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荒域至尊 > 0163 驱虎吞狼,借刀杀人!
    以一敌四,两招斩杀两名四星炎将,两招逼退九星炎将只差一点便将其斩杀,这样的战绩足以傲视整个炎灵大陆。

    若这个消息传扬开,加上之前带器冢名下的炼器师公会一举成为玄阶四品炼器师的壮举,牧云这个名字必将引发海啸,响彻整个炎灵大陆!

    如果牧云的实力能一只维持在眼前的水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现实是,这一次牧云的惊艳仍旧是昙花一现!

    如此一来,这件事就变成了祸胎!

    这并不是牧云希望看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一举击杀天玄和天罪两域域主后仍旧要对天孤和乌骓两域的域主赶尽杀绝的原因!

    要么不做,要么除恶务尽,当然,准确的说是斩草除根!

    至于玩要帮这本是对头的青城女帝,除了牧云看不惯四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言师在女帝手上!

    相比于他杀了司空博之后与四大域主只见的关系,他与女帝之间的关系反而没有那么不可调和。

    只可惜最后半路杀出了一个九星炎将,终归让牧云的收尾行动无疾而终,这就像是一根刺丨插在了牧云的心上,牧云清楚,用不了多久,他在炎灵大陆上的行走将不再会那么平静,等着他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值得高兴的是,这一次的牧云在战后并没有气息枯竭的征象,不过仍然不好受。

    领悟到体内这股力量究竟为何物后,牧云算是能初步掌控它了,至少何时出现不再需要靠垂死的危急来触发, 比如这次,牧云便是随心而动!

    经此一役,女帝对牧云的态度大变,即便知道牧云是虚弱之躯也并没有趁机做点什么而是主动让出了自己的密室!

    青城皇宫,女帝修炼的密室内,牧云成了此处临时的主人。

    眉心的猩红已经闭合,身上的黑甲却并没有散去。

    密室中,月牙儿端坐在牧云身前的蒲团上,小脸紧绷,凝重的看着双目紧闭的牧云!

    大战过后,因为血瞳的缘故,牧云的躯壳变成了一具直逼真灵境的强者体魄,但是血瞳的灵韵爆发过后,牧云自身炎寂境心莲内的灵韵完全不足以支撑其这幅躯壳的运作。

    牧云的灵识很清醒,但他的身体却极度虚弱!

    如果将牧云的身体比作是一口井,那么此时的牧云与之前相比,井水的多寡没有变,但是井的深度和广度却已经壮大了无数倍!

    原本直达井口的充裕水源一下子见底,原本的地底水源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一口巨井活水的充盈,如果不尽快寻求解决办法,那么这口井就会枯竭!

    这也就意味着,牧云会死!

    和之前任何一次不同,以前牧云自己这口井的大小没变,只是井水枯竭,几日的休养生息或者从外部倒灌水源就可以使井水再度充盈井口,这一次不行。

    量变到质变需要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对牧云已经发生质变的躯壳来说,短时间内即便是将那十多万极品灵石和月牙儿榨干,也不可能达到质变的这个量。

    所以即便这次月牙儿想帮也帮不了,眼下摆在牧云眼前的只有一条路!

    突破!

    而且必须是跨越一个甚至两个大等阶的突破,只有这样才能依靠天地之间浑厚的灵韵来补充体内灵气空虚的井口,保住一条命!

    原地突破,这是绝境,也是死境!

    庆幸的是,绝处可逢生,浴火能涅槃,与生俱来的血瞳既然赋予牧云远胜常人的气韵,那么自然会给牧云留下可供抓住的契机!

    只不过,这契机九死一生,稍有不慎,身死道消!

    与往昔的枯草齐齐破败一片不同,此时牧云体内的经脉内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只可惜,若是再找不到充足的灵韵来灌溉,繁荣景象就会死前的回光返照!

    甚至,牧云的心莲已经涅槃寂灭化为大片虚无,隐约还能感觉到生死二气的影子,若是有炎将强者的魂念进入牧云的躯壳一定会震惊,一个炎寂境小修竟然会拥有直逼真灵境强者才有的躯壳!

    牧云的魂念在自己体内游荡,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一定会有办法的!”

    ………………

    青城皇宫的动静这么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各方势力的眼睛。

    最开始实在青城内部引发地震。

    皇城内部数千戍城炎修旦夕战死!

    司空博陨落!

    然后是早就发生但却一直没有传出的炎灵帝国皇都首席炼器大宗陨落的消息!

    紧接着没过几天就传出由青城司徒家族的族长司徒恒橐接替原本司空博的位置,平步青云,一人之下举国之上!

