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杀了楚休!
    楚休的话让姜文元面色有些微微变化,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破绽而已,顶多是一个疑点,没想到楚休竟然因为这个疑点便查到了聚龙阁的身上。

    不过姜文元还是态度强硬道:“我聚龙阁有聚龙阁的规矩,客人的消息怎么可能随意透露?你关中刑堂想查,还没有这个资格!十息之内给我滚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说着,姜文元直接一挥手,立刻便有十多名姜文元的门客围拢了过来,对着楚休等人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

    在东齐之地,姜文元有这种嚣张的资格,反正他有着免死金牌在,哪怕是东齐皇室的人都奈何不得他,更别说是楚休这种外人了。

    程周海靠近楚休,低声道:“楚兄,麻烦了,怎么办?要不然暂时退走吧?”

    别看程周海年轻,但其实他也算是关中刑堂老资格的江湖捕头了,也是被派往其他地方执行过任务,但说实话,这种事情他们还当真是第一次见。

    关中刑堂是被人请来的,按理说当地的势力都应该配合才是,结果却是闹的快动起手来了,他们是来破案的,又不是抢地盘来的,至于嘛?

    楚休淡淡道:“退走?退走容易,但你别忘了,眼下我们所代表的可是关中刑堂,一旦退走,那就代表着关中刑堂丢了脸面,以关堂主的性格是能饶过我还是能饶过你们?”

    程周海顿时语塞,这东西还当真是不好说,认怂容易,但丢的可是名声。

    但就在此时,姜文元却是直接冷哼了一声道:“不滚是吗?那好,都给我打出去!”

    话音落下,姜文元麾下的那些门客立刻便冲着楚休等人冲了过来。

    姜文元手下那些人内罡和外罡境的有,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可也有,而且数量都要比关中刑堂的人多,所以刚一交手,关中刑堂这边的人便立刻就被压制住了。

    特别是楚休,他可是很受‘优待’的,三名五气朝元境的武者一齐向着楚休攻来,同样也是把楚休打的步步后撤。

    其实楚休倒也不至于如此凄惨,只不过他没想到爆发出全力来而已。

    他这次来东齐主要目标乃是秋振声手中的功法,而不是这个案子的真相,为了这件事情拼命不值得

    只要在聚龙阁这里表现的没那么怂,不丢关中刑堂的脸面,这就可以了。

    楚休虽然狼狈但却轻松,不过程周海等人却是已经是拼尽全力在抵挡了,毕竟他们的实力摆在这里,可是连一个三花聚顶境的武者都没有。

    就在他们快要挡不住,楚休也准备装作实在不敌退走时,一个尖利的声音忽然传来:“都给咱家住手!”

    王瑾带着人急匆匆的赶来,一副恼怒之色。

    他只是回皇城去复命而已,就这么短短的一天时间,怎么就闹出了这么多的事端来?

    看着楚休,王瑾有些恼怒道:“我东齐来找你关中刑堂是查秋振声的案子来了,你怎么查到聚龙阁来了?”

    楚休沉声道:“不是我们查到聚龙阁,而是线索指向了聚龙阁。

    王公公,我关中刑堂在这方面可是专业的,可不会随便冤枉一个无辜人的。”

    说着,楚休便将自己等人的推测都给王瑾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王瑾也是皱了皱眉头,如果是其他的人话,王瑾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身份来使其让步,但姜文元却是不行。

    王瑾乃是殿前司副总管,皇帝的心腹,虽然官职不算太高,但在东齐之地却是足以横着走的存在,哪怕是一些旁系皇族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但姜文元在东齐之地就是一根搅屎棍,谁都招惹不得。

    他乃是东齐皇室立下的牌坊,昔日吕姓皇族都说了,要让姜氏皇族一脉永享安乐,用来证明自身跟上一代姜氏皇族的不同,现在若是动了他,岂不是相当于打了自己的脸?

    所以东齐朝廷这边,姜文元没人想去得罪,而且都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模样。

    但眼下这件事情闹的有些大,王瑾也只得走上前去,对姜文元拱拱手道:“安乐王,秋振声之死已经惊动了陛下,所以眼下还请您配合一下,这件事情若是当真跟聚龙阁无关,那我们也不会继续打扰您,一份客人的名册而已,聚龙阁内每天都会记录的,翻阅一下应当是很简单的事情。”

    姜文元直接冷哼了一声道:“名册?我聚龙阁每日里来往这么多的江湖人,名册这种东西若是都留着,那需要保存多久?当然是每隔数天都清理掉了。”

    姜文元这话说的太敷衍,就连王瑾都不信。

    聚龙阁不同于其他酒楼,来往的每个人客人可都是在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每一条都需要详细的记录才行。

    结果现在姜文元竟然说名册几天的时间就要清理,他堂堂安乐王,难道连一个存放名册的地方都没有吗?

