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 第1174章 可有口吃的吗?
    某一星域,某处,紫雾笼罩方圆一百多里。

    紫雾中心,星空巨兽‘雷暴狮’死了,张卫东和坤水龟完成了战利品的分割。雷角、内丹、硬蹄、牙齿、皮毛、眼珠、内脏以及一半血肉成了他的战利品,坤水龟只要了一半的血肉,这足够它消耗好一段时间了。

    张卫东挥手收起了雷暴狮的尸体,将它送进了青木灵府。

    青木灵府中有福伯,有傀儡仆人,那里是福伯的地盘,收拾星空巨兽也不在话下。

    张卫东叮嘱了福伯几句,便不再操心了。

    坤水龟身上波纹荡漾,恢复了人形‘张金贵’。

    “少爷,要不我也进灵府吧?这种小事,何必劳动福伯他老人家呢?他老人家就该喝喝茶,颐养天年。”

    张金贵眼巴巴的,一双豆眼满是渴望。

    若能炼化完那一半巨兽血肉精华,他有望再进一步,或许媲美元极境中期的妖兽王者。妖兽的进化就是这么蛮横,只要有足够级别的血肉精华等资源,可以吞食成长进化,进一步凝练和衍生更高更强的血脉法则,直到一定的强横地步。

    雷暴狮的血脉等级显然比张金贵的高出很多,这对他弥足珍贵。

    不过,显然这会儿可不是逍遥自在修行的好时间,主仆二人如今还迷失在虚空里呢,张卫东只是金丹修士,在虚空里得多依仗张金贵。

    “好啊。”

    “真的?嘿!”

    张金贵大喜。

    “二选一,第一个,你进灵府,不过那一半血肉你只能得炼化一半。”

    “一半的一半?那剩下的呢?”

    “罚款。”

    “罚款?”

    “不顾全大局的罚款,你少爷我还在虚空里走不出去,你就想着自个儿了?”

    张卫东哼了声,表示不满,又一副怂恿的表情:我看好你哟。

    看一看,张金贵蔫了。

    法力荡漾,他再次化为了巨大的坤水龟,不过,元气未复,体积比原先要小很多。

    “这还差不多。”

    张卫东满意的一步上了龟甲,盘膝坐下。

    “走。”

    “少爷,哪里?”

    “顺着血液走。”

    张金贵懵比不已:“少爷,您不担心那个追杀星空巨兽的强者吗?要是遇到了,那就糟了。”

    显然,他也认为星空巨兽被一名强者重伤的。只是不解,为何星空巨兽还跑掉了,那名强者呢?而能够重伤雷暴狮的强者,必然能够秒杀二人,这可不是说笑。

    虚空中遭遇,这里是法外之地,弱肉强食。

    “遇到了你挡着我跑,少废话了。诺,给你,抓紧恢复。”

    张卫东手上多了一块巨大的血肉,足有几十吨重,抛给了坤水龟。坤水龟大喜,一口吞了下去,那一瞬间,似乎巨大的身躯胀大了一圈。

    坤水龟信心大增,顿时朝来路前行,那洒漏的一滴滴银色血液团就是路线。九幽紫气虽然挟裹了大部分的银色血液,但依旧有漏掉的。而张卫东左手里托着紫气团,宛如一个紫色小球,但里面却包括着大量的银色血液,正在飞快的吞噬着。甚至一路上洒漏的银色血液,张卫东也一一收起。

    每吞噬一些,紫气就强大一毫。

    这一赶路,转眼数天。

    张卫东左手一颤,紫气越发散发危险的气息,而里面的银色血液已消失一空了。再一变幻,他身下有三叶紫莲台浮现,托着他在龟甲上。坤水龟似乎觉察到了极度的危险,身躯也了颤了颤。

    “三叶一般大了,除了吞噬气息更强大,似乎再无其它变化。”

    不过,张卫东已经很满意了,略微沉吟,未将它丢尽灵府中继续吞噬星空巨兽的血肉,而是收入丹田孕养。

    他的修士太低,紫气太强了也不是好事。对于紫气,他依旧看不透,未来它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同时,经过了几天的炼化吸收,坤水龟已经恢复了当初的巨大体型,还有一点血肉精华没有炼化吸收,真正开始了成长。

    前路除了一点星辰的微光,大多一片漆黑,不过,那偶尔的银色血液如夜明珠,指引他们前行。

    又是数天过去。

    这一天,张卫东心念一动,朝前方看去。

    “金贵,你先躲灵府中去。”

    坤水龟消失,进了灵府,张卫东取出一个面具,瞬间变沧桑布衣老者,气息内敛不知境界深浅,脚下生涟漪,一步十里远,可以在虚空中从容前行。他一边前行,一边继续收取银色血液,将它们装在了一个空间玉瓶里。

    ......

    另一头,人王城白发刀修追杀暗色星舟上的二人,从未放弃。

    这一追一逃,路过了一片陨石带。

    “看,三小姐,那里有人!”金统领的神识率先发现了前方一块陨石上有一名布衣老者,顿时大喜。

    白衫女子‘三小姐’也振奋不已:“过去。”

    前方的人肯定不是那刀修一伙儿的,只要不是敌人,那就好办了。这片星域说到底是他们的地盘,即使路过的人,一般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的。

    星舟极快,布衣老者‘张卫东’也发现了他们。

    不过,张卫东并未起身,气息不显,反而身上堆积了一层厚实的尘埃,与陨石一体,似乎他在这里很久了。

    百丈外,星舟不再逃了。

    “不知前面是哪位道友?还请伸以援手,之后必有厚报!”金统领一抱拳。

    “......”

    “道友?难道已坐化了?”

    金统领和三小姐脸色不好看了,神识小心的一探知张卫东身上,居然气息全无,宛如一块顽石。

    就这么几息的功夫,白发刀修追上来了。

    “哈哈,看你们往哪里逃,乖乖交出星舟,说不定老祖我一高兴,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咦,还有个死尸?”

    白发刀修也发现了张卫东,顿时警惕起来。不过,他觉察到了张卫东气息全无,倒是松了口气。到了这会儿,他可不想节外生枝。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三位小友,在说老朽吗?”

    “可有吃的吗?”

    “......”

    “什么人!”白发刀修一窜逃出很远,脚下的灵器大刀到了手里。

    “不好!”星舟倒蹿,和张卫东保持了不小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