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二十三章 吾身所立,即是幽都
无广告    “你是谁?”秦牧惊声道。

    他口中传来一个声音,很是清脆,然而却带有纯真的邪恶:“我是……”

    他的头顶,那尊佛陀大手已经压下,秦牧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另一个“自己”在觉醒,这种感觉太奇怪了,他感觉到自己分裂成两个。

    “……秦凤青啊!”

    这个声音落下,秦牧的原本意识退居第二,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更为可怕的是,另一个“自己”出现,一股不知从哪里涌来的力量突然间充斥在他的体内,如此磅礴,如此可怕,如此邪恶,以至于秦牧原来的修为只能与自己的意识固守一隅,看着这股邪恶充斥他的全身。

    “夺来的元神还是太少了,根本不足以破开土伯的封印。土伯这个大坏蛋……不过,杀了这尊佛,便可以破开更多封印了!”

    秦牧听到自己传出一个陌生而嚣张的婴儿声音,这声音带着邪恶,令人不寒而栗的邪恶,他口中的声音是幽都语,带着奇异的魔力,张扬,无所畏惧,同时带着无边的贪婪,似乎是一切负面欲望的结合体。

    “吾身所立,即是幽都——”

    秦牧看到黑暗从自己体内蔓延,侵染了佛界的至高天大梵天,大梵天永恒白昼,金光如海,此刻金海突然暗淡了一大块!

    金海像是一盆清水滴了一滴墨汁一般,黑暗侵袭,让金海遭到污染,变黑,黑暗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

    佛界至高圣地,正在向幽都转化。

    那尊佛陀的大手已经落下,佛光大放,但是随即被黑暗所吞噬。

    那尊佛陀惊呼,从黑暗的幽都魔气中抽回手掌,只见这胖乎乎金灿灿的佛陀大手变成了白骨,上面的血肉不翼而飞。

    那是一种与延康、太皇天或者佛界、天庭的神通完全不同的神通,掌控着死亡的力量,夺取一切存在的生命力据为己有。

    秦牧纵身跃起,哈哈大笑,手掌五指叉开,按在这尊佛陀的脑袋上。

    轰隆!

    剧烈的震荡传来,那尊佛陀被硬生生压在一座金灿灿的岛屿之上,那座岛屿轰然炸开,天崩地裂。

    秦牧看到自己的身体也在发生奇妙的变化,他的身体在疯狂生长,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然而他的年龄却仿佛在慢慢消退,变得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像幼儿。

    好在天羽族长羽曌青为他炼制的衣裳非同凡响,用的是天羽族最好的材料炼制而成,也是一件了不得的灵兵灵宝,能够随着他的肉身变大变小。

    此刻他已经高达十多丈,然而年龄却退到了四五岁的模样,像是一个冰雪可爱的小男孩。

    不过这个男孩看起来冰雪可爱,然而却力大无穷,而且穷凶极恶,将那尊佛陀的脑袋几乎砸烂。

    不仅如此,这个“小男孩”一只手将那尊佛陀拎了起来,举在空中,张开嘴巴,用力吸气。

    那尊佛陀周身佛光涌动,在竭力抵抗,然而他的元神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时不时的被吸得离体几分,又缩回体内。

    那尊佛陀挣扎不休,他的一座座神藏统统浮现出来,元神处在天宫的门前,立脚不住,几次三番被吸得差点飞出天宫。

    秦牧发现,自己又在年龄缩水,刚才还是四五岁,现在则是三岁不到。

    就在此时,摩仑法王呼啸飞至,一印如轮轰在秦牧的后心。

    秦牧带着那尊佛陀连翻带滚,在金海上连飘了几十下,撞塌了几座山,这才止住身形,而那尊佛陀则被他一口吸出了元神。

    这尊佛陀的元神却没有落入秦牧的口中,而是元神扭曲旋转,没入他的第三只眼内。

    秦牧心中骇然,突然醒悟过来,他终于明白为何酆都阎王镇压自己的玉佩封印后,秦王殿会坍塌,阎王为何会被卡在柱子中,也终于明白为何缚日罗这么强横的存在接触到玉佩之后,会被打得胸口爆裂,卡在一座祭坛中昏迷不醒。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无妄城会遭到无妄之灾,为何土伯一定要在幽都见他,重新布置玉佩中的封印。

    他从前以为那只是玉佩封印的诅咒,从未往自己身上多想,而那几次剧变中他总是沉沉睡去,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真正的诅咒,正是自己,或者说是自己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先前他昏睡,是因为另一个自己太强,占据了肉身,而现在清醒,是因为土伯的封印太强,另一个自己无法完全摆脱封印,因此造成两个意识共处一体同时清醒的情况。

    他顾不得多想,摩仑法王与另外三尊佛陀已经悍然杀来,脚踏金海佛光,四尊大佛手段尽出,向他杀去,神通滔天,威力翻山倒海,异象直达云霄。

    突然,秦牧的意识占据身体,快速疾奔,将瘸子传授的偷天神腿施展出来,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摩仑法王等人的攻击。

    瘸子的偷天神腿在他脚下,竟然变得异乎寻常的快速,简直可以从空间中穿越过去,倘若瘸子也在这里,一定会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腿法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然而秦牧此刻拥有无边的法力,将瘸子的偷天神腿发挥到极致,简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摩仑法王的任何神通都无法触及他分毫。

    “我为何能够突然掌控身体?”

    秦牧在躲避之中突然生出这个疑惑,接着,秦凤青的意识卷土重来,纯真而又邪恶的声音道:“土伯,你又害我!”

    秦牧的意识再度退居第二,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特大的婴孩,兴奋得翻江倒海,跳跃如飞,将金海踩得不断炸开,佛光大浪滔天。

    他所过之处,金海被污染,先前还只能算是一滴墨水落入金海,而现在墨水四处乱滴!

    他抓住了一尊佛陀,正在撕

    第六百二十三章 吾身所立,即是幽都(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