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八章 敌我难分(第三更求月票!)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楼船在波动中像是汪洋风暴中的小小扁舟,被大浪拍得上下翻滚,突然一扇扇窗棂炸开,呼呼飞出船去。

    呼,一层楼生生折断,平飞出去,秦牧和灵毓秀急忙抱住楼宇的柱子,只听柱子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抱着我的腰!”秦牧高声道。

    灵毓秀没有听清:“什么?”

    “抱着我的腰——”

    这次灵毓秀终于听清,立刻松手抱住他的腰肢,秦牧感觉到背后有两个地方软软的,很是舒服,但顾不得细想是什么东西这么软,当机立断催动天地印法。

    天旋地转心不易!

    这一式印法施展开来,顿时狂暴的波动被他的手掌引动,在他四周旋转,秦牧闷哼一声,只觉双手间传来的压力几乎将他的手臂折断,但他只能继续支撑。

    突然支撑楼宇的柱子咔嚓一声折断,整栋楼平地飞起,摔入星空中。

    灵毓秀吓了一跳,连忙死死抱住秦牧。

    秦牧竭尽所能催动天地印,对抗越来越强的波动,这艘楼船还在疯狂的翻滚,船头的凤首已经被折断,船板噼里啪啦爆响,不断飞出,船体破破烂烂。

    嘭——

    舱门炸开,神船的船舱中传来班公措的惊叫声,灵毓秀听到这个声音,心道:“班公措真的机灵无比,竟然早早的躲入船舱中,难道他能提前预知危险?”

    班公措在船舱中连翻带滚,被颠簸得撞来撞去,突然波动停歇下来,这艘破船还在不断翻滚,不知何时才会停止。

    秦牧双手交错,换做天地印中的地水风火定五行这一招,楼船缓缓停止旋转。他的脸色涨红,肌肤几乎崩裂,总算稳定下来。

    秦牧散去天地印,两条腿颤抖,双手也在抽搐不已,抬不起来,腰肌似乎撕裂了,疼得他嘶嘶抽着凉气。

    这艘船破破烂烂,六张翅膀折断了三对,凤首也被折断,船桅倒下,船帆千疮百孔,楼宇不翼而飞,船体四处漏风,甚至连楼船中的空气也飞速外泄,应该是楼船的元气罩已经破裂。

    秦牧挣扎着迈开脚步,沿着楼船的元气罩飞奔,修补裂痕,过了片刻这才落下,松了口气:“应该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不知道初祖怎么样了……秀妹,可以松开了。”

    灵毓秀连忙放开他的腰,脸蛋红扑扑的。

    秦牧刚才沿着楼船元气罩飞奔时,她也抱着秦牧的腰不放手,让秦牧拖着她跑了一圈。

    秦牧忍住身上的酸疼,分辨方向,却见这里是陌生的星空,没有上下之分,没有六合之别,而他向远处望去,竟然看不到初祖和大日星君的战场在哪里!

    非但找不到战场,即便是楼船先前绕行的那轮太阳也无法看到!

    秦牧心中一片冰凉,急忙抓住脖子上的智慧珠,拨动两下,定了定神,道:“我们现在不易胡乱走动,最好是停在原地,静静等待初祖或者赤溪他们寻过来。”

    灵毓秀四下看去,喃喃道:“倘若他们找不到我们呢?倘若……”

    “他们找不到我们,我们的空气要不了多久就会耗光。”

    秦牧取出一把药材种子,又从饕餮袋中翻出一些土壤,把种子撒在土中,催动造化地元功,只见这些药材种子竟然飞速生根发芽,很快在残存的甲板上长出一片药圃。

    他五指张开,手中一团火光飞起,却是纯阳之气所化的小太阳,用阳光照耀这些绿油油的药材。他的纯阳之气要远比其他人浑厚,是因为他在穿越四万年之前遇到了上皇时代死去的神魔,赠给他两道神气,一道纯阳,一道纯阴。

    秦牧另一只手托起一轮小月亮,低声道:“但愿这样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班公措从船舱里爬出来,看到他竟然还在饕餮袋里装了一堆土,失声道:“秦教主,你的饕餮袋里连土也有?”

    “有备无患。”

    秦牧松开手掌,小小的日月围绕着药圃旋转,道:“我怕自己在沙漠之类的地方种不出药材,所以备了一些,没想到用在这里。”

    班公措面色古怪,叹道:“我现在知道我为何杀不了你了。”

    秦牧忍着身体疼痛,笑道:“你从来没有赢过我,谈何杀我?”

    班公措黑着脸不再说话,又不敢动手。

    秦牧思索道:“咱们三个人消耗空气,不如两个人消耗得慢。所以……”

    班公措脸色剧变,正要遁走,突然楼船猛地一沉,三人急忙向后看去,不由得面色如土,只见大日星君浑身千疮百孔的站在船尾,翅膀折了,腿也瘸了,遍体鳞伤,三只眼睛也有两只似乎被打瞎了,惨不忍睹。

    “咳咳!”

