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痞武云霄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大战前夕
    如此恐怖血腥的一幕,看得众人心中都是一阵怦怦乱跳,迈着步伐走近女儿,杨战也是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脚步,眼圈红红的,作为一个父亲,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爆头而亡,可想而知他心中的痛和自责,后悔要为什么叫她回来,是他害了女儿,落得个死无全尸。

    杨战根本看都不看君莫殇一眼,冰冷的眼神不带一丝感情,抱着杨悦,一步一步走下台阶,一步一步走出古城区,消失在君莫殇的视线里。

    莱恩羽希奉上一瓶铜色疗伤灵液,不愧为大势力出手就是阔绰,一瓶铜色灵液拿出当彩头也是没谁了,够奢侈,人家可能真的不缺这种东西吧。水韵伸手接过灵液,羽希寒暄问暖后,迈开步子走了。

    杨悦死了,杨战走了,众人散去,小城会结束了,古城区再次陷入寂静,被大雪覆盖,满目的苍白,没有一丝朝气,在古堡顶,成群结队的低阶飞行魔兽吱嘎吱嘎的叫着,似乎在等待着大战的来临。

    大雪纷飞,行人断魂,经过一日的大雪渲染后后,黑夜的晋安城在雪光的反射下透亮的很,白日的喧嚣后,这里重新被寂静笼罩,只是从风月场所不时传出男子的急促的喘息声和女子的欢吟声…呵呵…想必他们是在促膝长谈,正在商讨造就一个了不起的孩子,这个谁能知道呢…呵呵…

    漆黑的夜空之上,雪光反射点点寒芒,君家一处后院的房间中,漆黑的人影,宛如黑夜中的幽灵腾空而起消失不见,在其身后一个雪白的小东西飞快的扇动翅膀,跟着前方的那个人影。

    君莫殇与夜空同色的漆黑眸子,盯着床榻上躺着的人影,此时漆黑的眸子却是寒芒悄涨,沉默了半晌,忽然一道苍老的人声道:“四长老,既然已经醒了,就不要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床上的人影还是没有动静,君莫殇脸庞微怒眼中却是掠过淡淡的寒芒,冷哼道:“怎么?四长老是要我亲自动手,才愿意醒来吗?不过我动手,四长老可就永远也醒不来了,可要考虑清楚了,是自己醒来,还是永远不要醒过来?”浑厚的嗓音充满了威胁。

    听到威胁,皮肤划过冷冽的杀意,躺在床榻上的四长老终于坐不住了,怒火中烧,气愤道:“阁下,到底想干什么,我与你何愁何怨,为何要三番两次阻挠我,要置我与死地?”

    “这句话,四长老不觉得熟悉吗?”君莫殇慢慢取下头上的斗篷,森冷地微笑道:“四长老可曾记得我也问过你同样的问题,今日我再问你,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铁了心要置我与死地呢,你能回答上来这个问题,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弄死你!”

    少年的稚嫩嗓音,让四长老心头一颤,飞快的跃下床榻,急忙揉揉朦胧的眼睛,眼睛睁到最大盯着坐在几案上的少年。少年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端着茶杯,品着茶香,同样回身看向四长老。

    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皆是邪魅的脸庞,四长老不敢相信一直以来的黑袍人就是君莫殇,但是此刻君莫殇周身的强者威压,又由不得他不相信,颤巍巍的声音道:“你到底是谁,是君莫殇,还是黑袍人?”

    “怎么,才两三天没见就不记得我了,四长老真是贵人多忘事!”君莫殇从几案上跳了下来,风骚的转了一圈,然后说道:“喏…看清了嘛,我就是君莫殇,我还是那个我,没有变,变的是你四长老,是你怕了!”

    “笑话,我堂堂一个二品灵武会怕你一个一品砌武,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嘛,我知道你可以越级战斗,可是那是穆和不是我四长老。与我过招,你能接过三招而不死,就算我输!”

    鄙视的看了一眼虚张声势的四长老,又是一道空灵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倒是不可能,不过你可以试试,看看我能不能行!”

    “噬日掌,吞天呐地!”四长老,真的要疯了,他糊涂了,面前站着的人到底是谁,少年面孔发出却是令他恐惧的声音,“我不管你是谁,是黑袍人也罢,是君莫殇也好,想杀我都要血的代价!”

    “我这个人其实挺不喜欢高调的做法,平生最讨厌的也是你这种自不量力的卑鄙的人,这次我就破例高调一点,你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不用三招,一招我就送你去见阎王爷…”望着四长老已经凝聚完成的噬日掌力,黑色的气流团团萦绕在掌心,金龙忽然轻叹了一口气,巨大的魂力压迫,把那蕴含剧毒物质的掌力打散。

    闻言见状,四长老眼瞳中掠过一抹诧异的恐惧,对着房门飞掠,看着近在眼前的房门,嘴角扬起欣喜的笑容,然而不等他打开房门,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住他的脚步,紧跟着,身体不由自主的撞在身后的墙壁上。