    王瑾还要说些什么,便听姜文元直接冷哼道:“王瑾,我跟你这阉人解释这么多是给你面子,想要搜查我聚龙阁,有本事你去把陛下给搬出来,否则就算是你殿前司的大总管张让来了,也是一样进不来我这聚龙阁!”

    姜文元这一声阉人让王瑾心中恼怒,他虽然是阉人,甚至还曾经如此自嘲,但自嘲跟外人的侮辱却是两个概念。

    不过此时王瑾倒还当真不敢去跟姜文元翻脸,他毕竟只是太监,乃是皇室的家奴。

    姜文元失势的话,他敢去落井下石的踩上一脚,但若是东齐皇族不想去动姜文元的话,他这边也是拿姜文元毫无办法。

    无奈之下,王瑾只得对楚休等人道:“先行退走,这件事情咱家会去禀报陛下的,到时候让陛下来处理!”

    王瑾都已经发话了,楚休等人自然也是不会再坚持,也都跟着王瑾离去。

    聚龙阁的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是有些震惊,心中暗道姜文元这个异姓王在东齐当的倒还当真是威风的很,竟然连殿前司的副总管,皇帝的心腹都不放在眼中。

    看着楚休等人离去的身影,姜文元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来。

    回到第九层之后,陆先生还在那里等待着,下面的情景他也是看到了,不过陆先生却是感觉姜文元有些过火了。

    他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东齐皇族不想动他的前提下,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越界,肆无忌惮的嚣张狂妄,就连王瑾这种皇帝的心腹都不放在眼中。

    但万一他当真是玩过火了,东齐皇族的人对他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那姜文元的下场可是会很凄惨的。

    到时候像是王瑾这样,在姜文元身上受了委屈或者是暂时退让的人,那时估计会爆发的更加凶狠的。

    姜文元此时却是没有察觉到陆先生的心思,他只是冷声道:“陆先生,今天找个时间,给我把那楚休给解决掉!”

    陆先生闻言猛然一惊道:“王爷,这楚休刚刚跟你发生冲突你便要我杀他,这摆明了就是在说你是凶手,哪怕是白痴都能看出这其中的联系。”

    姜文元淡淡道:“没错,是白痴都能看出这其中的联系,但你感觉我像白痴吗?

    所以没有人会认为我是白痴,蠢到在这种时刻去杀楚休,他们肯定会以为楚休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死的,或者是真正的凶手在混淆视听,栽赃陷害。”

    陆先生一愣,倒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他一直都感觉这姜文元脑子有些拎不起,但现在看来他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只是可惜了姜文元的身份,他若是正常皇室出身的人,倒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了。

    “既然王爷都已经有了准备那就成了,等到天黑我便动手,保证会让王爷你满意的。”陆先生拱了拱手,身形随即便已经消失不见。

    而此时入夜之后,王瑾正在咬牙切齿的准备写奏折,好好的参姜文元一本。

    他刚刚从京城回来,倒也不用如此折腾了,一封信的事情而已。

    而楚休这边,除了他自己感觉无所谓,其他人倒是有些发愁,发愁这个棘手的案子究竟应该怎么解决。

    楚休来这里主要就是为了秋振声手中的功法,案子办成功了他也不吃亏,能够得到一些功绩。

    当然如果失败了,眼下的情况他们也可以拿回去说,不是他们败坏了关中刑堂的威名,而是东齐朝廷之间的权力斗争有些太过复杂,他们一堆外人,想要插手也很难。

    其他人在客房内苦思冥想,楚休倒是懒得闷在客房内,而是去济州府内闲逛着。

    说实话,上次在神兵大会期间其实楚休没有在济州府闲逛过。

    上次神兵大会期间火药味浓烈,要么就是有人要杀楚休,要么就是楚休在杀人,情况紧张的很。

    而这一次楚休倒是没有抱着非要拿到功法的心思来的,而是有着一种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想法来东齐,所以这次他倒是轻松的很。

    不过就在楚休刚刚走进一条小巷当中时,一股惨烈的杀机轰然落下,强大的气机向着楚休袭来,让楚休下意识的便拔出了自己挂在腰间的天魔舞,魔气席卷,瞬间阿鼻魔刀轰然斩出!

    ps:宣传一下群号:

    vip书友群:37543(需要粉丝值3000以上)

    书友群一:4827939(快满了)

    书友群二:4035422(已经满员)

    书友群三:2533474(空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