    不到半月,整个青城的炎修都是嗅到了一丝都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虽然当日青城女帝不下的九霄金刚阵有隐匿气息的作用,但是在她落败后牧云逼退那九星炎将的这段时间仍是有不少涅槃强者,那日隐秘的窥见了皇宫内的一些动静。

    尤其那个九星炎将被牧云逼退前的那番言论,不少涅槃强者都是听见了的。

    加上五名炎将在战斗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天地气韵的显露,更会让此次的青城事件蒙上了一层迷雾!

    而就在此事越发神秘扑朔迷离之际,从炎灵帝国的外围某个不知名的大域突然传出惊天消息!

    天玄域,天罪域,两域域主在不久前战死于炎灵帝国的皇宫,另外还有天孤欲与乌骓域两域的域主参与其中,重伤远遁!

    更有甚者,传言此事还牵扯到一位炎灵大陆上屈指可数的九星炎将,那位炎将同样在这次的事件中身负重伤,远遁逃离,下场比起天玄天孤天罪乌骓四域域主没好上多少!

    和这个消息一同穿出来的,还有一个以往炎灵帝国甚至整个炎灵大陆都没几人听过的名字:牧云!

    传闻它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炎寂境初期小修,还是一个玄阶四品的炼器师,也有人说他是玄阶五品,在小须弥拍卖行一掷千金,以五亿灵石的价格拍走了一件高阶将字诀的魂力功法,噬魂斩!

    有人说他身怀高阶尊字诀的白虎魂翼,还有人说他手里有一杆银枪,乃是一柄货真价值的低阶玄釜,而且极可能身具龙魄战魂!

    最后一种说法更是恐怖,说这个叫牧云的小子凭借区区炎寂境初期的实力与直逼真灵境的九星炎将斗得昏天黑地,最后二者两败俱伤,一个只剩下一口气远遁,一个战死!

    而战死的那个自然就是牧云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战死之后,这个叫牧云的身上的这些好东西呢?

    高阶将字诀噬魂斩!

    龙魄战魂的玄釜银枪!

    还有那高阶尊字诀的白虎魂翼!

    炎灵大陆四方云动,所有强者势力的目光通通在这些消息的撩拨下聚焦炎灵帝国这三十六城,重点关注青城!

    小须弥拍卖行,内阁雅间内,瀛天正手捧一杯香茗,俯视着黑云压城的青城皇宫,神色渺远。

    在他身后,一绝美的红衣女子恭谨站立,胸前绸缎束缚的两团饱满随着她清浅的呼吸而微微起伏,正是那小须弥拍卖行首席拍卖师,绝色美人瀛弱。

    “叔叔~”瀛弱启唇道。

    四下无人时,瀛弱才会称呼脾气古怪的瀛天正叔叔,而这个古怪的男人也确实是她的亲叔叔。

    瀛天正未曾回头,道:“你想问什么?”

    瀛弱犹豫了一下,道:“那牧云……”

    话只说了一般,瀛天正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直接道:“就是你心中想的那个人,以一百极品灵石从我手上买走芥子戒的也是他,这个你应该早就看出来了!”

    “那拍卖场那位老前辈……”

    瀛天正嗤笑道:“什么老前辈,不过是那小子装扮的而已,他呀撑死了不过二十出头!”

    瀛弱修长洁白的手轻掩薄唇,一脸震惊道:“那这几日传闻他与那九星炎将两败俱伤也是真的?”

    这一次瀛天正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

    许久后才缓缓转过身来,将手中早已经凉透的香茗茶杯放到了桌上。

    “真真假假,谁知道呢,毕竟我也不在场,若非亲眼所见,蛛丝马迹猜测的东西当不得真,听一听就好了!”

    瀛天正顿了顿,不知为何,嘴角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笑意,喟然道:“好一个二十出头的后生晚辈,难不成当真是须弥山真灵下界不成!”

    听到这话,瀛弱妙目一凝,娇躯猛地一颤,心中突然浮现出那少年白皙修长的手,双目晶莹汪汪,心神一阵摇曳!

    与此同时,青城皇宫金殿上,司徒青云急匆匆从殿外走来,见到女帝便跪,满脸惊恐!

    “起奏陛下,三十六天域中天魁,天罡,天机,天闲,天勇,天雄,天猛,天威,天英,天贵,天富,天满,天伤,天立,天捷,天暗,天佑,天空,天速,天异,天杀,天微,天究,天退,天寿,天剑,天竟,天损等二十八域域主已于三日前从各域主城出发,直奔我帝国青城,来者不善!”

    对此,殿上女帝似乎早有所料,冷笑道:“七十二瀚岛呢?那些老不死的没动静?”

    司徒恒橐一惊,女帝的镇定出乎他的预料,当即回禀道:“暂时还没有收到消息!”

    “哼~!”

    女帝一声冷哼!

    “好一个驱虎吞狼的借刀杀人,这是要将我炎灵帝国往绝路上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