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丹道武神 > 第三百三十章 毒王谷来者
    江长安惋惜道:“只是可惜,你还活着。”

    裘绝刃笑得:“不错,只要老子还活着,还怕没有什么异人么?只要给老子材料,老子就能造出无穷无尽的异人,而你小子,就是最好的材料!”

    江长安看着他笑个不停,眼神活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你小子笑什么?”裘绝刃道。

    “我笑你傻。”

    “黄口小儿,你说什么!”裘绝刃想要去拽江长安的领口,站在江长安的面前也高出一头,可一想到在这小子手下吃过亏,便又退了几个步子分开了距离,阴狠道:“小子,你的小命如今都攥在老子的手里,还敢大放厥词,真是活腻了!”

    江长安笑道:“身在囹圄之中殊不知自己才是大祸临头,你说这种人不是傻是什么?”

    “你说老子大祸临头?哈哈,真是可笑,你的小命是生是死都是老子动动手指头的功夫,你的处境可是比老子危险得多!”

    江长安摇了摇头,笑道:“你难道就不怀疑为什么我明知道你在尚大山老前辈手下逃走,又要在宫外可能会有埋伏的情况下还毅然决然地出宫吗?”

    “你的意思是,你小子早就知道了老子要来取你的命,所以事先设了埋伏?”裘绝刃不屑的轻蔑一笑,但耳朵却悄悄地树了起来,眼睛也环顾四周风吹草动。

    江长安道:“你可知自己最大的敌人是谁?”

    裘绝刃笑道:“老子最大的敌人无非就是毒王谷,老子偷了他们的禁术练就异人,他们早就想要找我的麻烦,只是始终抓不到老子踪影,即便如此又能如何?他们还能找上门来不成?”

    裘绝刃眼神敏锐如刀,霎时间将周围每一砖每一瓦都探知个遍,这才确定了别说第三个人,就连一条狗都不存在。

    裘绝刃脸上露出狡诈阴险,笑得更加猖狂:“小子,你说的这一切都是拖延时间而已,这周围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毒王谷的埋伏,老子杀了你,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大不了将你做成异人之后,给你的脸再换一副皮囊,也省的宫中那背着臭药篓子的老头看到之后找老子的麻烦!哈哈哈……”

    江长安心中暗道不妙,裘绝刃身子一跃而起一只利爪牢牢抓在他的肩头,就要将他带离这地方。

    虽说没有感知到有埋伏,但也免不了这小子说的是实话,为了以防万一,裘绝刃还是决定先换一个地方再说。

    可就在这时,一道银光朝着裘绝刃袭来!

    月光下清冷寒骨!

    这是一个鹰爪铁钩,玄铁浇筑,而后连接着一条铁链。

    铁链的尽头,是一个身穿金色锦袍之人。

    裘绝刃瞳孔骤缩,失声惊呼:

    “毒王谷!”

    寒夜狂风呜呜吹在巷中,也吹进裘绝刃的心中。

    金衣男子月光之下立于枝头,足尖并未接触枝桠,轻点虚空。

    金色长袍兜帽足将他的半个脸颊遮住,当裘绝刃努力看向他下半部分脸的时候,这才发现他脸上戴着一面金色面具!

    像是黄金浇筑,面具凄厉犹如索命的瘟神。

    月光下长长的铁链像一杆铁枪,戳散阴云。

    裘绝刃大气不敢出一口,脸颊却冷汗涔涔。一个呼吸的时间像是有千年万年一样持久漫长。

    长夜异常的寂静。

    当啷……

    风吹在铁索之上,微微碰撞。

    这柄铁索连勾并不是勾在裘绝刃的身上,所以他并没有闪躲,但是当裘绝刃回过神来才看到那铁爪牢牢绑住了江长安的腰间。

    裘绝刃暗道不妙,只听“当啷啷”铁索搅动碰撞。

    金衣男子使劲浑身力气将铁链向后一扯,江长安的身子已腾空而起,眨眼便被男子护在身后。

    当着面将身边人抢走无异于当众扇自己的耳光,裘绝刃反应过来,怒喝道:“老子说过,就算是毒王谷的人来,老子也不惧!”