    他剧烈咳嗽,吐出一口火痰,落地便不断燃烧,连这艘神船也给点燃了一块。

    “好厉害的开皇神通啊——”

    大日星君疼得吸气,身上血流不止,嘿嘿笑道:“差一点便要了我的命,不过还是差了一点儿……我适才怎么说的来着?是了,你已经死了。”

    他的独眼张开,眼中似有一轮大日酝酿神火!

    秦牧急忙抓出小匣子,不由分说便把小匣子打开,两道红光飞速向大日星君斩去!

    大日星君一对破破烂烂的羽翼突然将周身笼罩,两道血光在他身上一绕,无数羽毛被斩断,血光崩现。

    “好疼——”羽毛内部传来大日星君惊怒的声音。

    秦牧心中冰凉,斩神玄刀,竟然斩不死这位已经遭到重创的大日星君。更是让他绝望的是,大日星君出现在这里,难道初祖人皇已经战死了?

    那两道红光无功而返,匣子又啪嗒一声闭合。

    “没有斩神台,区区斩神玄刀还无法奈何我。”

    大日星君放开翅膀,双翼血流如注,他的血落在甲板上便立刻将甲板点燃,船尾已经彻底陷入一片神火之中。

    空气飞速消耗,很快秦牧与灵毓秀都难以喘息。

    大日星君迈步走来,气喘吁吁:“帝座强者的头颅,还需要帝座强者的斩神台才能发挥出一击必杀的威力,可惜,你没有得到那座神山。现在,你们可以死……”

    突然,楼船再度轻轻一震,大日星君身躯僵硬,脖子突然一拧转过头来,只见他身后的神火中一个身姿修长的身影沐浴在火焰中走来,手中提着一口神剑,剑尖斜指甲板。

    剑尖划过之处,神火立刻熄灭,只剩下一滩滩金色的血液。

    “你还没死?”

    大日星君独眼中露出惊恐之色,缓缓退去,突然振翅而起,双翼疼得发出一声凄厉唳啸,身躯如同一道流光远遁而去。

    初祖人皇面色蜡黄,突然伸手一拍,低声道:“造化青元!”

    这艘楼船突然枯木逢春,楼船的木头构造迅速生根发芽,眨眼间一株株参天大树四面八方的怒长,很快便像是一片原始森林!

    楼船像是变成了一个上下左右长满了树木的小小星球,在星空中孤寂的漂流。

    初祖人皇走到秦牧等人面前,淡然道:“赤溪道友,你还要躲到何时?刚才你若是出手,可以拼死大日星君,而不是让他逃走。”

    过了片刻,赤溪突然从船头出现,托着镇天楼,三张面孔六只眼睛盯着初祖,道:“我也身受重伤,固然可以拼死他,但是拼死了他我也无法活命。他既然已经逃走,那么便不敢回来,回来也追不上我们。我们已经达到目的,不必犯险。你的伤势怎么样?”

    他语气中有些关切,秦牧心中凛然:“赤溪这时候问出这句话,有些不怀好意!只要杀掉初祖,赤明吞噬延康轻而易举!赤溪动了杀心!”

    赤溪之所以愿意与延康结盟,正是因为有初祖人皇在,延康有了与赤明神朝结盟的实力。

    而如果初祖死了,那么也就没有了结盟的必要,直接吞并延康便可!

    初祖人皇淡然道:“我的伤势有多重,其实你试一试便知道。”

    秦牧抓起小匣子,笑道:“赤溪前辈,咱们毕竟还是同盟,闹翻了就有些不太好了。”

    赤溪盯着他手中的小匣子,突然笑道:“说的是。我也只是关心一下,并无恶意。徒儿,到这边来。”

    班公措走了过去,低声道:“初祖人皇的伤势很重,倘若可以抢来斩神玄刀,他们便可以任由我们拿捏!”

    赤溪摇头道:“我知道他伤势很重,但我的伤势也不轻。我没有把握对抗斩神玄刀,等我伤势恢复一些再说。”

    初祖人皇跌坐下来,秦牧细细检查他的伤势,微微皱眉。

    初祖身上的伤极重,像是一个即将四分五裂的瓷瓶,应该是天倾三式给他造成了破坏。

    天倾三式是具有强烈的自毁倾向的神通,不知道初祖使出了几招,但是肉身和元神上的伤势都极为严重,连神藏和神桥尽头的天宫也多有裂痕。

    秦牧治疗过最严重的伤还是延康国师与上苍玉君一战所受的重创,不过那时国师并未伤到天宫,而现在初祖人皇却是伤到了天宫。

    该如何把药力送到天宫,治疗他的天宫损伤,这对于秦牧来说还是一个不曾涉足的空白地带。

    “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先治疗好他的其他伤势,天宫伤势最后再想办法。”

    秦牧将小匣子交给灵毓秀,传授她如何开启匣子放出斩神玄刀,低声道:“倘若赤溪向这边走过来,直接打开匣子,不要有任何犹豫!”

    灵毓秀重重点头,抱着匣子,一边细细演练秦牧传授的开匣手法。

    秦牧长长吸气,立刻开始配备药材,炼制灵丹!

    ————第三更来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