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神荒芜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三角之恋
    凌缙和King的打斗,竟然在空中形成一道旋风,而那夹带着雨水的旋风如同被赋予了定位跟踪功能,偏偏卷着车子“飞”过灌木丛,去向斜坡下更大的停车场。

    Queen正在听着收音机里的节目,并想着自己和King的过往,所以当车轮离地三丈高,以“梯形”路径飞向山坡竟不自知。

    “嘭!”

    “砰砰砰”!

    旋风在山坡下的停车场上空突然消失,于是车子失去牵引力而直接往下掉,发出巨大的声响,同时地面的水花溅起数丈之高,让白色的车身涂上了喷溅式的土色抽象画。

    还好是最新款智能豪车,当车子落地的瞬间,车胎中的气会自动排放,避免因急速强力着陆而引起的爆胎。

    同时车内的安全气囊等都瞬间开启,Queen被充满空气的“防护”温柔的搂着,同时那本放肆狂舞的长发也被智能的收在安全头盔中。

    ……

    真不愧是凌云城中最新研发的高档智能豪车,不仅外观具有流线型,连各种性能都属前沿高科技。跑车经过了高跨度弹跳和最终着陆这一惊险刺激的过程,车中花容月貌的Queen却并没任何惊慌失措。

    其实并非她对自己的驾驶技术胸有成竹,在这凌云城,她是个连驾照都没有的“外来人口”;而是她清楚的知道永恒国度的科技水平已达到了外界不可想象的高超地步。

    凌云城是永恒国度的凡人区中最繁华的城市,称之为凡人区其实并非说它的科技落后于其它区域,而是说其它区域有更邪魅的存在——好比上古四灵、拥有神力的超能力者等等。

    可为了整个永恒国度的更好发展,最高统治团队明文规定在凡人区,其它区域的高级生灵不能入侵,否则会被自动防御系统识破而灭杀。但因两千多年前从天降下一块四方形蓝田玉玉玺,导致整个永恒国度和外界的须弥地带有了不宜让人察觉的漏洞——好吧,外界人类称之为“虫洞”。

    传说那块突然从天而降的蓝田玉玉玺,正是由卞和与墨家传人共同打造的开启秦皇陵墓门机关的和氏璧。在秦皇陵大墓关闭的那一刻,赵高李斯两人就派秦始皇的影子护卫(贴身忍者)将和氏璧送往了秦国皇室最古老的隐士处,那隐士用上古秘法将和氏璧送往了异度世界——永恒国度的凌云城。

    当Queen及盗贼团伙几人来到凌云城后,才发现凌云城城主府是利用高科技的手段在统管城市,且利用科技的手段迷惑人心。所以这里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多不胜数,它们想出了各种花样想讨得凌小姐的欢心。

    可是美人毕竟是美人,更何况是位高权重的美人,又怎会因科技公司的这些小伎俩就暗许芳心给谁呢。尽管和她有着床笫之欢的男人多不胜数,但传言她钟意的男神是一个身处永恒国度最高权力中心的某俊杰。

    近儿,凌小姐和凌云城最大的黑市研究所走得很频繁,不知她突然亲近黑帮,究竟为了何事?不管是地下黑市还是准予开设的“公堂”,既然存在就有必然存在的原因。

    如无数玄幻修仙小说中的桥段一样,各大门派的壮大皆因自身的信众。信众为了什么支持自己的门派呢?当然是为了能有更好的生存生活条件和更高的精神追求。

    如此,各门派之间就会制定更好的奋斗目标和人性化制度,招揽各种得意的门生,以求得门派的长久延续及发展。

    在这种“抢人大战”中,竞争力自然产生,所以各门派势必更新出顺应时代节奏的“福利机制”,让自己门派中人在某些方面感受到一定程度的优越感。若不是如此,任何根深蒂固且势力“豪华”的门派都将陨落在历史洪荒之中。

    好巧,跑车最终落地的瞬间,雨停了。

    四个车轮下方不断的散发出巨形的水浪和气浪,并且这些水气浪相互交错和碰撞后,弹出无数乱溅的水珠。

    低矮的灌木丛因被气浪袭击,那具有韧性的树枝皆匍匐在地,细小的绿叶们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气浪攻击,竟纷纷飞离枝干,飘向很远的绿道。

    猛然间,灌木丛绿色全无,唯剩光秃秃的乳白色枝干和零星挂着的几片小树叶,萧索而苍凉的向来往之人证明着,它是具有生命力的树。

    车中的安全气囊在智能系统探出“安全信号后”自动收回,隐逆在车体各处。而Queen因使用过车内的烘干功能,身上的黑色连衣裙已完全干透,连齐腰长发也在她打开车门之际,随微风淡淡的飘扬着。

