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镇封 > 第六百七十六章蛟龙
    玉简中记载的文字与这祭坛上的铭文完全不一样,不是说内容不一样,而是文字的种类不一样。

    玉简中的文字乃是修真界通用文字,万年来从未变过。

    而这铭文繁复晦涩,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与修真界通用文字完全不一样,且与上古文字差别也很大。

    他想到了那石碑上的仙界文字,对比之下,却又有不同之处,思来想去,乔远只能判定它是一种比上古文字还要久远的文字。

    也是因此,他根本不明白这铭文写的是什么,与草灵谷祭坛上所写的文字又是否是一个意思。

    沉思了许久,乔远传音唤醒了苍太,让它看了看这行铭文。

    苍太显然没想到此地居然有一个这样的祭坛,震惊过后,他才看到了那行铭文。

    “主人,老奴虽不认识这铭文写的是什么,但这种文字老奴却是曾经见过……”

    说到这里,苍太的声音却是骤然消失,但乔远的脸色却是慢慢变得极为难看起来,到了最后,其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后怕之色。

    半晌过后,乔远瘫坐在地上,深呼数口大气,强行压下心中起伏的情绪,抬手抹去了额头的冷汗。

    随后他才拿出一枚空白玉简,将那行铭文仔仔细细的描摹了下来。

    收了玉简,乔远立刻离开祭坛,向着赤焰崖鼠发现的另一处位置疾驰而去。

    有些事,他不愿多想,不愿深想,因为隐藏的越深,便越让人感到可怕。

    而现在他已经触及到了深渊底部的黑暗,只一想起,就让人背脊发凉,毛骨悚然。

    一路飞行了五千多里,乔远远远的便看见前方存在一道微弱的亮光。

    漆黑的空间内,那亮光即便再微弱,也极为显眼。

    他心中一喜,知晓出口就在前方,速度不由快了几分。

    当临近那亮光之时,乔远才看见那是一道不过一人高的小门,里面白茫茫一片,似与这个漆黑的空间对立,一个黑,一个白。

    虽不知晓里面有什么,但乔远还是一步迈了进去。

    在一个黑暗的环境待得久了,突然出现在一个白茫茫的世界中,他的双目瞬间便失去了一切感应。

    而就在这一瞬之间,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陡然出现在心中,让他汗毛竖立,立刻运转瞬身之术,消失在了原地。

    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最基本的谨慎乔远还是有的,所以早在踏入白门之前,他便做好了运转瞬身之术的准备,以防万一。

    没想到,正是这个谨慎的举动,让他堪堪避开了一次死亡的侵袭。

    乔远运转灵力,汇聚双目,强忍着白光带来的刺痛,睁眼看向刚刚自己所站之地。

    入目所见的是一个身穿明黄色八卦道袍的白发中年人,他右手持拂尘,左手捏着三颗淡黄色的核桃,看起来颇有一股得道高人的风范。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四位元婴后期修士之一的诸葛南。

    一击未中,诸葛南并未再出手,而是脸带笑容的看着乔远,似乎刚刚偷袭之事并未发生过。

    “小友不愧是箫红子前辈选中的人,反应倒是挺快。”

    乔远心中一凛,警惕心大起,特别是当他提到箫红子时,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阴霾。

    在京国都城盛源拍卖行的那段日子,乔远早就知道箫红子的身份极为神秘,除了红盈以及几位元婴期长老,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甚至连红盈等人也只能称呼公子,而不知道他道号箫红子,就此事,乔远还专门询问过红盈。

    后来到了禁源之地,通过那紫影,乔远才真正的知道箫红子这个道号。

    而现在,诸葛南竟一开口便是箫红子前辈,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一些事。

    结合诸葛南身为雪域商盟长老一事,乔远断定他定然就是那紫影派来之人,目的就是为了抢夺万禁塔,救回温玉。

    虽说早有此猜测,但此刻确定了此事,乔远心中不免有些沉重。

    毕竟诸葛南是元婴后期修士,以他现在的修为,几乎不可能战胜,甚至连逃跑都很难。

    脑中念头百转,乔远突然收起脸上的戒备之色,微微一笑,竟丝毫不提刚刚诸葛南偷袭之事。

    “原来是诸葛前辈,刚刚晚辈在进入此地时,遇到了一头凶悍的妖兽,一时不察,吃了些亏,所以才谨慎了些。”

    “妖兽?”