    跪在地上,四长老刚欲喊声求救,嗓子被一道魂力锁住,变得沙哑无比,发不出声来,少年那骤然寒起来的邪绔脸庞,永远永远的印刻在他的神目中。

    “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认为会有人来嘛,我想杀一个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随着少年语气的骤然变冷,四长老仅存的希望的火苗骤然破灭,一句话将他打进了绝望的深渊。

    少年修长两指之上的流金罡风,猛然脱手而出,最后化为一道金色的指力,狠狠的点在四长老眉心,顿时金指刺穿他的脑袋,脑后迸射出一抹金色精光,这一记湮灭指,虽然不会杀了四长老,但却比杀了他还要残忍。

    少年淡漠的瞥了一眼尚存意识的四长老,双目无神浑然一副白痴的表情。少年缓慢站直身子,冷漠的眼瞳流露出一抹无奈,低声喃喃道:“算了,还是留你一命吧,做一个傻子无忧无虑的活着比做武者要好的多了!”

    见到金龙这般处理,猥琐的模样,少年起身走出房门,留在房中一串话:“老家伙,你真毒,我服,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君莫殇前脚刚走,一道青色的空灵人影突兀而至,审视着白痴状的四长老,青袍人笑了笑道:“湮灭指,金龙你还是那么调皮,心地还是善良,总是爱装老好人,你不忍心杀他,我来帮你来!”

    微微一笑,青袍人手掌一挥,空间剧烈的波动,闪电般的将四长老覆盖其中,只是瞬息间全身骨骼剧碎,还未来得及大喊出声的四长老,便是瘫软倒在地面。

    空荡荡的房间唯有一个佝偻的人影躺在地上,他的脑袋往里塌陷,一个个血洞流淌着白的红的,惨白的脸庞,眼瞳骤然一缩没了生机,还有那略微凸出的眼球,让他看上去极为的恐怖,从此,离情宗的四长老便是以这种方式告别了人世,彻彻底底的死去,等待旁人来给他收尸。

    暗夜中,君莫殇头顶斗篷,脚踏着积雪,身后留下一个个脚印,向着君府庄园走去,空旷而寂静的街道,北风吹来,扬起层层浮雪,少年不紧不慢悠闲的迈着步伐,哼着小曲走在回家的路上…

    “少年,你这是要赶路回家吗?”夜空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得师徒二人同时一惊,金龙暗叹大事不妙,而君莫殇的身体骤然一僵,被强大的力量禁锢住,脸庞急变艰难的扭转过头。

    “如果是,很不好意思,少年或许就没有回家的机会了,因为你的命马上就要归我了…”淡淡的笑声,忽然突兀的在身后响起,黑暗中一个青色的人影缓缓走出,青色的头发遮住他的脸颊看不清容貌,青袍之下的身材不算魁梧,精瘦中蕴藏着巨大的爆发力。

    全身青色的装束,君莫殇此刻已经猜到他是谁了!晋安城,对空间能有这般掌控之力的人,除了师傅金龙以外,恐怕只有一个人能做到,那就是一直穷追不舍的老家伙的死对头,金龙口中的御龙一族的败类,青龙!

    “老家伙,怎么办?”君莫殇向金龙问道,问话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回音,瞬间想到青龙在身后,当下才是知道,金龙不说话可能是为了不让青龙察觉。

    君莫殇即便知道他是谁,却也装作糊涂道:“前辈,说的话晚辈听不懂,恳求前辈放了晚辈,这么晚了不回家,母亲会担心的!”

    青龙诡异的微笑道:“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了你!”

    君莫殇一听有戏,马上回答道:“前辈,尽管问吧,我是一个诚实的孩子,一定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对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是最好…少年,我问你,你是不是天地灵石所化,你的师傅可是金龙!”

    “前侧这句话问的很是莫名其妙,我父亲母亲生我养我这么多年,开玩笑,我怎么会是天地灵灵石所化。至于那金龙,更是无稽之谈。不知前辈从那听说我的师傅叫金龙,我的确有个师傅,但他老人家不叫金龙,大家都称呼他易师傅!”

    “少年你很调皮哦,年纪不大撒谎但是一套一套的,不真诚,不想给你多聊!我想你早就从金龙那听过我,也已经猜出我是谁了,所以不要在多费口舌辩解,没用的,我不是三岁孩童,你说的所有的话我都不信,我只信我的感觉,所以让你的师傅出来吧!”

    “青龙?金龙?我真的不认识!”君莫殇死不承认。

    青龙眼神瞬间冰冷,脚步朝前一踏,狂暴的气压向君莫殇压迫而去,“少年,我的耐心有限,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孩子,接下来,有机会就逃吧!”话音刚落,少年的眼眸中多出一抹饱经世事的精光,少年一开口浑厚的声音震荡着空间,身体的禁锢瞬间被解除,“有什么事冲我来,何苦为难乳臭未干的少年呢!”

    夜空下,一个青袍的中年人,和一个少年立在冷风中,青袍人衣襟随风飘荡,开口道:“金龙,只要你把你的本源龙珠交出来,我念在我们是同族人的情分上,饶你一命。”

    “青龙,你还是一点没变,依旧以自我为中心,狂妄自大目空一切。”金龙对他的话嗤之以鼻,继续道:“本源龙珠给了你,我可就彻底变成废人,那时候我可不认为,你会信守承诺放过生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