诸佛是在开皇时代覆灭之前修成佛,建立了佛界。而大雷音寺与天圣教的恩怨,则在开皇时代覆灭之后,佛明事理,不会为难你。”

    秦牧还是有些犹豫:“这次是大雷音寺的众僧争取来的机会,让我这个外人前去求法求学,岂不是断了僧人们的期望?”

    马如来摇头道:“让你前去,才有希望。这次前往佛界求学,学的是大雷音寺至高无上的佛法,直达帝座的佛功。我恐战空和明心参悟不出精髓,所以你陪同前去比较适合。”

    秦牧不再推辞,道:“我此去佛界,应当注意什么?”

    “风土人情,入乡随俗,你自己都应该很是清楚,不必我多说。”

    马如来意味深长道:“佛界不帮助下界的大雷音寺,并非是不愿帮,而是不能帮,所以你要当心明枪和暗箭。”

    秦牧心中凛然,顿时明白他话中的机锋!

    佛界之所以如此谨慎,除了畏惧那个所谓天庭的力量之外,只怕天庭已经在佛界安插了不知多少眼线和势力!

    这次前往佛界求学,天庭的眼线和势力,绝对会对他们这些下界来的僧人下手!

    其中腥风血雨,可想而知。

    这也恐怕是马如来务必让他前去的原因所在!

    魔猿战空,虽然慧根深种,但是慧根有余历练不足,明心小和尚的历练是足够了,但是他从前入红尘历练,只是参军,在军中历练,在阴谋诡计和临危应变上,要逊色秦牧许多。

    秦牧经历了更多的危险,甚至直面过缚日罗这等魔神,随机应变的能力堪称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马如来让他前去的目的,除了参悟无上佛法之外,还有便是保护魔猿和明心的安危。

    “需要落发吗?”秦牧问道。

    马如来笑道:“你看我落发了吗?”

    秦牧向他头上看去,只见他的头发已经变成了一个个肉髻,那是佛法将三千烦恼丝炼成的慧珠。

    马如来道:“有人将烦恼当成自己的窒碍,限制了自己的修行,所以要去掉满头的烦恼丝,但佛将烦恼变成自己的智慧。成佛前的烦恼越多,成佛后的智慧越大。如来尚且不落发,你又何必落发?”

    秦牧露出笑容:“受教了。”

    佛界诸天大放光明,高悬于离城上空。

    这一层层诸天看起来虚幻缥缈,但是细看却极为深邃,有着广不可量的空间。二十诸天中,一尊尊大佛出现,佛音缭绕,一尊佛陀伸手一指,一缕佛光从二十诸天中洞照下来,其他诸佛纷纷指向离城中的这座寺院,佛光汇聚成流,化作一道光柱。

    马如来率领众僧来到佛光大柱前,向秦牧等人点头示意,道:“一路小心。”

    秦牧点头,与魔猿和明心和尚踏入光柱之中。那道佛光大柱徐徐上升,很快没入佛界二十诸天中,秦牧三人踩着光柱的底儿,也随之被带入佛界二十诸天。

    秦牧与魔猿、明心脚踏实地,抬头看去,只见前方是一片宏大的寺院建筑,一座座佛塔,一尊尊大佛,无数僧人。

    他们脚下是一座瑰丽奇山,向下看去,则是遍地佛国,金碧辉煌。

    单纯一座诸天,便有着堪比延康的广阔疆域,佛国林立相安无事。

    有僧人迎迓,躬身道:“下界来的三位师兄,前面便是弥陀寺,请!”

    秦牧三人还礼,道:“烦劳师兄引路。”

    那僧人在前面引路,笑道:“战空师兄的佛法造诣高深莫测,我也是一路聆听,很是钦佩。这两位小师兄是?”

    明心报上法号,道:“这位是大雷音寺的秦居士。”

    那僧人的目光落在秦牧身上,道:“秦居士?难怪带发修行。”

    秦牧微微一笑,道:“敢问这弥陀寺是哪尊大佛所建?”

    那僧人笑道:“秦居士有所不知,弥陀寺乃是摩仑法王所建。摩仑法王,乃是天庭的一位得道的佛,弟子无数,佛法高深。许多师兄领教了战空师兄的佛法造诣,还想领教一下战空师兄的神通造诣呢。”

    秦牧心中微沉,这座弥陀寺只怕便是天庭的势力范围,是天庭安插到佛界的势力!

    “马爷给我寻了个好差事。”

    他不禁有些头疼,刚刚来到佛界,天庭的势力便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绝对是来者不善!

    明心和尚道:“这位师兄,我们是来求学的,并非是来较量神通的。学了无上妙法,我们便回下界,不想开罪上界的师兄。”

    他们来到弥陀寺的山门前,那僧人笑道:“修行较量,方知长短,有何开罪?你们进去罢!”说罢,在秦牧等人背后一推,将他们推入寺中,然后关上门户。

    秦牧、魔猿和明心向前看去,只见前方一条山道,山道两旁,隔着十多步便有一对僧人立在两旁,手持僧杖,面色肃然。

    弥陀寺的山顶,一位年轻僧人身穿黄袍,喝道:“拜佛礼佛,跪上山来!”

    魔猿和明心微微皱眉,明心低声道:“秦教主,怎么办?真的要一跪一叩的拜上去?咱们的退路已经被堵住了。”

    山门处,许多僧人明火执械,堵在那里。

    “无妨。”

    秦牧笑道:“你们不要动手,走上山去便是。”

    魔猿和明心迈步登山,山顶那年轻僧人眯了眯眼睛,喝道:“打!”

    山道两旁,僧人挥杖向三人砸下!

    秦牧剑丸突然飞出,化作一个方圆三丈左右的大球,大放光明,剑光缭绕,嗡的一声将持杖打来的僧人衣袍切碎。那僧人光溜溜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弥陀寺的诸位师兄!”

    秦牧屈指一弹,剑球沿着山道呼啸飞上山去,所过之处,立在山道两旁的僧人瞬息间便被扒光,众僧连忙丢了僧杖捂住下身。

    秦牧朗声道:“见过这么大的舍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