    而凌缙和King二人却在灌木丛的对面继续纠缠着,厮杀着。

    这场将古堡附近灌木丛毁得干净的厮杀,却仅仅是因为凌缙两人之间那少之又少的言语,却深深的触怒了彼此作为男人的基本自尊。

    这场三角恋,其实并不是因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人对情欲的贪心而造成。

    King一直有无数女伴,但那些女人都不是他真心所爱,同时他清楚的知晓那些女人是为了名利才跟自己上床或故意讨自己欢心。

    Queen一直冷看世事,因为她看多了、听多了为各种目的而产生的虚情假意的所谓真心,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不离不弃的爱情。

    凌缙因自杀穿越造成记忆碎裂,加之在凌小姐实验室中被人体试验后清楚了过往记忆,所以他算将过去忘得干净的“新生灵魂”。

    偏巧,Queen和凌缙两人在同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同样的“偷渡者”碰到了一起。让她找到了久违的“生活”,感觉和简单的他一起过活惬意快乐。

    而King,太过功利和心机,这么多年来在任务中的碰撞都让她感到不能喘息。

    猛然间,站在车外遥望两人打斗的Queen想起了一段不堪的往事。

    在铺着绿色桌布的长条形餐桌上,盗贼团伙的首脑当众占有了团队中所有少女的初夜。完事后,观看者和行动者都纷纷离开,只剩赤身裸体的女人们用落满红印的绿色桌布裹着自己的身体坐在桌上不断的痛哭着。

    那天,也像今儿般阴雨绵绵。

    后来King不知从哪里拿了条纯白的浴巾给她。她倔强的脸庞并未有丝毫感激,反而对他们这些男人嗤之以鼻。当晚,有两位少女在昏暗的灯光下给心仪的男子写下绝笔信后便用利剑刺心而死。

    也许女性终究不适合进入这个全球最顶尖也最严苛的团伙,这些男人对于性的开放程度让人难以想象。首领让这些初尝“禁果”后的女孩以“爱情的名义”去试探团队中其他男性成员的“忠诚”,而性技巧和情感分析的培训是团队决策层为这些年轻貌美的少女量身所打造——全球绝无分校。不过她们最拿手的却是杀人于无形,毁尸灭迹的胆量和手段。

    于是,她们成了全球上层圈子中出了名的勾魂夺魄“毒药”。

    ……

    因King是团队中最优秀的“猎人”,加之那天他给了她浴巾,并带走了她,所以她并未像那些先后自杀或被杀的少女们般无奈的走向人生的深渊得不到救赎。

    她们那一届练习生中,只有不到十来位少女,可后来的数届练习生中,却有更多的少女,其命运大致与首届那些少女差不多……

    风声凄凄、萧索飘摇的枝丫在阴沉沉的天空战圈中,King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究竟是谁?”

    凌缙气喘吁吁的反问道:“你又是谁?”

    King一个后空翻便轻踩在附近一辆黑色轿车的后盖上面,借势腾空到右侧的一团树丛中俯视山坡下方的具体情形——他终究还是担心她,就连打斗过招的这么一瞬空闲时间便想知道她是否安然无恙。

    这一腾空而立,让本就掉得只剩为数不多几片树叶的枝丫“唰唰”的继续飞离“家园”,在这萧瑟中享受最后一程时光之旅。

    凌缙站在一斜坡的水泥地面,见他的紧张模样淡然一笑,眸子中的怨怼和杀气更甚。这一刻,他骨子中的帝王血脉显露无疑,天生傲慢、天生霸气。

    “你这个跳梁小丑,怎会陪在她的身旁?”这一刻,King尽管为了行动的事儿一直压制着内心想要灭杀凌缙的冲动,但作为一个男人的本能,却不得不在情敌面前争个长短。

    其实,这已经完全无关爱情。

    凌缙淡然一笑,立在地面的身子微微一晃,毕竟,他因King的话语而稍有怒气,作为一个穿越到凌云城的男人,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又怎去追求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呢。

    不过他心中醍醐灌顶般顿感清明:这个男人一看便属于功利心极强之列,他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只是人生悲剧。如果Queen和他在一起,这辈子都会生活在腥风血雨之中。

    King并不想罢休,厉声道:“我的女人,你以后离她远点,否则我会用尽千百种方法将你灭口。”

    他的冷漠和警告,让凌缙那稍显自卑的心扉突然之间有了“反抗情绪”,于是他脸一沉,脚尖轻点的直接腾空向另一个地方——可顿时,他竟然在半空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