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对荣誉 > 第600章 M的大人情
    秦飞扶起坐在墙角处的埃里克,惊讶地看着他胸口前面的防弹衣,赶紧检查了一下,发现上面竟然咬着大约六发9mm的格洛克手枪子弹,可是身体竟然没有伤口。

    “我艹,你看起来就像个筛子!”

    埃里克神色黯淡,换做平时,也许他早已经和秦飞开启了玩笑。

    这是这一次,秦飞看到埃里克目光涣散,有些失神。

    “雷神!你没事吧?!”秦飞刚说完,听见脚下当啷一声,那柄大马士革钢匕首落在地上。

    雷神埃里克一向将这把匕首视作生命一样,秦飞也知道,这匕首是他的养父,那位前任圣十字兄弟会会长瑟兰德斯给他的,瑟兰德斯已经死了,这把刀不光是代表圣十字兄弟会的会长信物那么简单,也算是唯一的遗物。

    秦飞捡起刀,递给埃里克,后者没接。

    看着埃里克失魂落魄的样子,秦飞忍不住抓住他的肩膀猛地一摇。

    “醒醒!现在是紧要关头,你到底怎么了?!”

    “啊——”

    埃里克被秦飞用力一晃,顿时疼得呲牙咧嘴。

    秦飞知道挨了六七发的9mm子弹,滋味肯定不好受。

    “你遇到西门了?”

    “嗯。”埃里克终于点头了,叹了口气道:“这子弹,就是他打的。”

    “他打的?”秦飞大为疑惑,能用手枪击中埃里克好几枪,却没有一枪是朝着脑袋打的?

    这枪法,真奇葩了。

    “他人呢?”秦飞问。

    “走了。”埃里克说:“他认为是我出卖他了。”

    “可是……”秦飞欲言又止。

    “你想说,既然这样,为什么他不杀我对吧?”埃里克苦笑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本来可以杀我的,后来接了个电话,就转身离开了。”

    秦飞一下子也猜不透到底怎么回事,不过现在既然西门不在,那么首要的事情就不是去管西门到底为什么没杀埃里克。

    “坤猜,到维修区东侧走走廊集合,我们在这里。”

    “老大,我到了!”走廊的尽头,露出坤猜贼眉舒扬的脑袋,“刚才听到声音我就想过来看看了,果然是你们。”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

    “枪声啊!”坤猜一本正经道。

    “我艹,你是猪啊,枪声不是我开的,我刚到,枪声肯定是西门开的。”秦飞说:“让你好好躲着就躲着,你出来找什么死?你是西门的对手吗?”

    秦飞暗自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刚才坤猜这头猪跑过来凑热闹,西门可不会对他客气,直接会喂他吃几颗花生米送他去见佛祖。

    耳机里忽然传来了歌星的声音。

    “秦飞,有个大人物要和你通话。”

    “什么大人物?”秦飞问。

    歌星说:“是个女人,口音绝对是正宗的英伦味儿,不过肯定不是你的情人,因为很老,我知道你没风湿病,不用煲老藕。”

    “大英的人?”秦飞皱了皱眉头,“她说自己是谁吗?”

    “她说她是你老朋友,名字叫做m。”歌星说:“我觉得这女人派头挺大的样子,感觉是个大人物。”

    “m?”秦飞瞬间明白过来。

    除了mi6的m女士,还有谁呢?

    这令他大为惊讶,m找自己干嘛?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这件事,跟mi6有什么关系?

    “把线路接过来。”秦飞说。

    那头很快真的传来了熟悉的女声,略带苍老,却有着一种不容质疑的力度。

    “很久不见,小伙子,还记得我吗?”m说。

    秦飞笑道:“我当然记得,你还欠我一份大人情呢,我说过去大英帝国开防务公司,你还得帮我的忙。”

    “咳咳咳——”m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没料到秦飞这家伙就跟催债鬼一样,当众就提及这些事情。

    “秦,你的人情我当然记着,只是……”她蹲了下,接着道:“恐怕今晚我还需要你帮一个大忙。”

    “我帮你的大忙?女士,我现在自顾不暇了,还能帮你什么忙?”秦飞留了个心眼,鬼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情报部门头头会让自己帮什么劳什子忙?

    跟这种老人精打交道,最好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你现在在城堡岛?给夏洛特公主当保镖?”m问。

    “这不废话吗?”秦飞说:“不然你为啥要通过斯德哥尔摩警方的通讯频道找我呢?我不在岛上,还能在哪?”

    m差点被这z国小伙子噎死,作为mi6的最高领导人,面对一个毛头小伙子,虽然对方的确有过人之处,可是自己手下那个不是精兵强将,哪个敢跟自己人五人六?

    但是现在有求于人,也只能客气点。

    “对,我老了,脑子不打灵活了。”m首先示弱道:“既然你在岛上,我这里有一个大忙,无比请帮一下,只要你帮了,mi6绝对记住你的好处,我m个人担保,你在我这里有一张人情牌,你随时可以来取。”

    “嘿嘿,上次的人情还没兑现呢。”秦飞笑道:“旧债未去,新债又来?这么搞,我的利息怎么算?别忘了,我是佣兵,佣兵看钱办事。”

    “这个……”m再次语塞。

    雷鸣竖着耳朵在旁边听着秦飞和那个陌生老女人的对话,他隐约猜到,这个叫做m的人是何妨神圣。

    只是令雷公惊讶的是,妈的,秦飞这小子到底这几个月在外面干了什么?竟然和全球最有名的情报机构之一的头头、那个天天在电影里被演绎无数次的老女人就像拉家常一样随便扯淡。

    看着交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隔壁家住了十几年的大妈呢!

    “帮我,也等于帮你,秦,这事对你没坏处。”m有些不高兴了。

    秦飞见好就收,毕竟像m这种人是难得求人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还真不会纡尊降贵跟这自己在这里扯条件,求爷爷告老姥姥一样低声下气。

    “好,我相信m女士不是那种不讲信义的人,总不至于比非洲那帮哥们还差,对吧?”

    “当然不会!”m说:“下面我对你说的……”

    m在考虑是否要对秦飞说实话。

    毕竟牵涉到一些机密的行动,秦飞是一名佣兵,一个佣兵,该不该让他知道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