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灵仙帝 > 第二十八章 取舍
    天灵宗有一“天榜”,上刻四十九人之名。能留名其上者,皆为天灵宗弟子翘楚,无一不是名动天云大陆。

    在天榜之上,还有一个“灵榜”,上刻九人之名。这九人,便是天灵宗弟子辈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是未来宗主候选人,一个个都是名震九大陆的主儿。

    洛雪,便是灵榜唯一的女性,排名第七。

    谈到洛雪,她是无数男子的梦中女神,更是无数女性的崇拜偶像,年仅过百,一身修为却是深不可测,已是足以媲美宗门长老。

    洛雪平生让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事迹无数,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血洗鲨帮三十六岛。

    在西海群岛从前有个极为强大的海盗势力,名为鲨帮。鲨帮雄踞群岛,为非作歹,无人能治,俨然有一方土皇帝之势,一时间让人闻风丧胆。

    仗着地理优势,与强大的帮众,鲨帮只要不做太过出格的事,本可以逍遥法外。谁知道这倒霉的白痴好死不死,要自己作死。

    鲨帮帮主扬言洛雪是个骚娘们,还放言要睡了她,为此还摆了一个提前庆祝宴。洛雪听闻到这个风声,当即放下手中木梳,只身一人来到西海,屠了三十六岛,灭了十万人,活活将鲨帮除名。

    那一天,血染万里大海,腥风血雨,流血漂橹,鬼哭狼嚎。

    从此之后,洛雪有了一个称号——血姬!

    那一年,洛雪才年芳三十六!

    不仅是天云大陆,哪怕是云星其他八大陆的孩子,从小都有听闻洛雪的种种传说。今天,这个传说中的存在就在眼前!

    一干少女看着洛雪,双眼一闪一闪亮晶晶,哪怕是冰月嫣,也是有些不淡定。至于一干少年,不敢再看洛雪一眼,一个个赶紧移开了目光,不敢再有丝毫歪念,神色变得无比端正。

    ……

    如果说韩阵子的课,是讲解阵法之道的文课。那洛雪的课,便是竞争求生的武课。上课内容很简单,在木桩之上,坚持到最后十个的,奖励一千灵点。

    洛雪一句话说完上课内容后,人们陆续跳上木桩。

    “哎哟!”

    随之,呼痛声不住响起,却是许多人没能跳上木桩,摔倒在了地上。

    木桩高不过丈许,以这些同辈骄楚的实力,还不是轻而易举?那他们为什么没能跳上去?

    停下脚步,孤一看了看木桩,没看出什么名堂,然后看向木桩下面。在木桩下面,遍布漆黑色的、棱角分明的石子。这些石子冒着淡淡黑烟,一眼可见非凡。

    这些石子在孤一脑海中的《天材地宝录》中有记载,其是一种奇石,名谓——“引石”。引石自带重力,且重力大小变化莫测,轻时只有一倍重力,重时可达十倍之强。

    这些摔倒之人,便是在重力突然增大的情况下,猝不及防才摔倒的。

    站在引石之上,孤一感觉到重力忽大忽小。待到重力小时,孤一屈膝一跳。跳至半空,重力猛地增大,孤一冲势顿至。

    就要落下之时,右脚踩在左脚背,孤一一蹬,蹬起少许高,而后一手抓住木桩顶端,身子一荡,一个翻身,孤一落在了木桩上。

    看着身下冒着黑烟的引石,孤一双眼微凝。

    要想在有引石的情况下,在木桩上行动自如,不简单啊!

    这考验神经反应速度、肌肉反应速度、身子协调能力等等等等。而这些,也是天灵宗想要教授众人的。

    “哎哟喂,这木棍这么小,咋个站嘛!”

    木桩只能容下夸父一族的少年一只脚,他单脚站于其上,但却站得异常之稳。

    等到所有人上了木桩,洛雪道:“小家伙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没有人敢懈怠,齐声高呼。

    “很好!”

    放下抱着的双手,洛雪扬起一根手指,跟着在其四周浮起一颗颗石子,密密麻麻一片,数量正好对应所有人的人数。

    “啪!”

    洛雪打了个响指,随之这些石子燃起烈火,仿若一颗颗微型陨石。

    手指一指众人,洛雪一笑,道:“开始,上课。”

    带着音爆之声,石子破空而去,速度之快,拖着一路火尾。

    躲开一颗石子,又有何难,众人毫不费力就躲了过去。

    洛雪又扬起手指,随之浮起更多的石子,以更快的速度向众人射去。到了第三波时,便有人被石子击中,摔落木桩。

    很快的,一根木桩根本不够用来躲石子。有人开始意识到这节课的内容不仅是求生,还有,竞争!

    “哥们儿,麻烦让让,让俺落个脚呗!”

