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77章 无咒路《二十》
    幽灵般出现的男子,被一根根锈迹斑驳铁链穿透了躯体,无数岁月,一直锁在这暗无天日的古殿下,那张近乎三角脸的狰狞脸庞,处处透着鬼怪。

    “他……真是阴曹地府……前一任判官?”望着空荡荡的荒凉区域,我喃喃自语道。

    随即,抬头看向昏昏暗暗的高处,唯一“井口”方位,看不见白女无常、老鬼的影子,更奇怪的是,也听不到人说话,甚至人打斗的声音。

    虽然担心他们两个的安全,可是距离上边有近二十米距离,我的本事,无法纵跳上去,思索之后,握紧扎纸刀,我小心翼翼走入阴风黑雾,去找那个幽灵男子。

    “嘿!”

    “嘿嘿……”

    ……

    狰狞而又可怕的笑声,骤然响起,吓了我一大跳,走出十几丈后,我看到了这个男子,对面,有一块枯黄如泥的石碑,长有近就没,高达三米,几乎有一面墙壁般巨大,泛着刺眼的惨黄色泽,此刻,幽灵般的男子就蹲坐在石碑上,笼罩在充斥死亡的雾气里。

    他侧着身,只有半边侧脸对着我,唯一看到的眼睛,折射着令人胆寒的凶光。

    石碑无字。

    可是我能感觉到,这是幽灵男子给自己竖立的一面碑墓。

    对峙着,气氛有些沉寂,我还是先开口道,“前辈……您曾经真是一位地府判官?”

    没有回应。

    我又道,“您也算一位堂堂正正的阴神,人间有牌位供奉,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

    幽灵男子还是无动于衷,只是直勾勾望着我,一言不发侧坐高处。

    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我叫林三,扎纸匠出身,为了给一位老人招魂立坟,鲁莽闯入了无咒路,又被上边的坟头师戈青山逼入绝境……”

    “叮叮!”

    突兀间,手上一松,扎纸刀脱手而出,被幽灵男子轻易隔空摄取到了手心,他握着刀柄,开始观察古朴无光的扎纸刀,表情很认真,仔细端详,好像在看一宗价值连城的镇宅之宝。

    我站在一旁,则显得一头雾水。

    没有撕裂鬼音,一切都显得很平静,甚至,气氛太过于冷寂凝重。

    “滚……”

    正在思虑时,一个尖锐的鬼音符号突然彪出,刺破耳膜的可怕音符,只是持续几秒钟,我已经七窍流血,喷出的血水没有坠地,而是随着搅动的雾气,一齐汇集到幽灵般的男子身上。

    一声撕裂音。

    就让我这个“狱卒级”道行的活人难以承受。

    幽灵男子的势力很可怕,与此同时,我也被一股恐怖的劲风掀翻。

    一阵天旋地转,再开眼,已经回到布满干尸的骨殿之中。

    这里一片狼藉。

    上百具干尸恒乱地面,皱巴巴的皮肤,铺了一地,看着触目惊心。

    简直是人皮地面。

    “白女无常!”

    “老鬼!”