    诸葛南微眯双目,脸上露出明显的不信之色。

    他刚刚来此地没多久,转悠了一大圈,别说什么妖兽,就连一只苍蝇都没看见。

    若非乔远突然出现,他都怀疑自己掉入了不知名的异空间中。

    “没错,晚辈刚刚从一处漆黑的空间逃过来,那处空间妖兽极多,且那里的妖兽最低都有四阶初级的实力,有一头蛟龙甚至隐隐达到了五阶的层次,真是可怕……”

    乔远点了点头,神色突然变得极为凝重,眼中更有后怕之色浮现,这说起谎来简直是有声有色,让人很难不信。

    诸葛南一听到“五阶蛟龙”,顿时被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转头打量了四周几眼,竟也有些不安起来。

    趁此时机,乔远也在打量四周,寻找逃离此地的方法。

    他知道以这老狐狸的心智,很快就会发现他编的故事漏洞百出,且很可能诸葛南根本就没信,只不过是装给乔远看的。

    “小友,你刚刚是在什么样的一个空间,又是如何到了这处空间?”

    片刻之后,诸葛南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看向乔远问道。

    “与这处空间很像,没有天,没有地,没有边际,只不过那处空间是完全漆黑的,而这处空间则是白昼一片。”

    乔远扫视一圈后,收回目光,心底颇有些无奈。

    “至于我是如何到了此地,则是找到了一个小门,走过那道门,便来到了这里。”

    若是他一个人在此,便可以再次让赤焰崖鼠去寻找出口,可现在诸葛南在旁虎视眈眈,他又怎敢轻举妄动。

    诸葛南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点了点头,也不知信也没信。     “原来如此,既然此地凶险未知,很有可能有妖兽存在,那小友就跟着老夫吧,如此也好有个照应。”

    “晚辈实力卑微,跟着诸葛前辈岂不是拖了后腿,不如我们分头寻找出口,等找到了,晚辈再与前辈汇合。”

    乔远目光一闪,连忙回道。

    诸葛南右手拂尘一甩,便见一大群通体雪白的蜜蜂嗡嗡飞出,分散开来,向着四周飞去。

    “老夫这雪蜂最为擅长探寻,让它们去寻找出口再合适不过,小友只需跟在老夫身边,用不了多久便能离开此地。”

    话虽这么说,但他心中却是冷笑不已,暗道等找到了出口,再解决你这小子也不迟。

    至于先前乔远所说的五阶蛟龙,诸葛南自然是不信的,他也明白这是乔远故意用来拖延时间的招数。

    之所以没有拆穿他,诸葛南就是想弄清楚乔远是如何突然出现在这处空间,从而找到离开此地的出口。

    说到底,乔远与这个老狐狸相比,还是稍显稚嫩了些。

    不过此刻两人心底都跟明镜似的,知晓他们是敌而非友,撕破脸皮是早晚的事情。

    乔远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心中不断的思索脱困之法。

    他如今的处境十分被动,雪蜂找不到出口还好,一旦找到,恐怕诸葛南就会立刻翻脸不认人。

    刚想到这里,就见诸葛南的神色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惊疑。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会有十多只雪蜂失去了联系?”

    他心中暗道,思索了片刻,随后看向乔远开口。

    “小友,雪蜂似是有所发现,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乔远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他倒没想到雪蜂竟然这么快便发现了出口。

    可只是片刻,他便否定了这个想法,刚才看诸葛南的神色变化,可不像是发现了出口的样子,且若真是发现了出口,诸葛南又何必邀他一同前往。

    点了点头,乔远与诸葛南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他的身后,急速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飞了近百里,两人便远远的看见前方白茫茫的虚无中似漂浮着什么东西。

    靠近一看,乔远与诸葛南的神色瞬间大变,立刻齐齐向后退去,做出戒备的姿态。

    他们看到前方居然出现了一条通体莹白如玉的蛟龙,那蛟龙散发出来的气势极为惊人,竟隐隐达到了五阶的层次。

    “它……它就是你看到的五阶蛟龙?”

    诸葛南露出一脸不敢置信之色,他本以为乔远只是随意编造了一个谎言,却没想他说的居然是真的。

    乔远脸上的表情简直精彩万分,心中的波涛翻涌不停。

    随口编造的谎言居然成真了,天底下恐怕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让人实在难以接受。

    若非诸葛南询问于他,乔远真的要好好擦擦眼睛,看看眼前的蛟龙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过,他明白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当下便强行敛去了脸上的异色,语气沉重的回道。

    “没错,就是这条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