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邪世帝尊 > 第925章 守护倒影
    冰炎宝甲一事,刚好被司空圣撞见。为了赌一口气,他掉头就走,声称要猎回一头更大的魔兽。

    “圣儿,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不要去招惹高阶魔兽啊!”司空雷不放心的叮嘱,完全被他抛在了脑后。

    “离儿,你看这……”望着儿子快速远去的背影,司空雷又是无奈,又是焦急,求助般的转过视线。

    “我去吧。”皇甫离明白司空雷的心思。在他提出之前,他就主动开口,接下了这桩任务。

    ……

    随在司空圣身后,皇甫离也跟着来到了魔兽山脉。当司空圣与金甲战龙烈斗时,他就站在不远处的树梢上。对于少主直接惹出了六阶巅峰魔兽,他也很有些无奈。这个大家伙,恐怕就算是自己,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果然,没过两招,司空圣就被掀飞了出去。趁着金甲战龙奔跑之时,烟尘腾飞,皇甫离迅速出手,一道血红的掌印融入空气,在空间内经数次震动,化为一片掌力残影,对金甲战龙透体而过。

    这一招下,金甲战龙庞大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但皇甫离很清楚,仅凭刚才的攻击,还是难以对它造成真正的伤害。如果留给它反应的时间,那少主就危险了!

    皇甫离已经顾不得灵力超负荷下的反噬,周身能量高速运转,血神**催动到了极限,一掌拍出,相同的血色掌影绵密无绝,一波接着一波,朝金甲战龙反复轰击。

    这本就是他纵横杀手界的绝招,能够在敌人未及察觉之时,先一步将灵力通入他的体内,震碎他的五脏六腑。但正因威力强大,对施术者自然也有限制。短时间内绝不可频繁动用,否则真气逆袭,将有走火入魔之险。

    要在往常,就算他一招未能解决掉暗杀对象,也大可现出身形,与对方正面相斗。但如今情况不同,他绝不能让司空圣发现自己,否则只会再次引起他与堂主间不必要的误会。

    老实说,要对付一头皮糙肉厚的六阶巅峰魔兽,实在是相当不易。皇甫离全力施展掌法,即使感到胸前气血翻涌,也不敢稍懈。

    好在,当那掌影连续闪动过数十次后,金甲战龙终于是彻底的不动弹了。皇甫离能感应到,虽然它依旧站立,但它的体内,早已被震碎成了一滩烂泥,生机将尽。

    接着,他就看到司空圣壮着胆子爬了起来,试探着冲金甲战龙砍过数刀。看着轰然倒地的猎物,只当是自己神功惊人,未疑有他,立刻就拖着这头巨龙离开了。

    在他走后,皇甫离从树梢跌落了下来,才迈出几步,喉头便是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

    ……

    司空雷从玉简之中,已经得知了事情的经过。这金甲战龙根本就不是儿子打倒的,何况为了他一时的任性,还要累得旁人受伤,再面对那一无所知,只顾洋洋得意讨好处的儿子,他自然是拿不出半分好脸色。

    受到冷落的司空圣,再次将此事归咎于父亲的偏心,和皇甫离的挑唆。在他气冲冲的离开后,皇甫离才进入了堂主的房间。

    “离儿啊,这次真是圣儿对不起你。”司空雷上下打量着他,满心愧疚,“那业火红莲掌,要你连续动用这么多次,对身体的伤损恐怕不小吧?”

    皇甫离的脸色仍有些发白,但他向来是报喜不报忧,此时只是淡然应道:“调息数日便罢,无妨,重要的是少主没事。”

    司空雷闻言更是欣慰,同时也不免心怀歉疚,顿了一顿又问道:“那,为什么你不愿意让他知道,这次是你救了他呢?让他知道的话,也可以好好收收他的性子,让他以后,别总是成天跟你作对了!”

    此前在司空圣破口大骂皇甫离之时,司空雷怒火中烧,几次待要向他说明真相。但想到皇甫离曾在玉简内的叮嘱,他是拜托过自己不要外泄的。如此,司空雷尊重他的意愿,也就只能忍了下来,但他实在不懂,这下属为何要这般的做好事不留名?

