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章节目录 第356章 这年头的人只讲钱,不讲信义
    “没错。”红番一个劲点头:“大家都想要玩借刀杀人,让别人帮忙干掉自己的对手,最后看起来还是侠哥技高一筹,利用老鬼华干掉了马振宇。”

    别佬文问任侠:“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任侠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了一句:“我要当坐馆!”

    任侠的话其实是说了一半,但别佬文已经明白了,笑着问:“你想问我是不是支持?”

    “对。”任侠缓缓点了一下头:“你的支持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只有你支持我当坐馆,我才能进行下一步计划!”

    “我当然支持了。”别佬文长叹了一口气:“你很清楚,我现在想要洗底,那么我自己就不能当坐馆。如果是别人上位,不管是马振宇还是老鬼华,都没我好果子吃,实事求是的说,除了支持你之外,我没任何选择。”

    “很好。”任侠满意的点了点头:“等到我当上坐馆之后,就帮你洗底,成为合法商人。”

    “具体怎么做。”

    “这个要问罗文章。”

    “为什么要问罗文章?”别佬文被这话给搞愣了:“他可是我们的敌人呀!”

    “我们要向自己的敌人学习。”任侠一字一顿的说道:“通过眼下几件事情,我能够感觉到,罗文章是一个很有想法,也很有才干的人。他急于吞并后港,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一定是做合法生意,我们应该学习他的经营思路,搞清楚他到底想要怎么经营后港和茂庄。”

    “你确定他要做的是合法生意?”

    “你别忘了,罗文章的老爹红中哥可是走毒的,偏门生意里面哪还有比这个更赚钱的。但罗文章接替红中哥之后,撇掉了原来的走毒生意,而是盯着后港和茂庄这两个农贸市场做文章,很显然,罗文章不想给自己留下黑底……”顿了一下,任侠继续说道:“这也就是说,罗文章一定是有合法的方式,统合后港和茂庄的生意,而且一定会赚很多钱。”

    “他会怎么做呢?”别佬文微微一笑:“让你说的我也有点好奇了!”

    “现在先不管这个。”任侠微微眯起眼睛:“等到选坐馆那天再说吧。”

    红番问了一句:“在选举坐馆之前我们应该干点啥不?”

    任侠反问:“是不是地区大佬都有资格参选坐馆?”

    “对。”红番点了点头:“其实,有身份地位的社团成员,都可以出来参选,但竞争不过地区大佬,毕竟地区大佬才是小弟最多,也是最有钱的。你就像荷兰辫,如果没有当上地区大佬,就算出来餐选坐馆,就凭着他手下的烧烤店和酒吧,有几个人愿意投票给他?”

    别佬文跟着说道:“投票这事儿,其实票都是可以买的,一般来说,想要参选坐馆的人,在选举前都会拜望各个叔公辈,包上一个大大的红包。以前有过成例,有人在参选坐馆之前散尽家财,不只是把手头的钱全都拿出去,甚至还借了不少钱,用来孝敬叔公辈。也就只有地区大佬才有这个财力,普通的老大或者四九仔就不要想了,不只是荷兰辫,包括红番在内,做的那点生意掏不出来足够的钱。”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儿……”任侠叮嘱红番道:“你跟荷兰辫现在都是地区大佬,原则都可以参选坐馆,你们手下肯定也有人要问,是不是你们两个出来参选。那么你们两个一定要对外放出这样一种风声,那就是对这一届坐馆没有兴趣,现在只是想要尽可能多赚钱,等到下一次选坐馆的时候再说。这样一来,老鬼华眼下就会放心,不会多加防备。而且老鬼华还会这么想,等到下一次选坐馆,红番和荷兰辫毫无疑问会构成竞争,如果老鬼华到时候还想要继续连任,必然可以把现在这一套再玩一遍,挑拨荷兰辫和红番之间的关系,自己坐收渔利。当然了,对老鬼华来说已经没有下一次,这一次重选坐馆,我就要老鬼华的好看。”

    红番急忙点头:“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任侠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等到正式选举坐馆那一天,社团所有人到齐之后,你们要发动自己的小弟,在外面尽可能散布风声,就说衰明和马振宇全都是老鬼华杀的。老鬼华为了能够连任坐馆,挑拨手下地区大佬互相厮杀,而且收买罗文章杀掉马振宇。衰明的死,其实跟老鬼华没有关系,但要把屎盆子扣到老鬼华的头上,选坐馆的时候老鬼华肯定在场,不了解外面的风声,这样一来,我们让老鬼华想要辩驳都没机会。”

    “好。”别佬文呵呵一笑:“我现在越来越期待重选坐馆了。”

    任侠没杀白纸扇,而是把白纸扇留作内线,事实证明,这一条内线发挥了巨大作用,任侠对老鬼华那边的动静掌握的清清楚楚。

    马振宇死后,手下的四九仔陷入混乱当中,几个比较有实力的老大都想上位,成为地区大佬,结果互相厮杀起来。

    别佬文那边管事儿的是红番,任侠这边管事儿的则是荷兰辫,这两个人不仅资历很浅,而且也没什么钱,能力有限,老鬼华完全不当做自己的威胁。

    也就是说,眼下对于老鬼华而言,已经没有人能够跟自己竞争,连任坐馆根本不是问题。

    几天之后,和宏利开香堂了,这一次开香堂的目的就是选举新一任坐馆,所有叔公辈全部到场,包括前任坐馆和地区大佬,以及一些非常有名望的社团头面人物。

    红番和荷兰辫作为地区大佬也出席了,马振宇那边来了两个老大,不过这两个老大什么作用也不会发挥,只能算是旁听会议,因为他们两个根本没有上位成为地区大佬。

    所有人拜过关公像之后,在关公像下面围聚成一圈,老鬼华最先说话:“最近这段时间,咱们和宏利内部事情不断,先是别佬文和衰明互相残杀,接下来马振宇又被罗文章给杀了,现在三个地区大佬全都没了。我们社团处境微妙,也可以说是非常危险了,本来我是准备退休颐养天年,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愿意勉为其难,再做一任坐馆,帮助社团重新走向强大。”

    一个叔公辈叹了一口气:“有资格竞争坐馆的,现在全都死了,除了你之外,坐馆也没有其他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