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启世界 > 第三十三章 紫色光圈
    自由撞击台球俱乐部里间。

    祁国强推门而入,没好气地喊道:“催催催,催命啊!15号……”

    他忽地顿住,看了眼眼前研究着电锯的黑衣美女,再看看摊坐在地戴着个浅黄色钢盔一身灰尘的青年,喉咙耸动,吞了口唾沫。

    “小强,我还是连累你了。”

    祁国强怔了怔,叹道:“早就知道会被你连累死了,大头。你怎么不跑,你不是会穿墙术吗?”

    “跑不掉,她是黑丹雁,武道局副总局长。”青年回道。

    祁国强愣了下:“哦,我说怎么眼熟呢?原来是国民女神啊……居然亲自来抓你…抓我们,不亏。”

    黑丹雁轻轻摇头:“走吧。”

    台球俱乐部大门口,林晓琪在刘淼的示意下用英语对两个丹麦人进行了翻译,然而两人还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

    她看向刘淼:“他们两个的英语好像不太好,而且他们到底……”

    就在此时,那个丹麦男人猛然暴起转身,冲向身后人群,却被早有防备的仲昱弥阻挡,孙凯也立刻从侧面冲过去帮忙。

    三人都是c级,但那丹麦男人的格斗术很强,一瞬间便要冲破两人冲入人群。万里和王博对视想要上前,刘淼却身形一闪出现在丹麦男人身侧,一脚便把他踢倒,反剪他双手后给他戴上手铐!

    “what?!”丹麦女人高喊,她一脸愕然,不满地说了一长串丹麦语,可惜没人能听懂……

    被按在地上的丹麦男人则高喊了几句英文,林晓琪翻译道:“他说和她无关?刘班导,他不会是……”

    她欲言又止半晌,又悚然一惊转头看向万里。万里轻轻点头,事情往一个他有所察觉却又不怎么愿见到的地方发展了……

    “晓琪姐,你和万里杨对什么暗号呢?这什么情况?”文菁问道。除了少数心中有数的几人,在场其他人完全处于懵逼状态,林雨玲迟疑着道:“玉米,这两个老外……”

    此时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众人齐齐转头,看到祁国强和一个戴着钢盔个头不高的微胖青年跟在黑丹雁身后正向他们走来。

    祁国强苦笑着对他们摇头,转向前台两个准备报警的姑娘:“你们两个被解雇了。不,自由撞击台球俱乐部无限期歇业了。”

    两人愕然对视,一时失措。

    还有比她们更惊讶的,林雨玲惊喊:“大头?!你什么时候被放出来的?你这身打扮是……你怎么……”

    她越说声音越小,转头看向林晓琪,林晓琪轻轻点头:“张秋阳,两周前,越狱了。”

    仲昱弥走到两姐妹身边,长叹一声道:“对不住了,职责所在。”

    “我知道你在武道局任职,今天突然有空来我这刚开业的台球厅玩两杆,我就有所预料了。唉……”祁国强长叹一声:“大头坑我啊,以前给我坑成青铜,现在变本加厉,越狱来找我,我真的没法狠心举报他。”

    “……对不起。”

    “张秋阳,你到底……”林雨玲欲言又止:“赤组织…吗?”

    “啊。”张秋阳点头。

    “晓琪,你早就知道了?”

    “……嗯。”林晓琪点头。

    林雨玲攥拳,又缓缓松开,面色惨白,默然无语。

    万里默叹一声,目光示意荐超文菁把问题憋住,问黑丹雁道:“副总局长,这件事需要保密吗?”

    黑丹雁摇头,忽地眉头一蹙,身形瞬间消失出现在众人身后。下一秒,台球厅那厚重的隔音大门居然发出一声剧烈的轰响,而后微微凸起向众人笔直飞来!

    众人一惊之下下意识地躲闪,黑丹雁却似早有预料,双手抬起拍击门板,卸力将它平铺于地让地面震颤,而后身形再次消失,躲过了门板后击来的重拳!

    “野原佐为,冲田信繁。”刘淼转头,一字一顿道。他顾不得身下的丹麦男人,起身护在众超能班学生身前,“两位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向后退。”黑丹雁轻声开口:“刘淼,你保护他们向后退。”

    两个岛国人踩着门板走入台球厅,野原佐为直接把愕然中的丹麦女人扒拉到墙上让她昏迷,小胡子冲田信繁则露出了笑容:“捞铁也在啊。一次性解决掉两个,很稳。”

    万里深吸口气,这汉语学得不伦不类,但他一点想笑的感觉都没有。所有人都在刘淼的警戒下缓缓向后退,可他仍觉不安全。

    那个名叫野原佐为的岛国人是a级,而他们在a级的面前必然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寄希望于黑丹雁和刘淼的保护,把自身安危交给别人的感觉可不好!

    他四处张望,寻找万一发生战斗的逃脱方向,低声道:“看到斜后方的窗户了吗?一会儿如果他们打起来,我们直接跳下去,滨科商场二楼大概有五米多高,泄好力不会受伤。超超,我带着你跳!”

    “嗯!”

    荐超嘟嘟着胖脸:“今晚我就不该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丹雁上前几步,站在两名岛国人的身前,蹙眉道:“两位现在离开,我可以把这件事当成误会。”

    “不是误会,能把你留住的机会我们好不容易才等到,还附带上这么多超能者,还有捞铁,怎么可能是误会?”冲田信繁笑道。

    刘淼面色凝重,看了眼两岛国人身前戴着手铐的丹麦男人,朗声喝道:“你们要与赤组织同流合污?还是你们原本便是赤组织的人?!”

    冲田信繁小胡子微翘,对旁边的野原佐为说了句日语,野原佐为便微微屈膝,对黑丹雁比划出战斗姿态,一副随时暴起的模样。

    黑丹雁凝神戒备:“看来两位是想长留在我华夏了?”

    “你的能力确实很棘手,但一人想赢我们两人,不可能!”冲田信繁言语中竟无视了刘淼,“更何况,你还有这么多累赘要管!八种独有超能力,华夏独占其四,太多了!”

    话音刚落,一道紫色的光圈便以他脚下为中心散射,瞬间遍及了台球厅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