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恐怖惊魂梦 > 第九十八章 取物趣事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凌晨,清晨这时候是修炼的最好时间,即便丹田的元力已经满得溢出,江峰依旧盘坐着修炼。

    呼……吸……呼……吸……

    随着一口气被吸入体内,经过一个周天循环后被吐出,接着又是一口气被吸入,又是一口气被吐出。清晨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当第一缕声音出现的时候,江峰已经听不见了。

    他沉寂在了一呼一息间,境界也在这一刻水到渠成的到了第四层,接着是第五层。

    ……

    “道心通明。”

    江峰睁开眼睛,他好像懂得这一个境界的意思,道心……通明……

    天已经亮了,到楼下的早餐店点了油条豆浆,老板炸的油条味道很不错,配上豆浆有很久没有尝过,人还是活的简单些比较好。

    吃完油条喝完豆浆,差不多到了8点,江峰拨通李易的电话。

    差不多得去拿兑换的道具,今白天再去一趟岸山火葬场,了解猫鬼为什么还活着,猫尸为什么没有被焚烧。

    嘟嘟嘟!

    “您好,江峰先生,请问您是要把东西都取走吗?”电话那头是李易的声音。

    “是的,我待会会去银行找你,取东西的地方还是在上一个地方吗?以后我能不能自己去取?”

    “不好意思,不行,因为每一次都不一定在同一个地方,这次还是在上次的小区取物,不过江先生您没有进门的钥匙,所以只能我带您去。”李易非常客气的说,从他的言语中没有什么不妥。

    “好,谢谢。”

    江峰走出杏花小区,他呆愣的看了眼手机。

    李易与惊魂梦有联系,如果调查他会不会有效果?这个想法才出现就被江峰否决。

    他表面上虽然是惊魂梦的工作人员,真要调查恐怕有无数种方法让江峰失望。探查清楚了惊魂梦的真相,对他没有好处,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另外那个神秘男人,他也知道什么,他上次好像答应了什么。

    ……

    在小区门口打了一辆车,车朝着江东银行的方向去。

    当他岛江东银行的时候,李易早就在外等着了,江峰付完钱走李易那,上了他的车后,李易说:“江峰先生,其实你不用特意岛银行来,我可以去接您。”

    “这样啊,那下次就麻烦你了。”

    “您是我行的黑卡VIP,服务好您,是我分内的工作。”

    “……呃。”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李易说话都有种卡壳说不下去的感觉。恐怕这也是他不想询问,李易关于惊魂梦任何问题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问了又会怎么样?

    想起死亡邀请函出现时,那天晚上是李易出现带走了他,之后打电话问李易,他说是同事送来的。

    车开到富人小区,依旧是那栋别墅,江峰在李易的带领下收了东西,他没有检查东西反而让李易先走。亲自点着这次兑换的东西,基本上没差什么。

    冷兵器、手枪、法器通通放进特殊道具仓库,符纸抽三张其它的也放进了特殊道具仓库。

    带在身上是三张是的低级符箓,分别是:破煞符、五行火符、引鬼符

    告别李易后,江峰又到他上次练功的地方,开始修炼在游戏中学习的刀法,上一个游戏中,他扮演的林三算是一个小高手,中级武术不算强也不弱。

    武学的招式和连贯性,大部分还是以见招拆招,和内力的运用。

    江峰本身修炼元力,以他目前的元力储备,算得上是个好手,在那刷着刀也有那么几分意思。

    游戏中兑换的凶刀不敢拿出来,随便找了个树枝比划,比起刀,树枝还是太轻了,使不上劲,稍微使上劲却又怕把树枝折断。

    这用力与不用力间,江峰渐渐学会了用元力保护树枝。

    他练得忘我,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在远处看着他,是上次教他太极拳的老者。

    江峰练了一会,气喘吁吁的坐下休息,他屁股还没落地,就听见有个人说:“后生,现在不能坐,刚刚收功坐下容易岔气。”

    “呃,是你?”江峰顺着声音看去,是上次那个老骗子。

    “不错,刚刚看你刀法用的凌厉,为什么不用刀,反而要用树枝?”老者问,他故弄玄虚的接近,看着江峰这模样又忍不住挑眉。

    “刀具都是管制品,那能随便带在身上。”

    “在这我可不知道有管制这么一说,上次教你练的太极拳,你练得如何。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脚踏实地的更好些。”

    “老先生说的是……”

    “你这刀法还没入门吧,我那里有把宝刀,你要不要试试?”老者的接近让江峰有些受宠若惊,什么时候老人都喜欢套近乎,不会是碰瓷的吧。

    这里是富人区,一栋别墅够平民百姓奋斗一辈子,用不着碰瓷吧。

    心念头一闪而过,看看老者又觉得不像那种人,不由得暗叹被网上的传闻骗了太多。

    “老人家,我还有点事,得先离开了……”江峰有些不好意思,他还得赶着去岸山火葬场,那有那么多时间陪着老者在这舞刀弄枪的。

    “后生……哎哟。”老者忽然一捂肚子,似乎肚子疼。

    “您怎么了。”

    江峰踏出一步,伸手要扶着老者,却见对方忽然抓住他的手,力气还不小。“小子别怕,老头子就是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你要是不配合……嘿嘿。”

    老者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江峰被他看得有点难受,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走走走,带你去我家玩玩。”

    “您就不怕我是小偷,熟路了,下去偷偷进去有啥拿啥。”

    “多来也好,要不我给你介绍那些东西比较之前,你也别您啊您啊的叫着,你叫我郝爷爷就行了。”老者没有被江峰刻意装出的样子吓到,老者有点老顽童的意思。

    老者带着江峰到了他家后,江峰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这房中带煞,对老者似乎没有危害,旁人如果进去那危害就大发了,轻则霉运连连,重则有血光之灾也说不定。

    这件阳宅的风水有问题,要么是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