    皇甫离漠然答道:“少主心高气傲,恐怕就算他知道,也只会将此事视为我对他的侮辱。到时候为了挑衅我,还不知他又会去惹上什么级数的敌人。那样对他,才反而是更加危险。”

    “你这也说的是……”司空雷摇了摇头,背负着双手叹了口气,“唉,你们年纪相当,你这么懂事,我那圣儿却……真是让我于心有愧啊!”

    半晌,他又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毅然道:“总之,你为我们血云堂,为圣儿做的,我都会记在心里!今后若是想要什么赏赐,你尽管提!”

    皇甫离的目光有了瞬间的波动。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迎上了司空雷的视线。而他所提出的,是一个令人大感意外的要求。

    “我只希望,堂主可以好好对待少主。”

    “别让他感到,自己是被掠夺了父爱。”

    不要让少主,再重蹈北少的覆辙了。

    司空圣说过,他是“九死一生”才打回了金甲战龙。

    但实际上,他不需要九死一生。

    像这种出生入死的事,果然还是比较适合自己。

    ……

    伏魔山庄的任务,司空雷本是要交给皇甫离一个人办。是他听闻之后,主动提出,希望可以让司空圣同行。

    “圣儿那脾气,让他跟你一起去伏魔山庄,恐怕会添麻烦吧?”司空雷有些犹豫。

    皇甫离垂首躬身:“我会照看着他的。请堂主放心。”

    有他的保证,司空雷倒也确是觉得稳妥了几分。圣儿与他一向不对盘,难得他有这份修好之心,让他们同去执行任务,也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缓和关系的契机。

    “那你们出行在外,我就让圣儿一切听你的。”最终,司空雷这样做了决定。

    然而,司空圣根本不知道,这次就连自己能被加入队伍,都是皇甫离帮忙说的情。他只是为了眼前的一点小不如意,就再次大吵大闹起来。

    “凭什么让我听他的啊?他听我的不行吗?皇甫离,肯定又是你在我爹面前挑拨!”

    ……

    后来,司空圣贪功误事,早早击杀了伏魔庄主,致使人骨手环下落成谜。当时的司空圣也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推给皇甫离代为承担。

    “离儿,我只问你一句,人是你杀的吗?”

    面对司空雷的质问,皇甫离只是默然片刻,就淡淡答道:“不是。”

    话一出口,他能感受到,身旁的司空圣骤然尖锐的视线。

    ……

    在司空圣被罚抄秘籍,半途累得睡着时,皇甫离默默从树影下走了出来,将抄好的卷轴,塞进了他身边的卷轴堆中。

    凡事有所为,有所不为,他并不希望,少主活成一个毫无责任心,犯了错只会甩锅的人。所以,他没有选择在堂主面前代他认错。但这件事,也的确有自己的过失,他愿意和他一起受罚。

    ……

    输给墨孤城,确实是他人生中,最彻底的一次失败。

    那让他感到,自己这些年的努力,这些年的名声,好像全都成了一场空。

    原来,他依然是一只井底之蛙。

    他没有守护北少的能力,也没有挽救少主的资格,他什么都没有。

    比赛结束后,他一直消沉了很多天。

    但,当他将那场战斗反复回想,逐渐有一些前所未有的念头,开始在他心中浮现了出来。

    人这一生当中,能有一个让自己用尽全力去追逐的对手,这是多么重要,又是多么珍贵啊。他可以带动你前进的脚步,让你不断去超越昨天的自己。

    曾经,西陵北就是被那位没有任何竞争力,却高高在上的宗家少爷困扰了一生,让他痛苦不堪。他空有才华却不得施展,连一个和他旗鼓相当的对手都没有。这,其实才是比血统的差异,所给予他更大的折磨。