    裘绝刃眼中怒火难抑,正欲发作,却见黑夜中同样的又走出四个人,衣饰颜色各不相同。

    在左面的一男一女分别衣着红衣和蓝衣,红衣双袖上绣火焰升腾的纹样,而他的手中则托着一株火莲,灼烧燃起的烈火映在那一张脸上,那张脸没有面容,带了一个火红的面具。

    那名蓝衣女子手中浮空飘着一枚拳头大小的寒水珠,深蓝色水衫外披淡色烟纱,同样看不到长相,只有一张蓝色的面具。

    右手旁一男一女,女子身穿碧绿色的翠烟衫,男子则穿着棕黄色的素雅长袍。

    同样的,两个人脸上各戴了一面与衣服同样颜色的青铜所铸的面具。

    看清了眼前五个衣饰颜色各异的人,裘绝刃眼中涌出一丝恐惧神色。

    “五行童子!!!”

    裘绝刃再清楚不过眼前之人,当初他在毒王谷偷出秘法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就是拜这五人所赐。

    这五个人是毒王谷谷主座下五位亲传弟子,自小就被从毒王谷一千个孩子中被精心选中,自小生活在一起,修炼相同的功法,除了武器不同,就连长相也刻意的用一张面具遮去,目的就是无名无相,共用一心。

    倘若是单单遇上这五人其中任意一人,裘绝刃自然不怕,但是这五人练就的功法包揽五行。

    没有一个人能将五行全部修炼至巅峰,就算江长安的五行仙象诀也只是借使五行,说起控制五行可是差的远了。

    可眼前的五人每个人都将五行中其中一种专心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再磨合出无上的默契,其中的威力可是远远超过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这五人每一个人不过是泉眼境初期的实力,但一同出手,境界则有突破大圆满的威势,这一点泉眼境中期的裘绝刃深有体会。

    更不用说他如今没了异人,如同没了法器,行事力不从心,捉襟见肘。

    裘绝刃冷喝道:“以多欺少,没有想到毒王谷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小子,有本事你敢不敢和我较量几招!”

    江长安看着裘绝刃的眼神中多了不屑,冷笑道:“能够从毒王谷盗走禁法,我本来也以为你是多么聪明之人,没有想到也是这么白痴,你的智商还停留在白痴境界吗?真的很佩服你们这种打不过就找各种借口来求饶的人,人傻!借口更傻!”

    “放肆!”裘绝刃神色狰狞不甘,挣扎着就朝江长安拼命扑来

    五行童子就要上前护卫,但他们的身影比起江长安还是慢了,他们五人身子还没动,江长安先行蹿腾冲去,留下一串残影。五人这才发现,江长安的实力凌驾在他们任何一人之上。

    更为惊愕的莫过于裘绝刃,他的眼前一道金芒掠过,反应过来后江长安已然稳稳退回了十丈之外,反倒是他肌肉结实的胸口自上到下,一道尺长的血口崩开,鲜血淋漓。

    “泉眼境中期!不可能,你小子几天之前还是泉眼境初期!这不过短短几日,不可能!”裘绝刃不顾牵动伤口,惊怒嘶吼道。

    裘绝刃忽然明白过来这小子让身边的女人离开并非是怕两人会一起死在自己手里,而是害怕自己会在穷途末路之时会朝那名女人下手。

    裘绝刃这才明白,从一开始自己扮演的就不是猎人的角色,而是一只自动投入到绝命陷阱中的猎物。他阴狠地瞪了一眼江长安,健壮身躯由于暴怒而青筋爆凸,怒喝道:“小子,老子还没有输,我不是你们的对手但你们也休想拦住我,算你运气好,下一次必定取你的小命!”

    江长安性命无虞,笑着说道:“裘前辈,这点你可要好好问一问这五位了,看一看他们让不让你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