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日娱之游戏万岁 > 第三十九章 地毯
    虽然打比赛与打天梯是两个概念,打比赛听起来要更高端一些,但是吉姆更喜欢的还是打天梯。

    尽管这些临时匹配的队友菜的不行,但是却并没有像打比赛的时候那么烦。

    要知道,所谓的职业比赛,并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哪怕他吉姆,也要听从队友的报点。

    先别说《反恐行动》还没有上线语音聊天的功能,就算是上线了,如何准确的报点,也是一个大问题。

    准确报点这件事情,并不只限于报点人,还限于听报点的人。

    如果双方对于某一个地点的理解不一样,反而很容易就因为报点而输掉了比赛。

    在个人天梯里,几乎完全没有报点这回事,就算是有,等队友打字打完了,吉姆也已经早早的解决战斗了。

    但是,在比赛当中,队友们虽然也很强,报点也很清晰准确,但是吉姆就是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被别人操控的一生,从自己的小时候开始,自己的父母对于自己就总是有很多的要求。

    而那些要求在他看来,就跟在放屁一样。

    但是,谁让他们是父母呢?

    他们的要求自己还得满足。

    因此,今年仅仅只有十七岁的他,一点都不喜欢听别人的意见,在《反恐行动》这款游戏上尤是如此。

    因为,他在这款游戏里,已经是几乎最强的存在了。

    身为最强者,为什么还要听那些菜鸟们瞎哔哔呢?

    为什么呢?

    他对于那些队友的话往往就是,“你行你上,别指挥我!”

    那些队友刚开始还都有些不服气,因为能够进到这支队伍里的人,都是从整个美国三亿人口中筛选出来的。

    吉姆对于这些天之骄子也没有废话,就来solo单挑好了,当他再一次上演一枪一个人头,枪枪爆头的时候,所有的队友都没有了声音。

    虽然《反恐行动》说是一款团队游戏,但是这一切的基础还是个人的游戏实力。

    如果,个人的游戏实力强,战略战术都可以谈,但是如果个人的实力很弱,那又有什么可以谈的呢?

    吉姆的个人实力就是很强,这不光是天赋,还有坚持不懈地练习。

    哪怕是这些与吉姆关系有些紧张的队友,也不得不承认,吉姆的练习真的很刻苦。

    甚至,对于业余玩家来说,已经需要付出很多精力的高端天梯局,对于吉姆来说,仅仅只是休息时候用来休闲放松的存在。

    如果那些偶尔侥幸杀死一次吉姆,就要在论坛上截图发帖以示庆祝的玩家们知道这个答案,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崩溃。

    当他们心中怀着虽败犹荣的心情,看着自己杀死美国队希望之光的时候,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大抵上,心情不会很美好。

    因为,那是一种梦碎的声音。

    吉姆如今玩游戏的地方,已经从车库登堂入室,搬到了家里的书房内。

    宽敞明亮的书房内,铺着中国产的纯手工地毯。

    吉姆一直很讨厌地毯这种东西,因为他觉得地毯很脏,很脏很脏。甚至他就没有见过干净的地毯。

    当他和父母提出要让这个地毯消失的时候,他第二天出门吃个汉堡,回到家的时候,就发现书房里的地毯,展现出了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全新状态。

    原来……

    全新的地毯是这样的感觉。

    在他啧啧称奇的时候,吉姆父母的心中却是在滴血。

    为什么在滴血呢?

    因为一张纯手工制作的地毯,哪怕是中国产的,依旧不便宜。

    一张全新地毯的价格,最低也要四五百美元的价格,而书房新换的那一张,售价则高达一千美元。

    当然了,售价昂贵就会有售价昂贵的道理。

    这张地毯无论是花纹的样式,还是触摸的手感都非常的不错。

    当然了,在他们觉得地毯昂贵的时候。肯定不知道,这张地毯生产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中国南方某个沿海的省份,到了夏季的时候炎热异常。

    存在于这里的工厂,只有一个矮矮的棚子,并不存在墙壁那种东西。

    虽然已经四面透风,但是温热的空气却一点都不流动。

    在这里,有许多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最大不过二十来岁的女工在工作。

    她们在做什么工作呢?

    她们的眼前都放着一个架子,而架子上面则是完成度不一的毯子。

    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从三百元到六百元不等,虽然这已经是在他们家乡难以想象的工资了。

    但是,在这样恶劣的工作情况向却并不显得多。

    当然了,工资也不是每个月一发。

    如果每个月一发,工人拿到工资跑掉了怎么办?

    因此……

    工资都是一年一发。

    当然了,一年到头,到手里的时候,也不会月工资三百,就有三千六百那么多。

    虽然这的工厂主,从来不缴纳税金。

    但是,这里又怎么可能供吃供住呢?

    吃不要花钱?

    住不要花钱?

    扣掉每个月的吃住花销,再加上时不时扣的工资。

    哪怕是月工资高达六百的工人,最后一年实际到手的工资,最多也不过两千元。

    至于那些月工资只有三百的孩子,她们能有回家的路费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她们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呢?

    就是编织地毯、挂毯。

    一个新手,想要编织完一张地毯,往往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当然了,由于是新手,价格也不会太美好,离岸价格最多也就在三百美金左右,普遍都是在两百左右。

    按照人民币与美元八比一的汇率,也就是相当于一千六百块钱的样子。

    那成本又是多少呢?

    如果按一个月三百的工资来算,三个月就是九百。

    不过,实际上没有那么多。

    天天炖海带吃陈米,一个人一个月的饭钱会有一百?

    就花些砖头钱搭的窝棚,一个月的租金能有一百?

    不,都没有。

    经营这样地毯厂的工厂主,没用多久就因为能够出口创汇,成为了当地政府的座上宾。

    而那些年轻的女工们,在非常偶尔的休息中,也会好奇外国人到底多有钱。

    自己一个月六百块钱,两个月才能织完的地毯,他们说买就买?

    外国……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