    这么小的木桩,这么大的体型,夸父一族的少年要想躲开石子最是艰难。其率先向其他木桩跃去,这根木桩的主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撞飞了出去。

    少年之后,乱战爆发!

    为了有更多的落脚点,还有与其等着他人被石子击落,不如自己淘汰他人来得更快,众人开始了争斗。一时间,或是跟这人打打,或是跟那人斗斗,所有人乱战一团。

    在木桩这个环境下,身处这么个混乱局面,即便孤一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避过所有人的视野盲区。

    “给我乖乖下去吧!”

    一条燃烧着烈焰的腿向孤一脑袋扫来。

    身子后倾,鞭腿在眼前扫过,热风扑面,孤一额头发丝瞬间被烤得焦黄。

    后倾的身子露出了木桩,正巧引石重力大增,孤一身子向后倒下。没有去抵抗,孤一顺力翻了个身,双手按着木桩,跃向另一根木桩。

    在半空之时,孤一五指一动。根根丝线一闪而过,孤一原先站立的木桩被切割成了无数块。袭击孤一之人脚下一个不稳,落在了地上。

    即便是孤一,现在也做不到在木桩之上行动自如。引石无法预测到的重力变化,好几次孤一人在半空,重力便突然大增,每次其即将落下木桩之时,便用丝线缠绕住木桩,然后借此荡起。

    孤一用丝线切割木桩的手段也不是每次都管用,有的修有木属性灵纹的人可以将碎裂的木桩愈合。

    这里的人,是天云大陆年轻一辈最为优秀者,孤一正面对上难有胜算。所以,孤一避着冰月嫣那些个怪物,以及一些自己无法对付的人,在木桩群边缘游走,一时倒是保得太平。

    慢慢的,大多的人都已被淘汰。这时候的石子,数量奇多不说,还快得吓人,孤一渐渐难以洞悉他们射来的轨迹。

    避开一个人的攻击,丝线缠绕在木桩上,孤一荡起空中,刚一落在木桩之上,七颗石子向其射来。

    身子向后一翻,孤一翻下木桩,一只手抓住木桩边缘,吊在了木桩上,之后瞬间,七颗石子擦着孤一还未落下的发在其头顶飞过。

    石子大多的高度都是在木桩之上,所以孤一基本上都是靠这个方法躲开的这些石子。但也有少数的石子低于木桩高度,这不,就有一颗石子比木桩低,射来的方向,正是孤一所在的方向。

    脑袋一斜,石子在孤一脸边呼啸而过。

    “嗤!”

    双眼一震,孤一脸上浮现一道血痕,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地。

    孤一很肯定,这颗石子刚才离自己还有寸许之远,绝没有擦到自己的脸。这道伤口,是石子带起的风劲造成的!

    这还仅是风劲,要是石子落在自己身上,又当如何?

    孤一蓦然向不远处看去,一个人被石子击中,当即喷出口血,摔飞在地,半天都没有爬起来。而这个人,不是普通人,是一个四臂少年!

    这场竞争,孤一还能继续,只是,他却没有再继续。

    收回目光,五指松开,孤一落在了地面之上。

    有很多人认为到了北院便是安全,可孤一很清楚,这北院,怕是比试炼还要凶险。这一点,现在虽然还没有露出多少端倪,但孤一相信,不久的未来,北院就不会再是现在这么个和平景象。

    强敌环顾,自己又还弱小,一直保持在最好的状态至关重要。受伤,将是致命!

    如果说只有石子这一威胁的话,孤一还可以冒险一试,只是……

    一个少年从激战的人群中飞出,砸落在孤一身旁,砸出了一个大坑。少年满脸鲜血,想要站起身,可尝试了好几次都未能成功。

    这个少年,是比四臂少年更为不简单的存在,是今日天级教室的一员,还是孤一特别注意的十几人之一。

    事实证明,现在的自己,要想挤进前十,确实是为时过早!

    没过多久,十强诞生,洛雪的课,随之结束。

    对于众人第一天上课的表现,洛雪还是比较满意的。美眸在十强身上转了转,最后洛雪看了一眼孤一云媚儿等少数几个有自知之明,懂得取舍的人,眼有淡淡欣赏。

    “跟我来。”

    说完这句话,洛雪也不管众人有没有跟上,转身径直离去。

    孤一看了身旁一眼,这个不简单的少年还躺在坑中,无法动弹。收回目光,不再管此人,孤一向洛雪跟去。

    风霄说过,每天只有上午有两节课,下午之后,便是特殊训练。至于是什么训练,他就没有说了。

    天灵宗已是给了孤一太多惊喜,这一次,又会是什么呢?

    孤一微微一笑,既然是特殊训练,却不知,是怎么个特殊法?