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凰道吉日:夜帝,来接嫁 > 第八百二十章 就像……功法?
    这时,夜初鸢伸手翻开了秘籍的第一页,耐心往下看,翻了大约五页后,她的动作忽然停下。

    “嗯……”

    夜初鸢沉‘吟’数秒,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湛离没有去看秘籍,他对那个不感兴趣,只是看夜初鸢的表情,那本秘籍似乎很……

    有趣?

    湛离心中跳出了这个想法。

    “这本锻器秘籍……”

    夜初鸢回过神,说道:“它没有立刻教我锻器,而是在开头,写了一套完整的锤法,以及呼吸吐纳法,两者配合使用。”

    “有什么问题吗?”

    湛离不解,“锻器自然要会打铁,教你锤法什么的……不意外吧?”

    “问题是,这套呼吸吐纳法,与锤法,都是牵扯到体内的魂力运转,看起来很像……”

    夜初鸢想了想,道:“功法?”

    湛离一愣,功法?

    什么情况?

    锻器而已,怎么还牵扯到功法去了?

    “要试试吗?”湛离问道。

    “嗯。”

    夜初鸢点点头,仔细将秘籍里教的锤法与呼吸吐纳法记下后,就将秘籍放回了盒子里。

    来到山‘洞’的寒潭边,夜初鸢一挥手,地上出现了一套完整的锻器工具,甚至还有融化金属的炉子,以及打铁的台子!

    一切工具,准备的很齐全。

    拿出曾经在皇家猎场里获得的凝火石,夜初鸢有些感慨,当初她还是五级魂士,跑去打七级魂士都难以对付的凝火兽,还被凝火兽骗到了地‘洞’里,差点丢了命,才得到了这块凝火石。

    若是现在的她,想必一招之内,就能将凝火兽搞定吧?

    她,成长了。

    但,还不够!

    她还有一条更长,布满荆棘的路要走!

    湛离见夜初鸢盯着凝火石发呆,出声唤道:“夜初鸢?”

    “嗯?”

    夜初鸢回过神,敛起眼中的感慨,恢复平日的冷静,“开始吧。”

    说罢,她将凝火石放到炉子里,用魂力‘激’发凝火石,一团温度极高的火焰升腾而起。

    夜初鸢一根二十厘米长的铁块扔进火里,待到铁块变得通红,她才停下火焰,用夹子将铁块夹出,放到打铁的台子上。

    从工具箱里拿出铁锤,夜初鸢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秘籍中教导的锤法、呼吸吐纳法。

    一秒、两秒……

    一分钟过去。

    通红的铁块,开始慢慢熄灭。

    可在这时——

    “唰。”

    夜初鸢睁开了眼,紧盯铁块,抬起手中铁锤。

    并拢的双脚分开,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她的身体微微朝右边转去,然后猛地朝左扭腰。

    随着这一动作,夜初鸢的右臂被带动,手中的铁锤猛地朝铁块砸落!

    “咚!”

    一声闷响,在安静的山‘洞’内炸开!

    就好像僧侣敲响了寺庙的铜钟般,这一声响的回音久久不绝,在山‘洞’内回‘荡’。

    “咚!”

    夜初鸢这一锤落下后,没有停止动作,她再次扬起手中的锤子,朝铁块砸落!

    湛离注意到,这次夜初鸢虽然依旧在打铁,可举锤、扭身的动作,有了微妙的不同!

    “咚咚咚——”

    夜初鸢的动作很连贯,锤子砸落在铁块上的声音不断回‘荡’,形成了某种奇特的韵律,将作为旁观者的湛离,以及煤球带动。

    他们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某种玄而又玄的境界。

    感受到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感受。

    只能听见,耳旁响起,如同敲钟,又像奏乐般,奇特的打铁声,不断回‘荡’,连续响起。

    可就在这时——

    “啪!”

    忽然,夜初鸢的动作出现了一丝凝滞,连贯的动作戛然而止,像是一个‘精’密的机器,崩坏了内部零件一般,她猛地停住了动作,手中铁锤落地。

    “扑通!”

    紧接着,她身体一软,跟着半跪在地,大口喘气,仿佛虚脱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