    擦干脸上的血迹,我开始发出呼喊,却没有得到回应,不过还是感应到一些气息,开始疾步往外边冲出去,跨过石门、通道,来到外边的九级台阶。

    外边的无咒路世界,依旧是黑茫茫一片,所有的鬼山、鬼树、鬼湖泊……皆被化不散的黑雾说笼罩,山谷外的方位,传来微弱的打斗声。

    连忙跑下山,经过巍峨悚然的石窟时,听到巨人鬼奴沉睡的呼噜声。

    “发生激斗,巨人鬼奴的守卫怎么没有苏醒?”顾不上疑惑,连忙朝山谷外冲去。

    两具“尸”在火拼。

    一具披头散发的恶尸,浑身流淌着黑水,胸膛处,皮开肉绽的伤口上,还长出一些恶心骨鳞,正是那个如从乱葬岗爬出的老尸鲁天涯。

    另外一具瘦成皮包骨头,全身散出惨黄色泽,是坟头师戈青山。

    他们没有使用武器。

    不过锋利的指甲,堪比刀刃,搏斗中,各种腐肉、尸水飞溅,场面血腥至极。

    我没有过多靠近,在寻找白女无常和老鬼的踪迹。

    最后,在山谷之外,见到阴险狡诈的鲁大,变成野鬼的鲁大,此时,俨如一只站立行走的丛林野兽,正在高处一块区域,暴躁如雷疯吼……

    几株枯败而又萧条的鬼树,被他发疯扑碎。

    最后,他身上更是冒起一条条毒蛇般的鬼火,赤红火焰,象征他正朝着厉鬼进化。

    这可不是好预兆。

    此时,白女无常和老鬼,就躺在鲁大旁边不远处,没有昏迷,神情却已浑浑噩噩,应该是被鬼迷眼……

    绕过“双尸恶斗”的战场,一路潜伏着,随后到达白女无常、老鬼后方,站在一面巨大石头的阴影下,外凸两颗獠牙的鲁大,面红耳赤,仍在对着黑夜发疯,戾啸不断。

    近距离观察。

    坐在冰冷石块上的白女无常和老鬼,长得笔直,好久都纹丝不动,就像是两个没有一点生命气息的稻草人挂在那里,他们的脸色都很差,尤其是印堂,飘着一小团黑红鬼气。

    鬼迷眼?

    我咬破手指,准备上去解煞,不过直挺挺站着的白女无常,突然起身,她身形如一道白色闪电,横冲而去,随即一掌将正在暴怒的鲁大拍碎了!

    是掌碎成一滩飘曳雾气。

    顷刻间,戾气滔天的鬼音,在滚滚波动开,“白女无常……你没有被我的手段困住……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不可能自己解煞……”

    此时,我果断冲出,接着指引压在老鬼额头。

    三秒钟,老鬼空荡荡的眼神,总算有了一丝生气,“老林,你活了?”

    靠!

    我无语道,“老鬼,你还真盼我死啊?”

    老鬼连忙道,“不是,你当时坠进黑坑,以为你被鬼兽生吞活剥了!”

    我道,“要赶快离开此地。”

    因为,我先前下山的时候,在山谷之外,一片幽幽密林间,看到一片残阳般的昏红光影,正有一支死亡队伍急行军,朝这边涌来。

    前方,带着一顶高帽的鲁大,很快重新塑造了身体,站在几株废墟鬼树上,他的脸庞有些扭曲,因为撕心裂肺疼痛而出现的表情,白女无常刚才出其不意的一击,掌心处,已事先画上几条符咒。

    白女无常退回,看到我时显得很激动。

    “你的脸?”

    我瞪大了眼睛,发现白女无常的脸色很怪,原本苍白的小脸,此时竟然在一点点变红?

    这种红,就想施上一层浓妆的色泽?

    更怪异的是,阴暗光线下,她的眼睫毛也开始变了,烁烁发光,有荧光粉沾在睫毛、眉毛上,仿佛冥冥中,在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张鬼手在给她化“新娘”妆!

    我惊道,“可恶……怎么……又是鬼娶妻?”

    说话时,我已经在出手,可是止不住白女无常脸上的变化,此时,她的长发也在飘动,甚至在自动盘起,看得人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白女无常还显得困惑,不解道,“林三,你没事吧?”

    我只得道,“没事!”

    嘿嘿……

    不远处的鲁大,倒是发出冷笑,“热闹了,无咒镇的老家伙也过来了。”

    山谷外的静谧野林,被一缕缕昏红光芒照亮时,也出现树杈折断的脆音,望过去,死气沉沉的幽林,宛如有许多野兽在夜里行进。

    “走!”

    我拽起白女无常就离开。

    “想走,除非你们都变成鬼!”鲁大不依不饶横空飘来,我直接施展一招“双鬼拍门”的扎纸术,在空中,差点将他强行肃杀。

    鲁大表情大变,不敢过多靠近。

    这家伙是个聪明狡诈的主,只是飘在空中,张开嘴,吐出黑雾,以及搅动阴风,加上一阵阵掀起地面碎石,阻拦我们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