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某美漫的神级强化师 > 章节目录 98.现实总是赤裸裸
    “她是黛西,她一定是我的黛西,年龄看起来差不多又是混血儿,她还那么像她的妈妈,都是那么漂亮,她一定就是我的黛西啊!

    我这个样子一定是吓坏她了吧,她会怎么看待我这个爸爸?不行,我要躲起来。对,一定要找个地方躲起来。”那个巨男一边慌不择路的逃离着,一边想着这些。

    死侍从地面上爬起来的时候,看着逃跑了的那个巨男,夸张的扭了扭腰,随着骨节的一阵响动,他发出了一阵舒适的呻(和谐)吟“嗯···啊~,这样感觉好多了,没想到他竟然会逃跑。

    和他打起来,就像是在强暴着一辆虎式坦克,那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斯凯这时已经快要离开了房间,但是南森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随后对着死侍问道:“别说废话了,你知道这里谁叫做卡尔文·扎博吗?或者说海德先生,反正都一样。”

    南森自然是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这个真相由死侍说出来无疑会显得更好一点。

    “对哦,你们不说我都忘记了,他人就在这里啊,不过刚刚跑掉了!”死侍做出着惊讶的表情,同时指了指那个巨男逃离的方向。

    然后他就不解的自言自语,“话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执着的找他呢?对于我们这个世界的人而言,这一切······”

    死侍的话还没有说完,南森和斯凯已经一同怒斥说道:“闭嘴!”

    死侍立刻闭上了嘴,甚至双手还把自己的嘴给捂住,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神经病,还是一个大逗比。

    随后他看着南森和斯凯在他的面前狂奔而过,掏出了一个手绢不舍的挥了挥手,“再见啦,作为回报,要是你们知道弗朗西斯躲在哪里?记得告诉我啊!

    对了,如果你们谁认识比较不错的整形医生也可以告诉我,就是能把一颗受了伤的牛蛋蛋给整成詹姆斯·邦德的那种!”

    在他说话的这个空挡,南森和斯凯已经追逐着海德先生消失在了拐角。

    然后死侍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处,想上了一个很深邃的问题:“要怎么向他们说明是哪个版本的詹姆斯·邦德呢?

    算了,他们自己会明白的,起码我还没有说要整成隔壁的蝙蝠老爷那种。”

    说完之后,他就继续大摇大摆的准备离开,但还没有走出这间屋子,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急忙扭头开始去寻找南森和斯凯。

    “喂,我还没有告诉你们我的联系方式!”死侍大叫着说道。

    南森可是一条大粗腿啊,他一定要抱住了,就算抱不住,起码也要蹭一蹭。

    南森和斯凯一路上跟随着痕迹,追逐到了一个阴暗的小房间内,进入之后却发现了满墙的血迹,好像有着无数人在这里受尽折磨,凄厉的哀嚎响彻这个房间。

    而在房间的一个角落中,正有一个中年男子蹲在那里,他把头给埋进腿里,嘴里还在一直念叨着:“黛西找不到我,黛西找不到我!”

    他近乎全部赤裸,只剩下了一条破烂的裤子支撑着他见到自己女儿的最后尊严。

    斯凯看着这个中年男人躲在那个角落中,口中还在不住的自语着。

    恍惚中把他和照片上的那个男人给重合了起来,但那个男人的笑容却洋溢着幸福,怀中抱着自己的女儿。

    而这个男人却显得满是落魄,工作的地方也是这种惨无人道的底下黑市研究所。

    他真的就是我的父亲吗?斯凯的心中其实已经倾向于了这个答案,不然之前的那个怪物听到她的话之后,也没有必要逃跑。

    斯凯看着这个与照片上无比相似的身影,内心却在不住的动摇着,泪水已经默默的在她的面颊上流下。

    她依偎着南森,无声的哭了起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幻想了很久的美梦破裂了,她从小到大一直麻痹着自己,希望自己的父母是个英雄,再不济也可能是个外星王子或公主什么的。

    但是这些统统不是,她的父亲只是一个无力的中年男人,从事着不能说出口的勾当,落魄的就像是一条败狗。

    与自己女儿的第一次见面是这么凄惨,从一个狂暴的怪物过渡到了一个却近乎着赤身裸体的男人。

    他丝毫没有身为父亲的威压,只是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希望女儿不要找到他!

    “啊哈,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死侍突然出现说道。

    南森冲他看上了一眼,随即隔绝了众人和他之间的空气,看着他连比划带跳,声音就是传播不过来。

    海德先生终于决定不在逃避了,而是站了起来,对着斯凯面露复杂的说道:“黛西,我的女儿。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找到你的父亲吗?”

    其实斯凯的心已经选择了相信,但真相往往无比的残酷。

    她擦了擦眼泪,口中问道:“如果你是我的父亲,那么我的母亲呢?”

    海德先生急忙解释说道:“这一切都是丹尼尔·怀特霍尔所造成了,他拆散了我们一家,更是无情的虐待了你的母亲,但她没有死,只是······”

    听着他说出这些,斯凯在心中彻底坐实了他是自己父亲的身份,当下也不想再多听他说一句话,力量顷刻间催动了起来。

    顿时头顶上的一层开始疯狂的震动,很快一个大洞直接出现在斯凯的头顶,她直接跳上那个大洞,逃离了这一层。

    “南森,我想要一个人静静,随后在学院等你。”她口中说道。

    没有人怪她如今的逃离,一个人强迫着自己去面临鲜血淋漓的现实那是英雄,而斯凯如今只是个有着强大力量的女孩。

    南森这时也撤开了【无尘之地】,死侍若有所思的走了过来,看着已经失了魂的海德先生,他估摸着两人的架也是打不起来了。

    死侍想了想,开口说道:“不如我们去个酒吧喝一杯,我在那里是VVIP,还认识着不少的漂亮姑娘。”

    海德医生苦笑着看了他一眼,嘴里说道:“我知道弗朗西斯如今在哪里?”

    “真的吗?”死侍感觉自己激动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来了,就差想要抱着海德先生亲上一口。

    “那么,我们更要去喝上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