    与庸人为伍,为敌,都是自己的耻辱。

    所以,如果是真正为了司空圣好,自己也应该要成为他的对手才可以。

    哪怕是让他怨恨着,也要坚持走在他的前面。

    成为他的敌人,他进取的目标和方向。

    ……

    “有本事就不要只会靠嘴巴说,来打败我试试看啊。”

    拉开门后,他就对司空圣说出了这一句话。

    “哈?”司空圣明显的愣了一下。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接下来,他愤愤的冲自己喊道。

    其实,这样就好了。

    之后司空圣所有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他真的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

    一年又一年,他几乎是固执的,守护着司空圣,守护着西陵北的倒影。

    即使他所做的一切,司空圣从来都不知道,即使他仍是一如既往的怨恨着自己。

    直到那一天,他收到了那个毁灭性的消息。

    北少……死在了六御绝境。

    被六御魔君夺舍,肉身被占据,灵魂也被磨灭。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消息是北少的爷爷传来的,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联络自己,就是希望自己能帮忙对付宗家,为北少报仇。

    “我现在就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一句话的。

    至少是在说完之后,玉简就从他手中滑落了下去。

    仇恨的火焰,在他的四肢百骸间疯狂燃烧,就连他的双眸,也被一片彻底的血色填满。

    眼前的景物虚虚实实,他感到自己头脑发胀。按住太阳穴,额角的血管正在突突跳动。

    这一刻,他几乎就要走火入魔了。

    如果说,这么多年修炼的动力,都是为了守护北少,那么现在,他觉得自己的道心,都随着北少的死一起毁灭了。

    “北少……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西陵宗家……”

    “西陵宗家……!!”

    “你们自家的人不能涉险,所以就要让北少去送死吗?”

    “他已经给你们家的废物少爷做了踏板不够,现在还要做他的替死鬼?!”

    “西陵宗家……我要你们死……我要把你们全都杀光!!”

    汹涌爆发的血浪,将房间内的一应什物,都在瞬间碾碎成了一团齑粉。

    ……

    “你想干什么去啊?”当他大步流星的穿过回廊时,司空圣那一贯的嘲讽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我们血云堂的人,私自接任务,那可是要受到处罚的。”

    “堂主现在在闭关,我等不及向他禀报了!”皇甫离双目中血红未褪,“这不是任务,是我的私仇!”

    司空圣有些好奇的朝他扫了两眼,冷哼一声:“难得看见你这么失态啊。怎么着,死的是你的相好啊,还是亲人啊?不过像你这样的,还有亲人么?”

    或许是他的眼神确实太过骇人,司空圣与他对视着,竟是无端的心头发虚,最终干咳一声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本少主宽宏大量,你要去就去,堂主那边,我先给你顶着。但是你这趟出去,如果有半点堕了我血云堂威名,等回来了,你就自己给我领罚去。”

    “多谢少主成全。”皇甫离郑重俯首。

    ……

    摧毁西陵宗家一事,自己竟然也失败了。

    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坏了好事。

    在输给墨孤城之后,他再次输得一败涂地。

    伤势痊愈后,他主动向堂主领了罚。当时,自然少不了一群幸灾乐祸的围观者。

    事后,拖着略有些沉重的身体,他再一次来到邑西国,到了幼年时常和北少约定见面的地方。

    在这里,他默默的为他烧起了纸钱。

    白色的雪片,纷纷扬扬,漫天飘飞。

    “北少,我到底还是没能毁了那个误你一生的宗家。”

    “但是,通过这一次,我也想清楚了。”

    “就算是把他们株连九族,也不能让你活过来。从此以后,我努力的方向只有一条,就是成为真正的人上人,也许到那个时候,就可以找到让你复生的方法。”

    “北少,你等着我。”

    如今,自己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记得他的人,如果连自己也放弃的话,他就真的会被永远遗忘了。

    也正因此,对西陵宗家请来的那个帮手叶朔,他也没有了多少怨恨。

    今后,他的路还是要继续走。

    还是要继续守护着北少的倒影。

    只是,那倒影除了司空圣之外,如今又多了一个。

    西陵北唯一幸存的族弟,西陵辰。</>

    < ="-: r"><r>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